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房东阿姨同居的日子里,房东女儿才是美女尤物》
第795节

作者: 康宗宪2017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董兰一到,就拉着董兰开始考察。某改委嘛,要考察什么。经济转型要考察,棚户区要考察,煤炭整合要考察,大小事牵扯很多。
  所有人都开始盯着电视,掌握动态,已经忘了昨天天泉集团开业的时候的闹剧。
  但我没忘。
  我一直在等丨警丨察的传唤,很遗憾,一上午了也没过来。
  “你们至少应该找我录个笔录吧?”

  我主动找了上丨警丨察局。
  那丨警丨察一看我,如临大敌:“刘总,这件事情已经有人投案了。”
  “什么?”
  我微微一愣。
  那丨警丨察给我泡了杯茶,很是客气:“是两个吸丨毒丨的小流氓,因为知道你给了张大爷三十万,就有些心动了。”
  “那为什么三十万会出现在天泉集团?”
  我淡淡问道。
  丨警丨察应答如流:“刘总,都说了是小流氓。第一次杀人,杀完之后就害怕了。钱都没敢花,就往天泉集团一扔。”
  我深深看了这个丨警丨察一眼,失笑道:“你觉得这可能吗?那可是两个吸丨毒丨犯,有了钱不去先吸丨毒丨,还扔回给我们?你们就没有怀疑过,这是别人给我们天泉公司下的套?”
  丨警丨察一愣:“当然有,但是两个人已经投案了。而且他们交代的,和案情全部符合。我们问是不是有人指使,两个人全部否认。”
  “反正都是死刑了,对么?”

  我冷冷一笑。
  丨警丨察保证道:“这几天省里严打,死刑肯定逃不掉的,刘总放心。”
  我有些笑不出来了:“你让我怎么放心?把我天泉这么玩了一遍,然后投案了。你们就打算结案?这才一天啊!你们给张大爷怎么交代?”
  我心里愤怒无比。

  丨警丨察淡淡笑道:“两条人命,还不够交代的?”
  我盯着他,冷冷道:“我要查出背后的人!”
  “抱歉刘总,丨警丨察局不是为您一个人服务的。”
  丨警丨察终于脸色变冷。
  “要不让卓伟过来?”
  等我从丨警丨察局走出来的时候,狐狸看我的脸色,就知道怎么回事。
  我深深吸了口气:“不行,卓伟以前就在古州县活动。在丨警丨察局估计有他的案底,他一回来恐怕就被盯上了。”

  “那我……”
  狐狸皱了皱眉。
  我摇了摇头:“高世松昨天提醒我,一定要注意董兰的安全。所以我们必须先下手为强,第一时间找到这些负责下黑手的人。”
  狐狸点头道:“这也算是断了他们的左膀右臂。”

  “去张大爷家看看。”
  我有些心烦意燥。
  袁凤鸣发动车子,往公司那边开去。
  昨天袁凤鸣就已经打听到了张大爷的住址。
  “先停下!”
  就在车子马上就接近张大爷那挂满花圈的院墙的时候,我突然喊了一声。
  车子戛然而止。

  举目望去,一道熟悉的身影,刚刚从院门走出,而跟在他身边的赫然是穿着孝服的张大爷的亲属们。
  我眼睛微微一眯。
  第544章:追查凶手
  “周一为?”
  我眼睛微微一眯。
  那被一群人送出门的,是我见过一面的环保局局长周一为。
  这倒是有些奇怪了。
  他来张大爷家干什么?
  但看着那送他出来的一群亲属,脸上都是感激的表情,更让我有些讶异了。

  狐狸笑道:“看来是领导来慰问了。”
  “慰问?”
  我一愣,然后反应过来了。
  “不用送了,不用送了。这件事情我也有责任。哎,没有协调好企业和群众之间的关系,是我的错。张大爷是个好人啊,你们别送了。”
  周一为深深一叹,一脸的惋惜。

  那些亲属又开始流起了泪。
  周一为上了车,绝尘而去。
  “下去看看。”
  我才带着狐狸和小鸣下了车。
  “刘总……”

  张大爷的亲属们,一看到我过来了,表情都是不一。有悲痛的,有敌意的,有复杂不明的,有眼睛放光的。
  我心里呵呵一笑。
  看来这张大爷的家庭,也有些不简单啊。
  “刚才周局长过来是……”
  我随意问了一句。
  “过来慰问来了,政府给发了十万的慰问金。”
  张大爷的老伴,颤颤悠悠哭道。
  我赶紧扶住她:“大娘,节哀顺变啊。凶手都抓住了,两个人估计都是死刑。”
  “该死,他们都该死!你们天泉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要不是你们,我爸才不会死!我一定会找出证据的,不要这么假惺惺的,我告诉你,我们家不稀罕!”

  本来氛围还比较和谐,只是有些悲伤。
  没想到一道女人的声音,铿锵响起,一点都不留情面。
  其他人脸色一变,都拉了一下那个女子。
  她却依然狠狠看着我。
  我不由转头看去,是一个年龄差不多刚上大学的小女孩,长得还算比较清理,看着我的眼神里,尽是仇恨。
  我有些说不出话。
  这件事情,天泉的确有责任,虽然不是直接的凶手。
  “抱歉……”

  我深深一叹:“我们也不想这样。但事情已经出了,我们总要面对。我本来和张大爷一见如故的……”
  “放屁!你根本就是利用我爸!”
  那女孩又吼了出来:“你就是故意用三十万,把村民的愤怒都引到我爸的身上!”
  我一愣:“你怎么会这么想?”

  袁凤鸣在我耳边小声道:“这是张大爷的小女儿,叫张月茹,是政法大学的。”
  我愣了一下,怪不得逻辑思维这么强大。
  “别吵了,刘总也不是故意的。”
  一个比她大一些的男人,皱眉说到。

  张月茹狠狠瞪了自己的哥哥一眼,呸了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想什么。刚刚拿了政府的十万块钱,就把你们乐得不行,这下这个姓刘的来了,又要给你们钱了是吧?现在哭得一塌糊涂,转身就去分钱去了?”
  “你这话说的……”
  “小妹,胡说八道什么。”
  几个人脸色尴尬了起来。
  张月茹冷冷道:“你们想过爸爸的仇没有?你们就一点都没想给爸爸报仇?”
  几个哥哥赶紧道:“小妹,爸已经去了。而且凶手已经抓到了,你这不是……”
  “行了,先别吵了。”
  我深深看了一眼那个张月茹,道:“这事儿回头再说吧,先把张大爷送走。我给大爷上柱香。”

  几个人一下子不说话了。
  张月茹那已经哭肿了的眼睛,再次流出泪来。
  院子里摆着一张供桌,上面正是张大爷的黑白色遗照,我看得心头就是一堵。这个前几天还吧嗒吧抽着老烟枪的老人,心系着孩子们上学的安全的老人,就这么没了,而且是以一种极其残忍的手段,被人谋杀。
  天泉有一定的责任。
  张月茹说得不错,当时那种情况,我毫不顾后果地把三十万交给张大爷,就是想转移一下村民的情绪和矛盾。
  却给他带来了这么大的灾难。
  又是一桩罪孽么。
  我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去还。
  袁凤鸣给点燃了一炷香,递给了我。

  院子里那乡村乐队奏起的哀乐,让我心里很是沉重。
  一下子就跪了下去。
  “老板……”
  “刘总……”
  几个人都傻了眼。

  因为一般的规矩,要是没有亲属关系的话,悼念死者的时候,是不需要下跪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