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2006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只是,出于对董斌这个人身份的设定,梁健也并没有因此而完全相信了他。
  他想了想,问董斌:“那董老板打算什么时候开工建设这个公园?你应该也清楚,当时市政府同意将这个项目给你的其中一个要求就是要先做好那一块的绿化工作。现在发电站即将完工,但那一块地这样的情况,恐怕是交付不了的。”
  “我知道!不瞒你说,当时我也是在蔡市长跟前拍了胸脯保证的,只不过后面情况发生变化,这一点也不是我能预料到的。但你放心,我肯定加紧开工,尽量早日完成这个工程。只不过,要想跟这个发电站同时完工,那恐怕是不行的了,毕竟我是人不是神,梁局长,你说对不对?”董斌看着梁健说道。
  梁健默默地警惕,问:“那你是怎么想的?”
  董斌没立即开口回答,而是先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了一口后,才缓缓说道:“公园,我肯定是会造的,这一点,梁局长尽管放心。只不过,现在情况特殊,所以我想先请梁局长帮我个忙?”
  梁健眉梢微微一动,问:“什么忙?”
  “这一次的报告上,麻烦梁局长帮忙不要提填湖的事情。”董斌说道。看到梁健眉头微微皱起来的时候,他立即又说道:“你放心,不用说假话,只是不提。就算上面知道了,你也不用承担什么责任。我只是希望能有点时间,让我把这个错误给纠正过来。”
  梁健看着董斌不说话。如果上面真的知道了填湖的事情,追究下来,梁健根本不可能不用承担责任。失职也是需要承担相应的责任的,而且要让梁健不提这件事,那就相当于他在说谎。何况还有个甄东文,他如今视他为眼中钉,要是上面真怪罪下来,恐怕他是第一个就去打小报告,落进下石的。
  董斌一开始的行为确实让梁健有些心软,但这并不代表梁健就失去了自己的立场。
  董斌见梁健还是不说话,又道:“我并不是想说自己没错,我知道自己在这件事上做的不是很好,我应该早点向上面反映这件事。但是,事情已经这样了,就算告诉了上面,也总是要想办法弥补的对不对?何况,犯罪入狱的人都能有机会改造减刑,我这也不是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难道真的不能网开一面,给我个机会?”
  梁健看着他,直觉告诉他,不能松口。可是,抛开理性,从情感上,似乎又有种冲动,再告诉梁健,给他一个机会。

  古人言,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而且,预算不足,最根本的原因也不在董斌的身上。听起来,这一连串的事情,好像真的如董斌说的那么回事,他也是没办法之下做了这样决定。可是,再仔细想想,总觉得有些不对。
  梁健喝了一口董斌带来的果汁,拒绝的话总是觉得没那么好意思说出口,但答应的话,也不能轻易说出口。所以,梁健折中了一下,道:“你的解释我接受了,但我还得再考虑下。报告我还没写,我写好了会交给甄局长,到时候你问他就知道了,怎么样?”
  董斌愣了一下,显然没料到梁健还是没痛快答应下来,不过他很快就笑着点头说道:“行。这种事情,梁局长慎重一点是没错的。说真的,如果每一个当领导的都能跟你一样在每一件事情上都这么认真,这么慎重,我相信这个世界肯定能美好不少。”
  这句话,倒是将梁健夸得很高。
  梁健笑了笑,没说什么。不过,从心底里,这句话,确实让梁健有了点飘飘然的感觉。
  449谁来当枪
  梁健从包厢走的时候,跟董斌要了那张图纸,倒也不是想从其中发现点什么,只是想留个证明,证明董斌曾经说过这些话。

  可是,出了门后,梁健一个人往局里走的时候,越回味就越觉得有些不对劲。最不对劲的地方就是,董斌太客气了。
  垃圾焚烧发电站项目是属于公私合营,有点类似半国企的性质。董斌能拿下这个项目,说明他的背后是有些能量的。现在项目有些问题,被梁健抓住了把柄,董斌有求于梁健,客气是正常的,能想象的,可是他鞠躬这些行为,却让人觉得有些过头了。
  刚才在包厢里,梁健被董斌奉承得有些没那么清明,一时间感觉没那么敏锐,所以也就没注意到。可此刻冷静下来,再回想那一幕,就发现问题了。董斌太刻意了。
  甄东文和他就好像是一个白脸一个红脸,先是甄东文在梁健身上打一棒,然后他递过来一颗糖。
  不得不说,这战术用得不错,尤其是董斌,姿态放得很低,乍一看,确实诚恳,让人都觉得要是不给他机会都不好意思。

  梁健也确实不好意思了,不过,还好当时没有一口答应他,没有彻底地被他的‘**汤’给灌倒了。
  觉出不对劲后,再想董斌的那些话,就发现了其中一些不太合理的地方。就比如董斌一直在强调的:事情已经这样了,汇报上去也没用,还不如让他想办法来弥补。这其实是一种强盗逻辑,无赖逻辑。他以资金不足作为借口,而把这件事形容成是一件没有办法之下所做出的无奈选择,然后试图掩盖自己挪用专项资金的这个现实。而实际上,到底是不是真的资金不足,在没有查账之前,都在他的嘴皮子开合间。而查账,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就算查,也未必真能查出来。

  从这一点上看,董斌虽然姿态放得很低,给足了梁健的面子,可梁健要是真揪着这件事情不放,董斌也未必怕他。这就好比那句话,你给面子我也给你面子,但我要是给了你面子,你不给我面子,那我也不怕你。
  如果查账查不出什么问题,填湖的事情确实是因为资金不足,不得已才挪用了这笔款项,上面从大局上考虑,再加上董斌背后的能量,未必会拿董斌怎么样。很可能,就批评一下,做做样子,也就算了。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梁健揪着不放似乎也没意思,无非就是多给自己树立一个敌人,然后再让别人嘲讽一下他而已。而且,要是他较真,得理不饶人的名头被传了出去,恐怕以后在政府里也不好做人。毕竟,混到这个层面,谁没点不太好见阳光的‘缺点’。谁都不希望身边有一个不懂得变通,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
  这年头,当官最要紧之一就是变通。
  可,真的就这么信了董斌的话,回头的报告中,闭口不提那天的事情?
  梁健低头看了看手里的那张设计图,忽然微微一笑。之前项瑾曾说他如今变得‘阴险’了,要是今天他就这么轻松地就被董斌拿捏在手里了,那岂不是对不起项瑾对他的这两个字的评价?
  回到办公室后,梁健让伍兵去给他买了份快餐送到了办公室。吃完后,梁健又将杨秀梅叫到了办公室。
  杨秀梅被叫进来的时候,眼神还有些朦胧,应该是正在午休被梁健叫过来的。梁健等她坐下后,朝她笑了笑,问她:“是不是午休被我打扰了?”
  杨秀梅恭敬地回答:“也差不多时间要醒了。”说完,又问:“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