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241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位就拼着给你打屁股吧。”何琳柔声地说,说着手却真的就沿着大腿往上探摸去。杨秀峰明知道这样胡闹下去,只是不知道两人会克制住多久而已,却也不去拦阻,由着何琳温柔地摸索而上。
  手先在正面缓缓地摸索,感觉到那种舒爽,也激发了杨秀峰由内心里的那种渴求,只是面前这女人是何琳,他不想就这样简单地让何琳把自己看透,才强忍住冲动与激越。
  何琳却没有就此打住,今天已经走到这一地步,对两人说来做什么都只是一种形式而已,实质都是一样的。手就探向大腿侧面,指尖点动,有种要伸到核心去碰那东西。杨秀峰的手也就动起来,在他看来,只要何琳没有动他那东西,两人那层纸就没有捅破,就可将两人之间的关系维系在这样的一种距离中。但真要触摸了,接触到核心,那就会完全不同,今后处理两人间的思路也就会不一样。
  手本想拦阻何琳的手,但何琳却在这时也想逃开杨秀峰的拦阻,两人很有心计地做着这样的事。何琳在被单里,做起来就直接而方便得多。手往里一伸,也就碰到杨秀峰那已经变形而且有些流溢出液汁的小裤紧要处。杨秀峰的手只能够压住何琳的手小臂,这样的结果是让何琳的手贴得更紧了些。
  何琳碰到杨秀峰那里,知道这男人并不是这方面的原因,感觉到他的那种力度,心里一颤。很想他能够将她就办了,只是也知道他能够忍下来,却是有着他的用意的。这时候,两人都有些尴尬,要化解开才不会让两人今后的关系变得疏远。
  “你没有我手快。”何琳说,一下子将两人那种尴尬就转向另一种打闹的意味。杨秀峰只是看着她,何琳又说,“你何苦这样。”自然是指杨秀峰强忍住没有动她。
  “男人控制不住它,但却能够控制自己的手。”杨秀峰说,这句话确实没有一点意思,说过后杨秀峰立即说“请帮我将那衣服丢过来,我起来了。”

  杨秀峰的手已经放开,撑着就势要起床的样子。何琳却没有动,想没有听到他那句话的样子,说“主任,我们打个赌敢不敢?”
  “不敢,我不是什么好人的。”杨秀峰说,知道何琳只是要激发他,直接将这说出来会让彼此之间那种念想就冲淡一些。
  “当真是让我心里不甘……”何琳说,手一下子就在被子里轻抚起来,捏弄着那已经雄起的东西,挑衅地看着杨秀峰,不想放开手。
  杨秀峰没有再动也没有说话,何琳捏握住那东西也不动,两人再一次僵住了。何琳这回负气没有看杨秀峰,扭着头,光洁的脸有极薄的一些胭粉,让杨秀峰看着有些迷茫。不过,过一会儿后,杨秀峰掀开了被单往床下下来。何琳不知道是男人故意这样赌气,还是自己真的在哪时做错了,才会使得两人变得如此?
  放开手,杨秀峰将衣裤都穿上后,走到何琳身边,却在她脸上亲了下,说“打起精神,上班了。”

  何琳下午还要去给王正忠布置办公室,杨秀峰说后,她却没有急着要走,将那只手提起来也没有故意给杨秀峰看手上沾着的异物,走进洗浴间里洗手后,静默地给杨秀峰冲了茶才走。
  王正忠果然在下午找杨秀峰谈话。
  下午上班不久,杨秀峰正将自己与何琳之间的情绪清理掉,准备着要将自己手里的工作,收拢下好给新主任汇报,这也是他必须做到,新主任到任后,对开发区里的分工是不是要调整,那是领导的事,作为下属给领导汇报却是自己的工作也是自己的态度。杨秀峰不会主动找王正忠去说,但也不会被配合他谈工作的。
  接到电话,王正忠在电话里问杨秀峰在不在办公室,如果在办公室他就过来。杨秀峰自然不能等着领导走过来,忙说,“主任,您办公室还没有整理好,你是在会客室里?我过来给您汇报工作才是。”
  “那就辛苦杨主任了。”王正忠说,这句话说得很顺,就像杨秀峰是他多年的老部下一般,让杨秀峰听后在心里就有些滋味来,只不过,随即给另一种好笑感所淹没。当真自己要在这两年里好好表现表现,才会在今后的竞争里占据主动,哪用得着和王正忠来计较?

  走进开发区的会客室,王正忠就坐在大沙发上。大沙发一共有三张,一张是双人的,放在客厅正中,而另两个则在侧旁,是单人沙发。王正忠就坐在那正位的双人沙发上,见杨秀峰进门后,才站起来。虽说王正忠之前没有任过正职一把手,但这是对气派却是很足的。
  杨秀峰既然心思定了下来,也就要将自己的姿态做足,王正忠在自己和王晓治之间,总要选择一个来支持他,今天找自己来谈工作,不就是一种试探吗。进门快两步走过来与王正忠握手,就见他的脸上有着另一番意味,杨秀峰只着不见,说“主任,本来准备向您汇报下午的工作,又考虑到主任才到这边,方方面面的。”
  剩下的话自然由着王正忠去理解,听他说“开发区的工作,来之前实力领导就再三强调,不能让观众因为某些原因而停滞拖延,导致贻误时机,那我们就成了柳市的罪人。”
  从会客室出来后,杨秀峰就直接走了,不再去自己的办公室。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要回避着何琳,中午两人闹得有些过火,虽说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杨秀峰此时想到何琳的手上,因为从外捏住自己那里而沾着异物,身上的某一处理及就不听指挥起来。要真再见到她,只怕会将她按住,就在办公室里就法办了。
  不渲泄出来,自己会不会给憋出毛病来,杨秀峰不敢断定。但知道自己肯定会找地方渲泄的,那会真让自己太委屈?
  不过这时有事要办,想到大王在会客室里那些表现,心里既好笑又觉得今后在开发区里不会就这样简单。真要想做事要想在工作业绩上压过王晓治,还真得多费心费力了。金平存的离开,对杨秀峰说来也是不小的损失。
  对于王正忠的到来和他在开发区里将有些什么样的作为,经过这半天的接触与谈话,杨秀峰已经有所了解了。去见钱维扬就不会毫无准备,自己今后要怎么样做,也得与钱维扬先说透免得产生什么误解来。
  王正忠见杨秀峰走了,心里也是有着感受的。开发区目前的情况他所知道的,就是之前一些传言和市政府里的领导谈话时所作的介绍。真正走进开发区里,要对开发区掌控起来,目前主要就是要将自己的副手掌控有度。对这些事,王正忠确实没有当过一把手,之前那个走到正处的位子,一直都是在副手的位子上拼打,而后在竞争里失利,被调整到政研室里挂上正处。这样的正处是怎么回事,王正忠自然深有体会的。

  和政研室里其他人不同的是,他并不因为走进政研室里就觉得自己就没有希望,就该完全边缘化,相信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够将冷板凳坐热。就算在冷板凳上,也能够做出一些事来的。虽说在政研室里的几年,没有做出令人瞩目的事来,但王正忠觉得自己一直不虚度,自己是付出了的一直都兢兢业业。现在,市政府能够将自己放到开发区这样重要的位子来,不就说明自己将冷板凳给坐热了吗,不正是市里对自己的努力做了最好的认可了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