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房东阿姨同居的日子里,房东女儿才是美女尤物》
第797节

作者: 康宗宪2017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因为晋省煤炭资源的丰富,在前些年,晋省突然冒出来很多土豪。好像是一眨眼的时间,如雨后春笋一般,一辆辆路虎悍马,当时比京城街上的豪车还要多。而这些人的钱,也都是靠着当时的胆量,能打能拼能抢山头得来的。
  当年的胡司令,就是这里面的一员。
  所以这些人,手底下肯定也会养着一群混子。
  说是黑社会,还真谈不上,但已经有黑社会的性质。

  而后这群人一有钱呢,在村里也就有了威望了。拿出点钱来,给村民买米买面,修一座桥啊,盖一座庙啊,哄村民们给他投票,当个村长啥的,很轻松。
  所以也就变成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
  很有钱的村长,手底下一群流氓。
  对这些有钱人来说,是一种敛财的良性循环。可对村民们来说,就是恶性循环了。这一下子人家掌握了各种权力,作为屁民,也是有苦不敢言。
  就我听说过的,很多村长,都有着自己的企业,譬如煤矿,譬如房地产,好像人们都进入了一种思想的怪圈,有钱人当村长,就能带领村民一起致富一般。我实在有点想不通这些人的想法。
  周二为,就是一个妥妥的土豪。
  周家两个兄弟,老大周一为,科班出身,官场中人。老二从小就是地痞流氓,小学文化。每天跟一群人吊儿郎当,这边闹事那边打架。
  没想到运气降临到了他的头上,就在自己家背后那座山上,竟然有人要开煤矿。
  周二为心动了,集结了一群自己的哥们,就想办法给承包了下来,眨眼间,悍马就开上了。
  那年头,煤老板多牛逼啊,挖掘机一铲子就是几百上千,但这周二为能花,也能造。从小那种地痞的性子,一夜暴富,就开始膨胀了。

  从美国空运过来的悍马,自己开了一个用来赌博的狗场,甚至还吸丨毒丨,听说手底下还有人涉嫌贩毒。
  可没想到的是,11年开始,煤炭行情一夜暴跌。
  这一年,无数过来捞金的浙商,闽商,都跳楼了。内蒙有一个鄂尔多斯,大家应该都知道。外地人叫东胜,东胜11年的时候,房价超过了两万,直逼北上广,12年开始,所有人彻底东胜,这个号称要建成中国的拉斯维加斯的城市,变成了一座鬼城。
  这就是煤炭价格暴跌,带来的影响。
  晋省当然也首当其冲。
  “那他就没想过做其他的?”

  我问张月茹。
  张月茹冷哼一声:“他就是个地痞流氓,哪有什么眼光。”
  之后的两年,周二为就把自己开煤矿挣下的钱,差不多都给败光了。
  这个时候,他才从自己暴富的梦幻之中惊醒过来。
  一下子急了。

  人们常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这一天不吸几口,他就浑身不得劲。
  想办法吧。
  这个时候,他才盯上了房地产。可惜的是,房地产也正在走下坡路,进入了低迷。
  手底下那么多人要养啊。

  怎么办。
  干脆成立一个拆迁公司,这几年名气也算有了啊。而且这群亡命之徒,都是见钱不要命的主。这个拆迁公司,在泉漾市,也算很吃得开。
  听到这里,我才呵呵一笑:“原来周一为针对我,是因为怕我耽误了他们赚钱。”
  林若补充道:“也有可能,是想先给你抹点眼药,回头还想跟你做生意。”
  我哈哈笑道:“想给我来拆迁呗?”
  “你可不能用他啊!”
  张月茹又炸毛了。
  我赶紧安抚笑道:“我还没沦落到那个地步。那你的就是,你父亲的死,很可能是这伙人做的,用来给我们天泉惹麻烦?”
  张月茹脸上闪过一道悲痛,点了点头。
  我深深吸了口气。

  “你的两个哥哥……”
  我看着张月茹。
  张月茹恨恨道:“这就是两个白眼狼,见了钱就不要命了!”
  我呵呵一笑,心中有了打算。
  不就是钱吗?
  只要喜欢钱的人,就不是什么很难拿下的人。
  “这件事情交给我。”
  我说道。
  张月茹一愣,坚决摇了摇头:“这件事情,我必须要亲自追到底!”

  “你有职务?”
  我看着她笑道。
  张月茹一愣。
  “我,我可以告他们啊。我是家属,我……”
  张月茹估计刚刚考上大学。
  “你有律师证?”
  我继续问道。

  张月茹一下无语了。
  “你有时间吗?你什么都没有,回去好好上学,明白吗?”
  我语重心长道:“我和张大爷一见如故,不会让张大爷就这么含冤西去。”
  ……
  “那个刘洋让你做,你就去做?你是不是疯了?”

  周一为很生气,看着自己的弟弟,气不打一处来。
  “哥,刘洋给我活儿啊。我不干谁干?”
  周二为打了一个酒嗝,嘿嘿笑道。
  周一为白了他一眼,狠狠拍了一下桌子:“那你也得看清形势啊。那是一条人命啊。”
  周二为却一脸的不以为然,嘿嘿道:“哥,这几年咱手头上的人命还少了啊?多一条少一条的事儿。再说了,你弟弟我不就是干脏活的么?刘总和我说了,这次棚户区到底搞成搞不成,拆迁工作都是我们的。嘿嘿,那可是一大笔钱啊。”
  哥俩一边吃着桌上的小菜,一边喝着酒。
  周一为看起来要比自己的弟弟稳重很多,到底是官场浸淫许久的人,他看了自己这吊儿郎当的弟弟一眼,语重心长道:“老二啊,现在形势有点不明朗。你得悠着点。”
  “怕啥啊哥,这可是古州啊!”
  周二为用筷子瞧着桌子边,砰砰作响。
  “谁敢找咱的事儿?就这个刘毅?信不信我明天就去干了他?他一死,这事儿是不是就一了百了了?老张头牛逼不?以前的老村长,不照样被咱……”

  “你特么能不能小声点?”
  周一为狠狠敲了一下周二为的脑袋。
  “哥……没人听得见。”
  周二为一脸委屈,他也不傻,自己这几年那么多钱,都是靠自己哥哥的权力换来的。
  “这事儿一定要处理好了。我跟你说,暂时和那个刘洋别走那么近。情况怎么样还说不好呢。”
  周一为狠狠撂下一句话,把杯中酒给喝没了,站起来就走了。
  “怂!”
  等自己的哥哥走了,周二为才悻悻啐了一口。
  就在他打算一人独酒醉的时候,电话来了一条短信。

  “这几天消停点。”
  是刘洋的。
  周二为更嗤之以鼻了。
  “算了,玩狗去,一天天的,一个个的怂货!”
  ……
  林若好不容易把张月茹说通了。
  我们答应张月茹,一定要把这件事情给查下去,她才冷哼一声离去。
  我和林若在书房坐了一会儿,抬头看着对方,异口同声道:“是刘洋!”
  之后两人默契地一笑。

  其实这件事情,很容易就能想到刘洋。要说此时在古州县,和我最有利益冲突的,恐怕就是刘洋了。不仅因为天泉集团的入驻,会对他的刘氏房产影响又多大。就说现在刘氏房产,都有着我一部分股份。这对于刘洋来说,就是一根心头刺。
  更何况,所有事情都已经表明,他和现任古州县书记崔凤英是一伙的。
  我的心里其实有些不好受。
  难道说,刘洋现在已经沦落到了给别人做脏货的地步?
  他毕竟是我的弟弟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