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2010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点头:“填湖的事情,是我亲眼所见。拖欠工钱的事情,是项目方的马强马经理亲口说的。”
  蔡根盯着梁健看了会后,忽然又重新低下了头去看文件,然后问:“还有其他的吗?”
  梁健一怔,蔡根这话已经相当于是逐客令了。难道他一点也不关心不在意这事?可是,刚才看他的反应,他应该还是在意这件事情的。
  梁健不好问,只能揣测。一边揣测,一边当个识趣的人,起身告辞离开。
  出来的时候,田望坐在办公室里,正在用电脑,梁健走过去跟他打了声招呼,他连站都没站起来,梁健也就不再拿自己的热脸去贴冷屁股,笑了笑,说了声谢谢就走了。
  从市政府出来回环保局的路上,梁健一直在琢磨,蔡根这是什么意思。可是,琢磨了半天,也琢磨不透。心里没谱的梁健,想了想,给姜仕焕发了条短信,将刚才蔡根的反应说了一下,然后问他,蔡根这是什么意思。
  过了大约十分钟,姜仕焕给他回短信:“发电站项目是蔡市长主推的,他肯定是比任何人都重视这个项目。只不过,他重视这个项目,却未必信任你。你懂我的意思吗?”

  梁健不笨,只是一时没想明白。姜仕焕这么一点,他立即就想明白了。
  姜仕焕又发来问他:“下一步做什么,清楚吗?”
  梁健回答:“清楚,昨天晚上我已经安排人去做了。”
  “好。有证据才有说话的权力。”姜仕焕回。
  梁健回了句谢谢,然后收起手机。
  只是,小五的动作没有如同以往那么快。梁健安排他去做的那件事情,刚开始就遇上了一点困难。梁健当时嘱咐小五,最好还是不要借用唐家的力量,尽量低调一些。所以,在遇上困难之后,解决是没问题的,但速度肯定是慢下来了。

  很快就到了周末,蔡根那边还是没动静,甄东文那边也没动静。甚至,连董斌那边也没动静。
  这件事好像还没开始,就这么悄无声息地结束了。梁健虽然心里急,这样的安静,让他心里没底。但是,小五那边没消息之前,梁健也不敢轻举妄动,以免打草惊蛇。
  45 2‘大牌’云集(一)
  事情没有动静,急也急不来,梁健也就索性先放到一边,静观其变。大不了,也就是多得罪几个人。梁健想通了,也就没那么着急了。

  周日早上吃过早饭后没多久,姜仕焕就带着杨秀梅来了,还有他们的儿子,一个九岁的男孩子。男孩子姓杨,全名杨凡。九岁的年纪,已经有一米五的身高了,这在同龄人里算是很高的了。模样长得挺清秀,不太声响,但礼貌很足,是个挺讨人喜欢的孩子。霓裳看到这小哥哥,没多久就围着他转了,杨凡耐心也不错,细声细语地,挺会哄孩子,两人玩在一起,霓裳是挺开心的。
  一家子在家里坐了会后,大概十点左右,项瑾便准备和杨秀梅出去了,杨凡和霓裳也跟着,唐力也要跟着去,不过他前两天着了凉,感冒还没全好,便让他留在了家里,为此又不开心了,项瑾出门的时候,也不跟项瑾说拜拜,一个人一脸不开心地坐在客厅里玩积木。
  他们走后,梁健他们三人没多久也出门了。
  这次的钓鱼,是丈人项部长安排的。梁健也是蒙在鼓里,一直不清楚具体情况的。三个人坐了一辆七座的大车,后面三个座位放倒了,放了些阿姨准备的东西,至于渔具一样也没带,项部长说,那边已经准备好了。
  路上,整整开了将近两个小时。到那边,都12点多了。刚下车,梁健就觉得今天这情况,可能不仅仅是钓鱼那么简单。停车场上,已经停了四辆车了,看车牌,似乎都不是普通人。
  姜仕焕也看出来了,他看向梁健,用眼神询问情况,梁健耸耸肩膀,表示不清楚。项部长也不解释,带着他们就往山庄里面走。这山庄不大,挺小的,就几座小木屋,屋前有个大停车场,停车场两边种了不少的花草树木,这个季节,花红柳绿的,倒也挺好看。屋后似乎是有个大湖,从前头看过去,能看到一角湖面。
  项部长带着他们,顺着路,径直绕过了前头的木屋,走到了后面。梁健这才看清,这屋后是一整个山谷,整个山谷就是一整个湖。
  湖面平静,偶尔风吹过,便漾开层层叠叠的涟漪。靠着岸边的地方,有一排的遮阳伞,伞下坐了四个人,一个个要么靠在椅子里闭目养神,要么就是盯着湖面发呆,或者拿着手机再玩。

  梁健三人的脚步声响起,将这四人的思绪都从他们的世界里拉了回来。四个人一站起来,梁健就发现,这其中还有个熟人。
  熟人倒不是关系相熟,而是梁健对他的脸很熟悉,前天才刚见过面。
  梁健惊讶地看了看项部长,项部长只顾着笑着上前跟他们打招呼,根本没朝梁健看。
  跟姜仕焕交换了一下目光,各自都看出了各自眼里的惊讶。
  来的人,有两位是市政府内的,一位是蔡根蔡市长,还有一位是市委秘书长林工。其余两位,一位是现任中央组织部副部长的潘时良,一位是现任中央党校的校长刘开云,同时也是中央政治局常委。
  这四人当中,他的级别是最高的。
  项部长介绍过后,梁健才算是真正意识到,项部长即使退休了,他的能量还是很庞大的,只是看他动不动这股能量。
  刘开云和项部长的关系似乎很好。介绍过后,刘开云就上来往项部长的肩膀一拍,然后目光在梁健身上一扫,又快速收回目光,看着项部长,道:“这半年多没见了吧,今天突然找我出来,恐怕不是钓鱼这么简单吧。”

  项部长笑了笑,道:“你呀,怎么还是这样,无论什么时候都喜欢把人往坏的地方想。”
  “难道真就钓鱼这么简单?”刘开云狐疑地盯着项部长。
  项部长摇摇头:“真钓鱼这么简单。”
  刘开云道:“那我就回去了,下午本来就有事情,我以为你有事,特地推了才出来的。”
  “推都推了,还回去干什么!我今天特地请了老唐居的师傅过来做饭,你不吃?”项部长一边笑,一边说道。
  项部长似乎很了解刘开云,他这么一说,刘开云立即就怔了一下,然后惊讶地说道:“真的假的?老唐居那位老师傅可是从来都没答应过谁,你怎么请得动他?”
  项部长神秘一笑,道:“这个我就不方便透露了。”
  刘开云笑了起来,道:“得,那开饭吧?都一点了吧?”
  “行,开饭。”项部长说完,又去招呼其余几个人:“走吧,去吃饭。”
  他和刘开云说话的时候,其余三个人除了中组部的副部长潘时良还算淡定之外,其余两位一直都是比较紧张地站在那里。
  姜仕焕其实也很紧张,他是这里级别最低的。不过,他是跟着项部长来的,所以又好些。而梁健,心里充满了好奇,老丈人今天把这些个随便拉出去一个,跺一跺脚都要抖三抖的人物聚集到一起,是想干嘛。
  而且,刚才项部长说老唐居的老师傅。
  老唐居这个名字对于梁健来说,可不陌生。唐明一的那根手指就在老唐居被老唐给掰断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