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2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樊文良想了想说道:“鉴于目前马上就要过春节,过了春节紧接着就是我们的两会,明年从上到下都要换届,我的意见是暂且压下这事,暂且不向锦安做汇报,等稳定后再说,你们的意见哪?”
  王家栋说道:“我非常同意樊书记的意见,大局为重,稳定第一。”
  崔慈心想从亢州牵扯出了厅级和省级官员,对亢州的确没有什么好处,对他也没有什么好处,就说道:“我也同意樊书记的意见,只是,如果张良老婆再来该怎么答复?”
  “怎么答复你看着办。”樊文良说的很干脆,他清清嗓子说道:“既然我们三个知情人同意的话,那我再强调一下纪律,这事仅限于我们三人知道,不得外传,这信交由纪检会,作为密件封存,任何人都不得私自查看。”
  三人走出会议室,王家栋刚坐在办公室,想给彭长宜打个电话,正在这时,电话响了,是樊文良,让他过去。

  王家栋习惯要漱口,这才想起自己没有抽烟,就放下水杯走了出去。
  樊文良说道:“坐吧。”
  王家栋坐在离他最近的位置上。
  樊文良说道:“这样处理行吗?”
  王家栋说道:“目前只能这样,您说的对,稳定第一。”
  “跟我说实话,你事先知道这事吗?”说这话的时候,樊文良并不看他,而是显得漫不经心的样子。
  王家栋心里一动,但脸上不动声色的说:“知道有这样一排小洋楼,但是没想这么多,认为是俱乐部高管自己盖的房子。”

  “嗯,这事很麻烦,实话说我对那排小洋楼也产生过怀疑,但是也跟你的想法一样,现在情况显然不是这样。”樊文良这才看了他一眼说道。
  “您的担心正是家栋的担心。”王家栋的确担心了。
  “嗯,我们捂下这件事好说,张良老婆那头怎么说?房子她没得上,能眼睁睁看着别人去住而不追究这事吗?”
  “这……”王家栋一时也没了主意。
  “家栋,真烦!别人到你地盘偷东西,你还得给他打掩护,真他妈的……窝囊!”樊文良很少说粗话。
  王家栋想了想,说:“我想想办法吧。”

  对于王家栋来说,办法有的是,这里需要他动脑筋的是怎么能让自己的势力在每一次变故中取得最大利益,这才是他费心思的地方。
  “老板,这事应该让江帆知道。”没人的时候王家栋喜欢这样称呼樊文良。
  樊文良见王家栋语气坚定,想了想说道:“应该,找个机会咱俩跟他磨叨磨叨。”
  其实,每次遇到重大事件,樊文良还是比较信任王家栋的,有的时候这种信任变成依赖。

  部长打电话的时候,彭长宜正在下边“访贫问苦。”
  尽管这样的活动每年都搞,但是彭长宜第一次作为地方官员,他决定认认真真的走这次过场。一是自己本来就是农村出来的孩子,对农民生存现状始终都有一颗同情心;二来这也是展示自己一次最好的方式。所以,他请示丨党丨委后,加大了今年慰问的范围和资金额度。
  他带着副书记刘忠、新上任的武装部长转业军人蔡胜利,还有民政、政办、妇联、团委的人,走村串户慰问那些困难户、五保户、伤残军人以及军烈属,为这些人送去米面和油等生活必需品,还有一百块钱,确保他们过年吃上饺子。
  北城,尽管是全市中最富庶的地方,但在撤县建市城关镇分家的时候,又将辖区附近的六个自然村划给了北城,这六个村子农民由于耕地较多,出去打工的人很少,生活水平也普遍较低,在这次走访中,彭长宜看到周林时期留下的空洞的大棚,心里也的确有了些想法。

  去年跟江帆去锦安开会,江帆就有盘活这些大棚的意思,如果冬闲时候,引导这些农民把废弃的大棚利用起来,种上一些反季节的蔬菜,不但能增加收入,也能让江帆脸上有光,的确是件好事,于是他就跟柳泉说:
  “这个任务交给你了,你负责培训出一批种菜能手,到时可以考虑给你们一些补助,带领乡民种菜致富,但是别搞太大,找个基础好点的村子先搞试点,等人们见到效益了,你不用费尽口舌去宣传,自然而然就有效仿的了。”
  柳泉是农院毕业的,分配在科委工作,后来国家加大了对农政策的倾斜力度,启动了扶持三农计划,按照上级要求,各个乡镇都配备了科技副乡长,这些农口毕业的学生有点起色的都成了科技副乡长,有的人还因此去掉“科技”两字,正式进入科级干部序列的编制。
  柳泉就是其中的一个,她的“转正”得益于彭长宜的帮助,目前分管农村科技普及工作,所以对彭长宜的话也就言听计从。她爽快的说道:“没问题,过了年我就先试试。”

  “千万不能贪大求洋,先搞好一个村就行。”彭长宜嘱咐道。
  从下边村子回来后,快到中午了,彭长宜给部长打了电话,部长劈头就说:“摆花架子的回来了?”
  彭长宜一听,就笑了:“您老人家注意用词,我们是真真切切的在访贫问苦。”
  哼,真是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王家栋心里想着,嘴里就说:“你小子还挺能高抬自己,还访贫问苦?你有什么资格访贫问苦?充其量就是给老百姓送点过年的米面。”
  “还有钱呐!”彭长宜故意说道。
  “你是不是还摸了摸人家炕上铺得厚不厚,掀开锅盖看人家吃得好不好啦?”王家栋讥讽道。
  彭长宜扑哧乐出声,说道:“不就是刚才信号不好,电话断了吗?您至于这么损我吗?再说那也不是我的错呀?是电信局的错。”
  “别贫了,马上过来!”王家栋低声说道,就挂了电话。
  彭长宜料定部长有事,放下电话来不及跟任小亮招呼一声,就奔市委市府大楼赶去,果真见部长仍在办公室。
  部长见他进来,就说道:“张良老婆来了。”
  “哦?”彭长宜吃了一惊,说道:“干嘛来了?”
  部长认为彭长宜应该知道这事,就盯着他问道:“你不知道吗?”
  彭长宜认真地说:“她来我不知道。”
  “嗯,那我冤枉你了,我以为你知道。这事……我开始可能考虑的比较自私和狭隘了一些,一把有点发愁了。”

  “他把这件事摁下了,不让声张,为了稳定。你知道,他也是……从长远考虑的。”王家栋不能把什么话都点透。
  彭长宜似乎听懂了,就点点头。
  王家栋见他点头,就说:“你明白是什么意思吗?”
  “嗯,如果说为了稳定,我想我能明白。”彭长宜说。
  王家栋点点头,说道:“张良的确是因为张怀要算计他的房子,才告诉家属在什么情况下把这信交出去的。那排小楼房涉及到了锦安和省里的领导,但是他没说是谁,有二张和任小亮的。估计张良这个家伙事先预测到了市里的态度,所以他没有说出锦安和省里领导的名字,似乎没有涉及到洪副省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