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起出差的女领导羞辱了!》
第43节

作者: 喷子大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找到补救的方法。”郝五梅接过万浩鹏的话,赞同地看了他一眼。“另外,春兰,昨天是谁安排车队接我们的?”郝五梅直截了当地问了一句。
  郝五梅的话一落,盛春兰接过她的话说:“车队是我安排的,我的用意是想让老板们和新来的镇长见见面,抬抬万镇长,显示出我们对年轻干部的重视,但是没想到这件事会被记者盯,都怪我,太急于想让万镇长早点和大家打成一片,早点进入工作状态,毕竟镇长这一块已经落了半年的工作量,我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的,实在忙不过来。
  五梅姐,你要怪怪我好吗?是我考虑得不周,我在这里检讨。”盛春兰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而且把责任全部揽到了她的头,还是出于好心,这让郝五梅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了。
  万浩鹏一直在看盛春兰说话,这女人脸的表情倒是很坦荡,看不出来什么异样,难道捅到宇江日报的新闻真的不是她干的?
  “事情说清楚行了,郝主席,您也不要再生气,成书记哪里还需要您多多帮我们圆一圆好吗?”万浩鹏这时望住郝五梅说着,而涂启明,林大强却是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基本不插话。直到早餐用完,这两个人都没说过话。
  万浩鹏有些纳闷,这镇的事情难道全是盛春兰说了算吗?涂启明和林大强年龄都不小了,却跟盛春兰跟得很紧,特别是林大强,看去他很害怕盛春兰。
  过完早,盛春兰送郝五梅去了县城,万浩鹏直接回自己的办公室,刚一坐下,林大强敲门进来了,万浩鹏赶紧站起来说:“林镇长来了,快请坐。”
  林大强却没有坐,而是望着万浩鹏说:“万镇长,你脸的伤要不要去镇的医院看一看?”
  万浩鹏没想到林大强特地来自己办公室说的是这个,很有些失望,语气很淡然地回应他说:“我脸的伤不碍事,谢谢林镇长关心。”
  林大强见万浩鹏不肯去医院,便说:“万镇长,我在你隔壁房间办公,有什么需要我的,叫我一声。”说完,林大强往外走,万浩鹏盯着他的背影,想喊住他,却没喊出来。

  万浩鹏一时间愣住了,他这是怎么啦?感觉有些进入不了太平镇一样,或者是说被盛春兰有意无意挡在了太平镇的大门之外。
  这个局面如果任其发展下去,万浩鹏今后的工作想展开登天还难,一想到这一点,万浩鹏赶紧回到了办公桌前,打开了电脑,认认真真地构思着。
  一个八零后镇长的自述,万浩鹏敲下了这排字,然后投入地写着,他在挨打时的感想,他写着自己伤在脸,痛在心里,他一点都不怪那些打他的人,因为太穷,才对可怜巴巴的一点扶贫款如此地紧张。写这些时,他只字没提自己是被下套的,完全把自己置身于老百姓的立场之,这样才能引起民们对弱势民众的同情,达到他要推介太平镇的效果。
  万浩鹏除了写他被打的事情,还写了对革命者的那一代人的尊重,对太平镇这个镇的期待,扬扬洒洒写了三千字。写着,写着,他突然发现字记述要,图片更要,他目前要做的事情是拍照片,大量的照片,而且这篇自述一定是煽情的,造势的,还得让盛春兰伪装的一面有苦说不出,打破她在太平镇一言堂的局面。
  只有这样,万浩鹏才能把他的想法,设计一步一步地实施下去,也只有这样,他才不会被动挨打。
  有一点郝五梅说得对,人都盘不好,再多的设计和想法等于零。一想到这点,万浩鹏给武训打了一个电话,电话一通,他说:“武训,借个人我用用?”
  “谁啊?”武训问。
  “冉如冰。”万浩鹏说。
  “你个狗日的,让你办郝五梅你不办,怎么对我碗里的菜感兴趣了呢?这种青瓜蛋子,你用用倒是可以,问题是你会用吗?”武训说到这,哈哈大笑起来。
  “你个狗日的,天天想的是你那点破事,老子现在急需要一个帮我拍照片的人,正好冉如冰实习阶段有作品对她来说是一件大好事情,对我来说是帮我大忙,你个狗日的,老子一堆的事,哪里有心思想女人,赶紧的,让她过来,把长焦带,今天来。”万浩鹏说完,啪地一下挂掉了电话,完全不给武训拒绝或者啰嗦的机会。
  万浩鹏这头在策划反攻,哪头盛春兰领着郝五梅直接去了李华东的办公室,一进去,李华东给郝五梅陪礼道歉。
  李华东说:“五梅,昨天的事情是杜秘书让安排的,你不要往心里去,不是针对你,你心里也清楚万浩鹏这小子是成书记眼里的钉子,放到太平镇的用意是要拔掉他,而且要拔得彻底,拔得干净,还得不露声色,让人看不出破绽。

  关于万浩鹏来太平镇的理由,想必执良早告诉过你,只是昨天的事,五梅,怪我,事先没和你通气,让你受委屈了,对不起。”李华东的话一落,盛春兰立马接话说:“五梅姐,确实是李书记说的这样,昨天一大早杜耕耘秘书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让我想办法整整万浩鹏,所以才有了昨天的一系列安排。但是记者的事情我并不知道,他只是让我安排给万浩鹏使些坢子,并没告诉我会在宇江日报登出来,我确实想借好心让万浩鹏在摆威风吃个暗亏,没想到夹了五梅姐的脚,现在事情已经出来了,你回宇江后,一定要在成书记面前说清楚好吗?拜托姐了,我也不知道这件事是不是成书记授意,所以照办了。”

  盛春兰的话一落,郝五梅皱起了眉头,给她正道书记打的电话来说,他似乎不知道这件事,也没往心去,是她有意要压盛春兰,才故意把事挑大的。但是现在盛春兰说是杜耕耘那小子的意思,这小子怎么也和万浩鹏杠了呢?也是的,次吃饭,他往死里灌万浩鹏的酒,他要背着正道书记下坢子,也说得过去。
  这么一想,郝五梅赶紧说:“没事了,没事了,话说清楚行。既然是整万浩鹏的,我心里舒坦多了。但是下次有我在场,你们尽量别整事好吗?我为了社科联的面子,亲自请了老吕来送小万下乡,按道理来说,小万的级别不够资格让老吕来送,人家可是组织部第一副部长,你们当着他的面这样打人,他的面子往哪里摆呢?再说了,来这么长的车队摆威风,知道的是小万任,不知道还以为是老吕发威,反正这件事于公于私都有些不妥当,我回宇江后,让老董请老吕吃饭,亲自向他陪不是。”

  说完这些话,郝五梅起身要走,她现在很是担心万浩鹏这个小贱人,她一分钟都不想留在李华东的办公室。
  “五梅,这事是没办好,向执良问好,改天我去宇江专程向他和吕部长致赚。”李华东站起来送郝五梅。
  “没事,没事,过去了,大家还是一家人。”郝五梅笑着对李华东和盛春兰说,并示意他们留步,让司机送她行。
  李华东和盛春兰哪里敢真留步,一直把郝五梅送车,看着车子离去才敢回办公室。
  而郝五梅一车,给万浩鹏发了一条微信:“昨天的事,听说是杜耕耘那小子授意的,你什么时候得罪了这小子?”
  万浩鹏还在策划他的自述,一见这条微信,给郝五梅打电话,但是她没接,而是又发了一条微信:“李华东的司机在身边,不方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