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639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这样的描述日本人肯定相信。做为战败者,他们在极力寻找一种心理的安慰,寻找着我们平常所说的“要不是…”。渊田的言外之意就是:胜利本来是属于我们的,我们离胜利仅仅只差五分钟,美国人的胜利不过是侥幸而已。这大概是日本人特有的思维,“命运五分钟”也就意味着“本来我们能赢”,只是运气差了一点点而已。这就像你觉得考50分一定比30分光荣很多一样,其实都是一个结果,补考。

  美国人也应该相信。做为胜利的一方,他们的表现可能会更宽容大度一些,反正我们已经赢了。反过来说,从主观上他们也愿意接受这种观点:我们的胜利是多么来之不易呀!美军后来的看法是:一群优秀的战士,“凭借勇气、坚韧和运气,在失败的边缘反败为胜”。面对彪悍、凶残的敌人,我们是多么英勇和顽强!正是我们前仆后继、不畏牺牲的殊死攻击,才有了来之不易的辉煌胜利,原来我们距离失败只有短短五分钟。这种说法间接支持了渊田的谎言。历史通常由胜利者来书写,失败者只会消失或者失去说话的权利。战后美国人过分渲染中途岛海战的“以弱胜强”或者“奇迹”,也正是出于这种心理。

  像老酒和师兄们这样的吃瓜群众更应该相信。作为南云旗舰“赤城”号的飞行队长,开战以来几乎参加过所有战斗的渊田自然有机会接触到最高指挥层的军事机密,甚至有可能参与策划。由于山口、山本、南云在战争中相继死去,草鹿当时所做的记录已经流失或在回到日本后主动销毁,渊田和源田就成了现场少数幸存下来的高级军官,只有他们才知晓当天的作战命令。加上渊田口才极好,文笔绝佳,他自然就成为那一场景最理想的叙述者。我们可以提出这样的反问,如果你连渊田的叙述都不相信,那你还能相信谁?有本事你来说说,看有人信吗?!

  暂时抛开做为美国盟国与日本为敌的主观因素,从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角度我们也希望战争场面更加激烈、更加精彩、更加充满变数。渊田的描述就像一部好莱坞大片—不,肯定比大片更精彩、更过瘾、更刺激!
  对于渊田的精彩描述,历史曾一度选择了相信—且长达半个世纪之久—但最终仍然选择了不信,因为那并非事实。是金子终究要发光的,真相终究也会曝光的。老酒认为渊田说谎的理由有以下七点:
  一、在此之前,日军航母的飞行甲板一直处于忙碌状态。从8时37分起,“赤城”号的飞行甲板就一直在进行护航战斗机的起降。9时之前是回收从中途岛返航的飞机,9时10分回收战斗机,9时32分战斗机升空,9时51分回收战斗机,10时06分战斗机升空,10时10分回收战斗机。以上数据并非美国人提供,而来源于1944年在塞班岛发现的《南云报告》,其时南云中将已自杀身亡。
  二、时间也根本来不及。如果渊田所言属实,10时25分日军攻击机已经在甲板上完成定位。就是说从10时10分到10时25分的短短15分钟里,日军就将所有攻击机在甲板上完成定位并开始暖机,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一等飞曹田中克视、大原广司和岩间品次都直接否认了渊田的说法,认为“赤城”号绝对不可能在战斗机降落15分钟内完成上述工作,这一过程至少需要45分钟,甚至更多,即使他们的效率远比美国的同行更高。事实上当时攻击机的起飞准备可能尚未开始。其它三艘航母的情况大抵如此。当时日军航母甲板上可能有飞机,但只能是战斗机。“加贺”和“苍龙”号的零战在10时升空,“飞龙”号是10时13分,最后的“赤城”号是10时25分。

