《一个灵车司机告诉你当下农村的奇闻杂谈》
第10节

作者: 连成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6点多的时候,母亲和姑姑找来了身前父亲穿过的衣服裤子,总共9套,这些衣服是他要穿着走的。
  八仙在我大门口放了一个脸盆,我站在脸盆之内,又有另一个八仙给我撑着一把雨伞,而另外几个八仙则往我身上,一件一件套着父亲的衣服和裤子。
  所有衣服穿好之后,又再次脱下,继而把这些衣服一件,一件的穿到我父亲的遗体之上。
  日期:2017-08-09 19:09:14
  晚上的时候,父亲遗体被捣腾的差不多,腰部系着一撮麻绳,脚上穿着布鞋,头上戴着一个寿帽,穿着他在世时最喜欢穿的衣服,被八仙抬到了客厅左侧早已经搭好的门板之上,枕着脑袋的是几块自家屋顶上取下的瓦片。
  农村的房子,大门进去正厅比较大,而死者停尸一般都放在最上方的左侧。
  父亲的遗体上头盖着花布格子的被褥——乡下称之为‘玉’
  这种被褥,如果有亲属关系稍微亲一点的来吊唁,都会随着带一份,等到他入殓的时候,一起盖在上头。
  日期:2017-08-09 19:32:10
  村里的先生也来了,让我提供了家里人的八字,以及父亲的八字,开始写起发丧稿,以及出殡时间,回煞日,以及各种要注意的问题。
  按他各种推算,以及几本自己带来的泛黄陈旧书籍记载演算,当不当的真我不知道,总之他说,父亲的去魂日是在10天以前,也就是说父亲早在10天前就魂去了,而且根据父亲的八字,以及他去世的年份,日子,时辰来定,应该堕落鬼畜道,意思是下辈子是家禽。

  而出殡下葬的时间定位3天之后。
  想着父亲在世,没有好好过过一天安生的日子,心里就愈发难受,心下一想,就和族里的伯伯叔叔他们商量,要给父亲做一场法事超度,再则先生不是说了父亲下辈子是鬼畜道,不论如何一场体面的法事也算给他尽最后一点做儿子的孝心。
  当即联系了附近专门做这一行的人,我们这县城专门做这行的有两家,有一家比较远,而有一家比较近,和我娘舅家也带有一丝亲戚,平日里也经常一起吃饭,算是比较熟悉的。
  这一行基本都是祖传,他们主要从事的就是比如某一个地方庙宇开光,斋醮法事,或则家中有白事,则称为做‘功德’。
  而我请的这一个人年纪不到40,算是年轻的,他爷爷辈的时候据说很厉害,有点能耐,而他父亲则没了传承,爷爷直接把这手艺传给了他。

  这些年来,走南闯北,县城附近算是比较有名气的,每一场功德都是当天中午开始持续到第二天早上。
  我和这个人比较熟,曾经问他你到底是属于道家还是佛家,如果是超度那么应该是佛家,但是庙宇开光有时候他又拜祭的是一些道家神明。
  他说,这门道其实没有什么佛道之分,传承下来,综合而论,不过古时的沧海一粟。
  我问他,你到底能不能看到鬼,到底能不能遇上稀奇事,这所谓的超度功德等等之类到底有没有意义。他笑笑说,这东西信则有,不信则无,再则有些东西即便他说了,问我能信吗?
  日期:2017-08-09 19:52:32
  第二天,法师来了之后,灵堂布置成一个类似佛坛的样子,八仙桌上摆放着很多经文,以及佛像,有些佛像是纸片,上面画着模样,底部捆着细木棍,直接插在一个盛满米粒的罐子里头。
  和法师一起来的不止他一人,还有他的下手,下手一般是拉二胡,敲锣的,吹唢呐的,而吹的调调基本就是我们这附近婺剧的曲调。

  他们的存在是为了烘托法师,因为法师除了念经,有些段落还要穿着戏装里面的妆扮,而嘴里吟唱的正是这边的婺剧口吻。
  下午法师穿起了一套袈裟,装扮和西游记里头的唐僧一模一样,他点上三炷香,插在一个外形像是玉如意一般的木质物品上面,递给了站在他旁边,头戴白帽的我。恭敬的结果,双手捧在手里。
  他交代我说,等下他做什么动作,我也得跟着做什么动作。
  而我的角色,用这边的习俗来说叫做——陪香。这种配合法师的可以是死者的任何小辈,作为儿子,我当仁不让。
  法师骤然间拍了一下惊堂木,大厅内围观的人瞬间安静了下来,他口里叨叨了一番,面对着佛坛,佛坛前面有张桌子,供他摆放法器之类。
  一声惊堂木,他的下手开始吹起了唢呐,那种特大的唢呐,发出的声音悠然绵长,浑厚有力。
  唢呐结束之后,法师骤然间跪了下来,我也跟着跪了下去,之间他从桌案上拿起一个海螺样子的东西,用嘴鼓起一吹,发出一阵呜呜呜呜的声响,这声音让人听的很不舒服,很慎人,这东西叫鬼螺号,鬼螺号一响,第一场功德就开始了。
  日期:2017-08-09 20:06:44
  法师拿起一个招魂幡,走到了父亲遗体旁边,招魂幡在遗体上方来回的摇,嘴里也跟着不停的哼唧,而我则始终保持着一致的步伐,和他平行站位。
  随后将招魂幡插在父亲灵位前,再次回到佛坛桌案前跪倒,先是躬身弯腰头磕地的一拜,我也跟着做同样的动作,而后翻开桌子上的经文,一手敲着旁边的木鱼,一边口中飞速的念着经文上的文字,偶尔我也能听懂一些,什么拜地藏王菩萨,拜观世音菩萨,拜文殊菩萨等等。
  每念完一页,他都要躬身额头磕地,自然我也免不了,如此反复,一个小时候,第一场功德结束,而门外也有人放起了鞭炮。
  一场结束,暂作休息,因为平日里和这个法师很熟,经常还会一起打麻将喝酒之类,所以他也一再劝慰我节哀顺变,还偷偷的跟我说,先不说这超度功德到底有没有用,总之他会一心一意,千般虔诚的做好这场法事。
  我很感动,因为我知道,现在其实很多做功德,请法师超度不单单是为亡者超度,不过是做给人看,让旁人觉得他是一个孝顺的人,至于功德法事到底有没有用,谁在乎,也没有人能说的清楚这到底有没有意义。
  这些东西大家都是清楚的,而作为专门做这一行的他来说,又如何能不知呢,所以有几次他和我开玩笑的时候也说,很多超度法事功德,他都是敷衍了事的,并没有用心,反正别人又看不懂,熬过了时间,第二天拿钱走人。
  所以此刻他跟我说会一心一意虔诚的做好这场法事,远比什么都让我感动。
  日期:2017-08-09 20:29:22
  接下去的几场都是磕头念经,坚持了几场之后,让我的表弟顶替我,吃完晚饭,大概7点钟,晚上的超度开始了。
  围观的人很多,除了亲朋好友,隔壁邻居,整个村子大部分人都在,当然主要的还是那些上了年纪,对这些东西深信不疑的人居多,年轻一辈的,对这些东西自然不感冒。
  10点,有一场叫做——‘破地狱’
  法师在大厅中央铺了一片草席,草席上用米堆积成一张类似符咒的造型。符咒八个方位都插着一面扑克牌大小的菩萨像。

  四个角落都放着一个碗,口朝下,底朝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