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2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的爸爸和妈妈都是中国矿业大学毕业的,双双分到西北某个著名的矿山工作,妈妈一直在矿山研究所工作,爸爸最初也是搞研究工作的,后来慢慢转行做了行政管理工作。前两年从矿山党组书记位置退下后,又被公司返聘回去做工会工作。
  我国稀土储量在世界排名第三,最近一两年才开始稀土出口,由于稀土是不可再生的资源,许多专家呼吁要适量出口,保持我们的稀土储量。妈妈曾经在家里说过不止一次,照最近稀土出口速度,用不了四五十年稀土就被挥霍光了。二十年后,果然印证了妈妈的预言,由于日本等国家大量进口储备我们的稀土,使我们国家的稀土储量有最初的稀土大国变成不足世界储量的百分之三十,这是后话。

  江帆说道:“妈妈,你们什么时候搬的家?”
  “元旦前。”
  “那怎没告诉我?”
  “你爸爸说你太忙,搬家的时候你妹妹跟妹夫回来着。”

  “这下你们离妹妹近了。”
  “是啊,他们经常来。”
  “妹妹上次打电话说她快生了?”
  “是啊,就是过年这几天,是个大生日。你回来兴许能赶上外甥出去。”
  江帆很高兴,妹妹和妹夫都在省会医院工作,两个人都是医生,为了事业,一直没有要孩子,江帆的女儿去世后,妹妹才决定要孩子。
  “呵呵,妈妈,您没时间给她带孩子吧?”
  “我哪有时间带呀,课题组刚组建,一摊子事等着呐。”
  “呵呵,妈妈,你这是在发挥余热啊。我有可能回不去,过了年就是两会,您知道儿子头上还有一个代字呐。”江帆说道。
  “嗯,你没时间小姶也没时间吗?”
  “我不回她怎么回?”江帆心里就有些犯堵。

  “好,随你们便吧,”
  江帆有些不忍,想想他已经有两年没回家了,就说道:“妈妈,如果春节我不回去,明年也会找机会回去的。”
  “呵呵,什么时候回来都行,没时间就别回了,太远了。”
  挂了妈妈的电话,江帆有了那么一刻的沉寂,也许是春节这个特有的日子,也许是的确想他们了。
  他看了看表,彭长宜他们肯定在等他,就双手搓了搓脸走了出去。
  腊月二十八,江帆回北京了,他没有回他和袁小姶的家,而是直接去了袁小姶父母的家。他给自己的老领导目前还是岳父,买了他最喜欢的烟和酒,又托同学搞来了正宗的辽参,加上别人送他的东西,乱七八糟拉来了好多,害得保姆和他往返两三趟才将这些东西搬进袁家。尽管退下后,岳父的待遇不变,但是门前显的不如在位时那么热闹了。
  袁小姶没在家,老两口见到江帆很高兴,尤其是岳母,那次车祸,她也落下残疾,而且得了抑郁症,总是处在自责中走不出来,尽管家人做了不少的工作,又把她送到疗养院,但是老人每次看见江帆都会抑制不住的激动,浑身颤抖,眼泪汪汪。
  江帆便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塞到她的手里,不敢跟她说话,怕她激动。
  岳父见他搬进来这么多东西,就说:“在下边要注意影响,不要把手伸太长。”
  江帆还是很尊重岳父的,就说道:“值钱的都是我给您买的,不值钱的都是单位发的福利,人人都有。”他特地拿出那包辽参,说道:“您尝尝,绝对是您家乡的味道。”
  岳父打开,看了看那黑黢黢的长满小刺的海参说道:“不用尝,一看这品相就是。上次小民请客,在饭店里吃的就是假的,口感不对。”

  袁小民,是袁小姶的哥哥,现在在国家土地管理局工作。
  岳父放下东西,他说道:“你们那里过了年是不是就该开人代会了?”
  “是。”
  “有问题吗?”
  “这个,我无法预测,原来那个地方出现过选掉市长的事,但是我自认为做的还可以。”
  “凡事谨慎为妙,千万别在起步的时候跌倒。在基层你需注意两点,就应该问题不大,一是经济问题,一是男女作风问题。”
  江帆心一动,怎么这话跟翟炳德的口气一样?
  江帆笑了一下说道:“我会注意的。”

  江帆想走,岳父说:“在家里吃吧,我新请来一个山西的保姆,面食做的非常地道,你尝尝,小姶一会也就回来了。”
  江帆最不想见的就是这个人,他说:“我只有这两天的时间了,北京的关系还没有走动,我是先回的家。”
  岳父说:“既然有事就先去办事,年后想着回来一趟,我有话和你说。”
  “好的。”江帆说着就往出走。
  这时,妻子袁小姶从外面进来,见到江帆,很意外,也很高兴,就说道:“你,干嘛去?”
  江帆说:“走。”

  袁小姶立刻失望了,说道:“刚回来就走?”
  “嗯,还有事要抓紧办。”
  岳父在后面说:“到时候了,赶紧转吧,在有两天就过年了。”
  袁小姶看了爸爸一眼,说道:“爸,我去送送他。”
  江帆皱着眉说道:“不用。”说着摘下外套就走出了门。

  袁小姶愣住了,不知如何是好。爸爸冲她挥挥手,意思是让她出去送江帆。她反应过来后,就追了出去。
  来到院里,袁小姶冲着江帆的背影说道:“你等等。”
  江帆停下脚步,没有回头。
  袁小姶追上他说道:“过年回来吗?”

  “没准。”
  袁小姶一阵冲动,从背后抱住了江帆,说道:“回来吧。”
  江帆伸出双手,毫无表情的板开她的手,默默的上了车。
  袁小姶的脸红了,她拉开车门说道:“姓江的,事情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你还耿耿于怀?有完没完啊?你不要总是抓住小辫子不放,我知道你又有了新欢,看上更年轻的了,告诉你,我不会跟你离婚,不会让你的美梦得逞的!”说完,狠狠的关上了车门。
  江帆不忍看她那张因为羞愤而扭曲的脸,他无法把这张脸和当年那张美丽、优雅、迷人的面孔联系起来,他现在都怀疑当年怎么就这么痴迷于这张脸,痴迷于袁小姶。
  她刚才说自己有了新欢,看上更年轻的了,是不是说的丁一?那么,也就是说,石广生把在亢州跟江帆见面的事告诉了袁小姶,不然袁小姶怎么知道自己有了“新欢”,还是“更年轻的”
  该死的石广生,自己做了见不得的事,还得把别人拉进去垫背!

  江帆恨恨的咬着牙。
  就在江帆忙着在北京“走动”的时候,他的秘书林岩又获得了一个信息,那就是张怀的确想在选举中有所动作,这个情况是秘书李立提供给林岩的,本来李立不想告诉林岩,但是在得知江帆对他的态度后,他彻底改变?主意,倒向了江帆这边。
  江帆去北京,林岩也就有了自己的时间,妻子小红一人把所有的亲戚都走动完了,林岩就仔细的梳理了一下自己的工作和关系,想想除去市长,他还真没有什么关系需要年前走动的,忽然他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张怀的秘书李立。
  上次收了李立的人参后,按照小红的指示,跟市长去省城的时候,他给妻子小红和李立的妻子丽丽各买了一套名贵化妆品,回来后一直没有时间给他。趁着市长回北京的机会,他邀请李立出来喝酒,就他们两个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