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灵车司机告诉你当下农村的奇闻杂谈》
第9节

作者: 连成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按理一般人要是听到解签人这么说,肯定是没好脸色,只不过我的母亲和那人家属,其实心里清楚,自己来求的目的,所以非但没有怪罪,反倒觉得这里果真如传言那般灵验。
  庙祝又看了看我母亲,笑道:“别人的癌症会死人,你丈夫的癌症不会死,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保佑着哩!”
  我母亲一听,兴奋的不得了,眼眶中流出晶莹的泪花,原本父亲因为用药的问题,情况一天比一天好,而且知道的邻居朋友都说我父亲命不该绝,看这样式应该医的好,如今又得到这个菩萨签书的再次证明,所以免不得激动万分。
  至于和母亲一起来的那人,他也为我母亲高兴,兀自里自己却是难受,不过也没办法,一切都是很明了,他家那个已经躺床上半年,真的只差一口气,饭都吃不了,而我的父亲生龙活虎,不知道的人,根本不相信他是癌症晚期患者。
  日期:2017-08-09 17:58:58
  回到家,母亲一个劲的和我说如何如何灵验,怎么的,数不尽的喜悦,不过说起来也是奇怪,母亲和那人去求签根本没和庙祝提起过任何事情,他居然能直接一口断签,再则有人会说,可能他认识母亲和那人,知道我们两家的情况,所以这么说,可是这更不可能,素未谋面,距离那么远,那个镇子上有没有亲戚朋友,他又如何能知道我们家的事情呢?
  日期:2017-08-09 18:10:38
  同样,我很愿意相信他的灵验,也没有理由不去相信,因为我希望有神明,希望神明告诉我这一句——别人的癌症会死,而我父亲的癌症不会死是真真切切,实实在在。
  只不过或许世界之事千百怪,有时候明着眼的字面都可能让你理解错误,而我的父亲终究还是死了,确实不是癌症的原因,因为一年多的治疗,药物的辅助,父亲的肿瘤已经越来越小,身体也越来越壮实。

  可我忽略了一点,大家都忽略了一点,实验性药物虽然能抑制肿瘤细胞,然而副作用也是巨大的,因为是实验性药物,所以他的副作用有很多都是未知的,这一点当时医生也和我明说了,可是在那种情况下,我只能选择让父亲被当成小白鼠一般接受治疗,如果成功可能有奇迹,如果失败,那么医院不会有任何责任,这一点我也在协议上签了字,怪不得任何人。
  最终我的父亲死在脑溢血,签书上说我父亲的癌症不会死,确实他不是因为癌症而死,这也是够讽刺的。
  日期:2017-08-09 18:30:21
  父亲死的时间,是唐中明事件往后的一个月,那时我在网上找了一份工作,工作地点是在广州。
  是在一家殡仪馆里工作,当时网上看到这个信息,殡仪馆守夜人,薪资日结,一天800.为了钱,我想都没想直接杀到了广州,结果到了那边才发现,并不是单纯的守夜人,有时候还得干一些其他工作。
  比如说搬搬尸体等等,总之殡仪馆的各种工作都要涉及,自然是那种脏乱,令人悚然的事情。要不然薪水怎么可能那么高。
  再则广州是大都市,很多外来打工人员,同样很多意外,到了这个时候,那些被车子拉到殡仪馆的尸体,他们的家属因为要从外地赶过来,暂时没人打理,更没人愿意去搬动,可是就这么放着又不行,所以这种事情一般都交给我这些人来做。
  刚开始我也觉得很恶心,手脚冰凉,可是为了钱,我咬咬牙,干了几天以后,想想其实这也没什么大不了。
  而正在我呆在这里的第二十五天,我接到了一个电话。
  接完电话之后,我没有哭,而是笃定的挂了电话,因为这一天的出现,我在脑海里已经模拟了无数次,比如当天得知父亲得了这种病之后,哭的跟个泪人一样,感觉天都塌下来了,可是逐渐的承担起了整个家的担子,反倒让我沉稳了很多,不过每每想到哪天父亲真的走了,我该怎么办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泪水哗哗留下,我的老婆还经常笑话我,说我怎么跟个孩子一样,动不动就哭。

  而这一天真的来临的时候,我居然忍住了泪水。
  收拾了一番,和殡仪馆领导交代了一下,匆匆的踏上了归家的高铁。
  日期:2017-08-09 18:44:43
  6个小时的高铁,外加其中转车,候车,辗转18个小时,我回到了家中。

  门口站着很多亲朋好友,见我回来,免不得安慰的说道:“回来了”
  我点点头,直接朝着父亲的房间冲了进去,房间里头坐满了亲友,我的两个姑姑,我的叔叔,以及姑父,同族的叔叔伯伯之类。
  见我到了,姑姑她们已经哭的红囧的双眼,再一次落下泪来,跪倒在我父亲的床前,摇着他的身体道:“大哥啊!你醒醒啊!金水回来了,你开开眼看看他吧”
  我的母亲则无神落泪,坐在床头,我能感受到她的痛苦,远比任何人要来的悲凉,以至于此刻她已经哭不出声了。
  严格意义上来说,父亲还有一口气,只不过医生已经宣布脑死亡,乡下人不愿意他在医院咽气,也有一种死也要死在自家屋子里的说法,所以昨天晚上连夜把父亲拉了回来。

  我跪倒倒在地上,一次次的告诉自己要坚强,不能哭,可是此情此景,我又如何能忍受的住,忍了一天的泪水,一天的忧伤,终于在这一刻爆发了。
  我嚎啕大哭,握着父亲的一只胳膊,使劲的喊着:“爸,我回来了,爸!”
  按理父亲已经没有了任何意识,可是我明明感觉到,当我拉着他手,喊着他爸的时候,他身体骤然有一丝颤抖。之后再次陷入那种,吸气微弱,吐气急促的模样。
  我埋着头痛哭,所有的内亲都哭的不成样子。
  可是哭归哭,哭又有什么用,我父亲就我一个独子,如今他眼看要咽气,那么所有的事情总要有个人料理,我母亲自然是指望不上了,我还担心她会不会因为伤心过度有个差池。
  抹掉了泪水,走出了房间,几个族里的叔伯和我商量起了事情,无非就是后事。
  我也知道,目前的情况,说走就走,总要准备。
  日期:2017-08-09 18:59:23
  下午五点,父亲走了,走的很安详,他虽然得了癌症可以说很不幸,但是没有在那种癌症病痛折磨下离去,也算是一种造化。
  族里的叔伯,兄弟很多,我的爷爷有五兄弟,所以父亲那一支的兄弟姐妹挺多,整个村子有一半都是我们族中的。
  以至于此刻,他离去的瞬间,整个房间都跪着他的小辈,一个个手捧着香火,几个姑姑则一边哭,一边在床头烧着纸。
  我的母亲已经抓狂了,我使劲的拽着,抱着,不让她过于激动。
  八仙来了,他说,不要哭了,不要哭了,眼泪不能滴到尸体上,这样不好。
  过来一会,在八仙的帮忙下,我给父亲洗了澡,这个洗澡不是说我们所谓的洗澡。
  而是父亲趴在床上,我用一根毛巾沾点水,这水必须是小河里的水,去河里乘水的时候,脸盆必须顺流取水,取水之前还得在河里扔几个硬币。
  毛巾顺着背脊直接往下推三下,不能多不能少,八仙把他身子转过来之后,又沿着脚掌往上到胸口,搓拉三下。这就了事,所谓后推三前拉三,这就是给死者洗澡的讲究,至于为什么这样,我不知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