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灵车司机告诉你当下农村的奇闻杂谈》
第1节

作者: 连成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8-07 22:34:34
  我叫方金水,因为五行缺金又缺水,所以家人为了方便直接给我取名叫金水。
  我喜欢开车,大学毕业之后,换了几份工作,都和开车有关,什么企业老总的司机,什么长途汽车司机等等,可是都干不长久,最终找了一个行当,给殡仪馆开车,时间算是干的最久的了。
  江南地界,人死了之后,都要在家停尸几日,因为国家硬性规定,人死了必须火化,所以一般家中有人去世,首先会在家里停尸几日,供人祭奠,或则请上几个法师之类的超度,直到下葬的当天早上,会让殡仪馆的车子去把尸体接来火化,化完之后再拉回去下葬。
  而我的工作就是每到这个时候,开着殡仪馆的车子去把要火化的尸体拉过来。
  ——
  ——
  闰六月十六,戊申月、丙寅日。宜入宅、嫁娶、祈福、入土。
  今天算的上一个好日子,很多人结婚,同样很多人下葬。
  早上四点,就开着车子到了一个离县城五十公里左右的小山村拉尸体。
  到了指定的村子,把车停在马路旁,下车抽了一支烟,隔着一条小溪,巡眼望去,河对岸有一农家的门口站满了人,隐隐约约的传来哭灵声,不用想这应该就是办丧事的人家。
  一根烟没有烧完,就有一个人来到我身边,客气的给我递上了一盒烟,还给我塞了一个利事包。
  他说:“老头子在世的时候就怕坐车,待会儿你开车悠着点,千万不要过于颠簸”
  我点点头,表示没问题。
  他又说道:“您稍微等下,乡下的习俗此刻正在进行,老头子讲究,做小辈的就要顺从。先生说6点30出门,时辰好。”

  我抬手看了看表,此刻才5点40左右,看来还得等一回。
  这人和我交代了一番之后,转身顾自己忙活去了。
  日期:2017-08-07 22:35:03
  农村的习俗很多,而我理所当然都是遵从他们的意见,这东西确实有讲究。
  6点30的时候,孝子带头,手捧着老人的遗照,撑着一把黑色的雨伞,披麻戴孝的一步一步走过来。
  后头跟着的是殡仪馆特制的棺木,那是一种很薄的三合板钉成的。
  棺木上头捆缚着一只雄赳赳气昂昂的公鸡。
  抬棺的人是本地的农民,据说他们都是孤家寡人,没有妻儿,而作这种工作东家会给予相应的利市包,也就是报酬,这些人的工作被称之为——‘八仙’。

  除了抬棺,他们还负责给死者洗澡,以及穿衣服等等,总之这一切都是古时流传下来。
  日期:2017-08-07 22:49:23
  棺材被八仙抬到离我车子大概五米远位置的一个空旷地,上面有两张长椅,而棺材就放在上面。
  亲朋友好友,送葬的队伍,一个个手捧着香火,随着一个本地专门处理丧事的先生,围着棺材绕圈,左三圈,又三圈。
  带头的同样是孝子,据说孝子从家门出来,直到老人上灵车的这段时间内,不可回头,不论后面发生什么,都要背对棺木。
  绕圈结束之后,先生一手持菜刀,一手抓着头先棺材上的公鸡。站在另一张长椅上,面对东方,口中念叨着什么,我自然听不懂,只是这一瞬间, 现场出奇的安静,即便死者家属也停止了哭泣,偶尔发出一串哽咽。
  而棺材旁边都围着送葬的人们,唯独棺材尾部一个人都没有,偶然有小孩站在那个位置,都会被家长狠狠的拉回来。
  我曾问过几个当地的先生,他们告诉我,棺材尾部不能站人,会有煞气。
  在他一番念叨之后,突然的,手一扬,锋利的刀口在公鸡的脖子一抹,骤然间鲜血横飞,他从椅子上跳了下来,一脚踢翻椅子,随后把鸡血淋在棺材顶部。最后把公鸡扔到旁边,任凭它挣扎。
  随着他一声:“上路咯”绵长的吆喝之后,亲属家眷又开始嚎啕大哭,而此刻孝子捧着遗照,撑着雨伞,已经走到了我车子的前面。
  八仙抬着棺材,把棺木放进了早已打开门的车子上,几个送行的家属也随之爬到车上,坐在棺木两侧的位置上。
  关好车门,我爬上了驾驶室,启动了车子。

  前面的孝子,缓缓的走着,而我的车子则随着他的脚步,慢慢的前挪。
  车子后面鞭炮连天,送行的队伍也是跟着灵车慢慢走来。
  日期:2017-08-07 22:56:45
  这样随着孝子的脚步,队伍慢慢的出了村子,送行的人停下了脚步,而此刻孝子停止不前,身后的家属提醒我道:“开过去,孝子不能回头,开到他旁边,他就可以上车了。”
  我把车子往前开到和他平行的位置,他把雨伞放在路边,点上一根香,插在旁边。随后上了车,坐在副驾驶的位置。
  终于我可以加快速度,踩了油门,挂了档,车子就这么的飞驰在公路上。

  因为是僻远的农村,所以道路不宽,弯道也多,所以速度不是很快,开了20公里左右,总算驶上了宽阔的干道,那是一个三岔路口。
  日期:2017-08-07 23:11:42
  我听到了一阵犀利的鞭炮声,随之从挡风玻璃,引入眼帘,出现一个车队。
  三岔路口道路不宽,对面驶来的车队是迎亲队伍。
  十几辆名贵的小车上都贴着红双喜,领头的车子更是妆扮的格外喜庆。
  只不过偏偏在这个档口,路面太窄,不能交汇。
  从迎亲队伍的车上走下来几个人,当他们看到我的车子是干什么的时候,也是一脸隐瞒,其中一个吐了一口口水,说了一句“晦气”
  我摇下车窗无奈的和他们笑了笑。
  有人说红事遇上白事是晦气,其实不然,也有人说这是好事,是福气,至于究竟真假,没人说的清楚。
  我叹了口气道:“兄弟,让已让呗,你主车往后倒一点,我就能过了。”
  对面的一人似乎有些不高兴。
  “凭什么,我们让,你不能让。”
  我说我这后头是弯道不好倒。

  他们不以为然,意思必须是我倒车。
  我无奈,心思死者为大,这么点道理你们都不懂,罢了罢了,我倒还不行吗?家属也是老实人,体谅我的无奈。
  看了看反光镜,拨到倒挡,小心翼翼的开始倒车,可是就在我瞄反光镜的瞬间,我看到一个人影站在车子的后面,70来岁,穿的很齐整,很体面。
  总感觉哪里见过,可是一时间想不起来,下一刻当我回头瞥到副驾驶那个孝子手中捧着的遗照的时候,我吓了一跳。
  也仅仅是吓了一跳而已,因为做我这行的,遇上类似的事情多不胜举,慢慢的也就习惯了。
  那个人影慈眉善目,他和我笑了笑,然后挥了挥手,阻止我倒车,虽然他对我的态度还是友善,但是我能察觉到他的不悦。
  我停下了车子,家属问我怎么了,我说不能倒车了,再倒你们家老爷子不高兴了。
  家属有些诧异的看着我,我没有继续解释。
  而前面的迎亲队伍几个人追了上来,问我为什么不继续。
  日期:2017-08-07 23:41:33
  我好心劝说道:“听我一句劝,还是你们倒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