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2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嗯,我今天是出去有事了,临时把它锁在您的屋里,它很乖的,没吓着您吧?”
  “呵呵,我也很乖的。”说完这话,自己居然有些脸红,就转过身去。说道:“它怎么能吓着我哪。”

  丁一笑了,“您进来的时候它在什么地方?”
  “就在茶几底下,一动都没动。”
  “嗯,这就对了,它从不乱跑,我走时让它卧在那儿,它就不会乱跑了。”
  “真的吗?”
  “嗯,您已经看到了?”
  “训过?”
  “嗯,在哥哥部队的军犬基地训过。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军犬基地第78期学员。”丁一学着哥哥的话
  “哈哈。”江帆看丁一认真的样子,就说道:“有学位证书吗?”
  “这个,它是旁听生,没有学位证书。”
  “哈哈,丁一,你不用介绍,我一眼就看出它很乖,不是一般的狗,训练有素。不过我还真没想到它还是科班出身?”

  其实丁一之所以这样介绍她的小狗,无非就是请江帆放心,她的小狗是不会在机关捣乱的。
  江帆非常清楚丁一的小心眼,就说:“放心,我不会举报你的,只要你开心就行。”说着,摸了一下小狗的头,又摸了一下她的头,小狗这次意外的没冲江帆叫。
  “嗯,它就陪我这几天,年后就不来了。”丁一说道。
  “呵呵,你怎么跟个孩子似的。对了,别动。”江帆说着,从桌上拿起另一个蝴蝶结,把丁一额前的短发顺到后边,把这个蝴蝶结也别在了丁一的脑门上,?说道:“这才对头。”说着,又摸了一下她的脑袋。
  这一幕正好被林岩看见,他很想退出去,又觉得不合适了,就拍着巴掌说道:“哈哈,真像姐俩!”
  “这样,我给你们俩照张相,留个纪念。”江帆说着,就去抽屉拿相机。
  丁一笑了,说道:“我还没和它照过相呢。”
  江帆拿出相机,看了一下室内的光线,又看了一下丁一和小狗衣着就颜色,就把速度定在1/60秒、光圈定在了5.6上,让他们测光站好,找好角度就是“咔嚓”一声。
  小狗听到江帆手上相机的咔嚓声,居然“汪”的叫了一声,丁一赶紧说道:“住!”
  江帆不时的变换着光圈和速度,按说在没有辅助光的情况下,已经不具备照相的条件了,毕竟是冬天而且已经很晚了,太阳离地平线越来越近了,但是江帆此刻忽然来了创作灵感,对着丁一不停的找着角度。
  这时,窗外的一缕斜阳正好透过过来,正好丁一则面站着,头发上透着金色的光,非常有质感,就连她微微向上弯着的睫毛都跳动着光芒。江帆夸张的把光圈设定在了2.8,速度60和125两档上,稳稳的托着相机,对丁一说:“看我。”就在丁一回头一霎那,江帆摁下了快门。也就是在她笑的一霎那,洁白的齿尖上都闪着光。

  江帆一直把相机里剩下的胶片用完,卸下胶卷,递给林岩,说道:“明天就送去冲洗吧。”
  丁一噌的从江帆手里捏过胶卷,握在手里,说道:“我自己去冲。”
  江帆说道:“你自己去冲回来也得让我看看,好几组数据和效果我要比较。”
  丁一点点头说:“让您看。”
  江帆笑了,摸了一下丁一的头说道:“好,接下来我们去晚餐。林秘书,准备安排我们到哪儿用膳?”
  林岩扑哧笑了,市长心情好,他们这些为市长服务的人就开心,他说道:“彭主任说去环宇餐厅。”
  “晚上吃那些不好消化,丁一,喜欢吃烤肉吗?如果不喜欢我们就去金盾吃淮扬菜。”
  丁一想了想说“除去烤肉是不是也能考别的?”丁一不好意思说自己不喜欢吃。
  “嗯,还可以烤蔬菜、蘑菇、薯片……行,就去环宇吧,有你吃的,还有它吃的。”说着,摸了一下小狗的脑袋。江帆觉得彭长宜不去金盾肯定有他自己的考虑
  小狗对江帆的印象不错,很友好的舔了一下江帆的手指。
  丁一说:“我把它送回去。”
  林岩说:“市长让你带着,你就带着吧?”

  “那可不行。”丁一说着就跑了出去。
  林岩说:“丁一很懂事。”
  江帆笑笑,这时电话响了,林岩说:“肯定是彭主任等急了。”他拿起电话刚喂了一声,就看着江帆说道:“市长,您的父亲。”
  江帆一听,立刻接过了电话。就听父亲说道:“小帆啊,你妈妈让我问问你们,什么时候回家过年?”
  “哦,爸爸,您和妈妈好吗?”江帆坐了下来,林岩走了出去,给他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江帆这几天最担心的就是家里来电话。因为他闹离婚的事家里不知道,前两年的春节他都是找借口没有回家,今年他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借口呢,爸爸就打来了电话。
  父母对儿女的依恋和期盼,远远超过儿女对父母的,尤其是在传统节日的时候,无论你平常回去过多少次,春节不回去父母就会觉得不圆满。
  爸爸说:“我刚跟小姶通了电话,她说她基本没什么事了,就看你什么时候回。”
  江帆的头就有点懵,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以往两次他都是以她走不开为由,没有回家,没想到这次爸爸直接深入敌后了?他镇定了一下说道:“爸爸,什么时候回去我还不能确定,春节事情很多,还要值班还有慰问还有团拜,能不能回去还两说。”

  “在怎么忙初一的饺子也得吃吧?”
  “吃是吃,但是在哪儿吃还不能确定。”江帆只能跟爸爸打模糊战。
  爸爸想了一下说道:“我能理解,他们家也很需要你们,但是,我跟你说,过年你们总该回来一趟吧,都两个春节不回来了,再不回来都找不到家门口了,哦,让你妈妈说……”
  这时,江帆就听到里面传来妈妈的声音:“小帆,我们搬了新家了,你们什么时候回来认家门口?”
  这个情况江帆不知道,就说:“哦,你们搬哪儿去了?”
  “呵呵,我们搬到了省会。”
  “啊?西安?”

  “是啊,我们调到了矿业集团研究所工作。”
  “哦,您是不是有了新的研究项目?”
  “爸爸也跟着您调了过去?”
  “是啊,我一辈子都跟着他调来调去的,只有这一次他随我调了,一肚子不愿意,最近心情一直都不好。”妈妈说道。
  江帆就听爸爸在里面说“不愿意我也来了”
  妈妈把话筒给了爸爸,爸爸说道:“小帆,我不是不愿意,你说我跟矿山跟矿工打了一辈子交道,冷不丁跟知识分子打交道不习惯,到了研究所闲人一个。”
  “您可以继续留在矿山呀?”
  “唉,我是这么想的,可是又想我们都这么大岁数了,老了老了再两地分居,何苦哪。”
  “呵呵,您慢慢就适应了。爸爸,我跟妈妈说话。”
  “小帆,你说。”话筒里就传来了妈妈的声音。
  “妈妈,您研究什么哪?”
  “老本行呗,稀土。国家在这一地区又探明了新的储量,目前尚属保密阶段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