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3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林岩在电话里告诉丁一,市长三十晚上不回家过年,他们几个夜里轮流给他打电话,怕他想女儿。
  丁一晚上一直想给市长打电话,但是晚上全家都在看电视,等爸爸和乔姨回房间后,陆原哥哥还在看电视,好不容易把哥哥也熬回房间了,已经是一点多了。她悄悄的把通往爸爸房间的电话线拉开,就把电话拿到了自己屋里,将电话线顺好后,又蹑手蹑脚的在哥哥的门口听了听,直听到哥哥轻微的鼾声,她才回到自己的房门,别上锁,这才给市长住的宾馆房间打了电话。

  她这样做到不是有什么隐情,就是不想让哥哥知道自己在大半夜,又在给“有妇之夫”的男人打电话,不然他一说出来,爸爸又该担心了,上次科长来到她家后,爸爸担心了好长时间,唯恐她恋上已婚男人。
  江帆坐了起来,披上外套,靠在床头,把被子往上盖了盖,说道:“刚要眯瞪着,就被你吵醒了,你还不睡?”
  “呵呵,我要是睡了还怎么和您说话?”她的声音依旧很小心。
  江帆说道:“你是不是说话不方便?”
  “没有啊,我在我屋里呢?”
  “这么小声?”

  “行,我大声说,咳咳……”她故意提高了声音咳嗽着。
  “行了行了,小声就小声吧,反正我能听见。”
  “嘻嘻。”她笑了,说道:“市长,您为什么不回家?”
  “小鹿,市长没有家。”不知为什么,说出这话后,江帆心头竟涌起一股酸楚。

  “怎么可能哪?总还有父母的家呢?”丁一后来从林岩和彭长宜的嘴里断断续续的知道了一些市长的情况,所以她才这样说。
  “是啊,你说的没错,但是我春节不想回去,以后再回去吧。”江帆不能跟她过多的说什么。
  “为什么?”她很不理解,过年就该回家。
  “为的是等小鹿的电话。”江帆岔开了她的话题,因为他的确不知该怎么解释她的问题。
  她“哦”了一声,就想挂掉电话,说道:“市长,那您休息吧,我挂了。”
  “丁一。”江帆猛然说道:“市长想跟听你说话。”

  丁一的心一动,她听出了来自一个男人内心深处的孤独和寂寞,但是又不想勾起市长的心事,本来林岩提醒她给市长打电话就是想冲淡他内心的孤独,如果因为自己的电话反让市长心情烦闷就不好了,她说道:“太晚了吧,您该睡了……”
  “如果你不困的话。”
  “哦,那行,说什么?”
  “说你回去都干什么了?”
  “呵呵,我呀,回来后和哥哥还有未来的嫂子逛街,买了对联,还买了一个风车,对了市长,我今天才知道风车居然跟我们传统的24节气有关。”
  “呵呵,是吗?说说看。”其实江帆是知道的,故意让她多说话,在这寂寞的夜里,他喜欢听她说话,尤其是此时她低声细气的说话,在这除夕夜的晚上,有一种特别的温馨袭上心头。江帆发现,她对丁一除去有男女之情外,还有着一种父女之情,这就是他时不时的会涌起对她的疼爱,细细算来,江帆整整比丁一大了一轮。
  “在民间,风车代表了喜庆和吉利,有驱魔镇宅降妖之效。所以老话说‘风吹风车转,车转幸福来’。”
  “呵呵,你还知道老话儿?”江帆笑了。
  “嗯,是做风车的老师傅告诉我的。他还说,从前的风车周长365分,象征一年365天,12根辐条表示12个月,24头表现24个气节,风车有四道符,是期求四季安全的。”
  “呵呵,不错,继续说下去。”江帆鼓励道。
  “在说就是神话传说了。”

  “神话我也想听。”
  “呵呵,看在您这么渴求知识的份儿上,告诉您。”丁一调皮的说道。
  江帆无声的笑了。
  她清清嗓子说道:“传说天上有个十头鸟,因为偷吃供品,被贬下凡间。原本是为了让它认真思过,以后好重返天庭。未曾想它却贪恋尘世,非但不悔改,反而四处搞破坏,害得百姓苦不堪言。周文王得知以后,就请姜子牙征服这只罪鸟。姜子牙多大的能耐啊,他掐指一算,发现这十头鸟最惧怕的就是八卦风轮和乾坤竿。于是就用竹条围了圈,代表三百六十五天,又糊上八卦轮,用12根辅条,代表12个月,12根辅条上有24个头,就代表24个节气,并在上面附有春夏秋冬四道驱魔降妖保平安的符,叫做四季平安。做好以后将八卦风轮插在三丈六尺五的乾坤竿上。从此当地就太平了,后来传到民间,百姓们纷纭仿效。但“乾坤”、“八卦”只许皇上使用,所以,将乾坤杆改叫天地杆,并在杆上加上芝麻秸,挂上了红灯。把八卦风轮改叫风车,并在上面加了泥鼓,风轮上贴了红、黄、绿的三色纸条,风一吹,发出清脆的响声,增添了喜庆和吉祥的色彩。后来也就有了‘风吹风车转,车转幸福来’之说。”

  江帆笑着说:“嗯,有意思,这些都是做风车的师傅告诉你的?”
  “他说了个大概,我又回老房子查看了妈妈留下的藏书,才知道的。”
  “呵呵,你渴求知识的精神也非常让人钦佩啊。”
  “呵呵,我说着玩呢,其实市长早就知道,故意给我一个卖弄的机会。”
  “哈哈哈。”江帆开心的笑了。
  “还困吗?”丁一问道。
  不知为什么,听到这柔柔的问候,他心里竟然一阵冲动,说道:“不困了,跟小鹿说话我永远都不困。”
  “呵呵,可是小鹿困了。”
  “那我就抱着小鹿睡……”这话说出后,江帆自己都感到脸热了。
  果然,丁一在那头不知说什么好了。
  江帆后悔的不行,他真担心由于自己的轻佻丁一不理他了,赶紧说道:“对不起,我没别的意思,你要是困了就睡,好吗?”
  “嗯,好,您也早点休息吧,拜。”丁一说着就挂了电话。

  “拜。”江帆刚想挂电话,就听丁一又说:
  “市长,您如果春节没有地方去玩,来阆诸吧?”
  “呵呵,不去了,明天我慰问,后天回北京,这个年就算过去了。”
  “嗯,对,您还有许多大事要做呢,对于干大事的人来说,没有节和年的概念的。”

  江帆笑了,心想,你才多大的人啊,还来安慰我?但嘴上却说:“呵呵,你这拍马屁的功夫是跟彭长宜学的吧?”
  丁一愣了一下,说道:“不是,我是无师自通。”
  “哈哈哈。好了,睡吧,别惦记我了,乖。”江帆温柔的说道。
  丁一挂了电话后,又悄悄的开开门,把电话悄悄的放回原处,支起耳朵在客厅听了听,这才悄悄的回房,轻轻关上门,躺在床上,想了想市长说的话,美滋滋的闭上眼睛睡着了。
  许是终于等来的期盼的电话,江帆也很快睡着了。
  早上,他被一阵电话吵醒,江帆闭着眼摸过话筒后,立刻就传来了妈妈的声音:“小帆,在睡懒觉?”
  “妈妈,我还想一会醒后再给您和爸爸拜年,您怎么到先来电话了?”
  “我刚接到了小姶的电话,才知道你在值班,单位那么多的人,还用你这个市长值班?过年都不回去?”妈妈责怪的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