  三、参与攻击的美军飞行员证词。贝斯特上尉在战斗报告提出,在攻击“赤城”号时,飞行甲板的尾部只有六、七架战斗机,占据了大部分飞行跑道,其中有一架在他俯冲时起飞。莱斯利少校在6月7日提供的报告中也写到,他根本没有在“苍龙”号的甲板上看到任何飞机。保罗霍姆伯格少尉说,他看到有零式战斗机在起飞,但甲板上肯定没有攻击机。
  四、来自现场日军飞行员的证言。“加贺”号日军飞行员森永隆义记录到,当遭受攻击时,航母甲板上只有2到3架战斗机,处于船尾的甲板上。负责攻舰的鱼雷机飞行员此时尚在待机室里。当时第一航空舰队第二航空参谋、源田的助手长井纯隆海军少佐在回答战后委员会提问时干脆说,“所谓的命运五分钟纯粹是胡扯”。
  五、日本官方《战史丛书》里明确写道,敌机攻击时所有航母甲板上除了几架战斗机之外没有其它飞机,所有攻击机此时尚在机库里。
  六、从飞行员伤亡数字上的旁证。中途岛海战日军阵亡飞行员110人—其中“赤城”7人、“加贺”21人、“苍龙”10人、“飞龙”72人。这其中有74人死于攻击或护卫航母的空战,其余36人死于航母上的事故。加上11名水上飞机机组成员,日军在中途岛海战总计损失海军航空兵121人。可以看出,之所以“飞龙”号的飞行员死亡人数占了总数的65%强,是由于他们在空袭中途岛的战斗中损失最大,且作为“命运七分钟”的幸存航母在4日下午对美军发起了殊死反击。如果像渊田所言,当时“赤城”号的甲板上排满了准备起飞的攻击机,飞行员肯定不会呆在其它地方,伤亡不大侧面证实了他们当时肯定不在座舱里。一旦那样,遭遇连环爆炸时那些飞行员是很难逃生的。

  七、对后来事实的推理。如果正如渊田所言攻击机全在甲板上,那么幸存的“飞龙”号应立即起飞攻击机发起反击,事实上山口的濒死反击是在其余三艘航母中弹30分钟后。就是说连“飞龙”号也绝对不是只需5分钟就能起飞攻击队队的。
  因此渊田叙述的所谓“命运五分钟”并不存在。即使有也应该是老酒的“命运七分钟”。虽然仅是两分钟之差,但其内在含义截然不同。渊田的意思是“再有五分钟日军就会反败为胜”,老酒说的是美军“只用了七分钟就锁定了中途岛海战的胜利”,一举扭转了盟军在太平洋战场的不利战局。
  可以肯定,关于“命运五分钟”的虚假描述,《中途岛海战—改变帝国命运的战役》一书另一位作者奥宫正武少佐是没有责任的,他当时正随第二机动部队在阿留申方向作战,有不在犯罪现场的铁证。即使是这样一本欺世盗名之作,1951年在日本出版时(当时美国刚刚结束对日本的占领),还请了已晋升海军大将的近藤信竹作序。发行后观者如潮,一时东京纸贵。在书中渊田对自己的战友们指指点点,却把自己塑造成对当时战斗情况抱有清醒认识的无辜者,拒绝对战役的失败承担任何责任。日本虽已战败,但通过展示日军的某些精彩瞬间可以让失落的民众找到些许民族自豪感,这也正是渊田书籍大受欢迎、谎言未被揭穿的原因之一。草鹿在差不多时间出版了《第一航空舰队》一书,并未揭穿渊田的谎言,而是处处隐瞒他们的错误和不称职,和渊田一唱一和,达到了互相保护的目的。

  更加可笑的,渊田的书1955年被译成英文在美国发行,为其英文版作序的同样是一名赫赫有名的大人物—他就是中途岛海战为美军立下不朽功勋的斯普鲁恩斯海军上将,这不啻为一个绝妙的讽刺。
  顺便说句题外话。在中途岛海战中“日军海军航空兵精英损失殆尽”的说法似乎也不太妥当。与中途岛阵亡121人相比,日军在随后的东所罗门群岛海战、圣克鲁斯海战中分别损失飞行员110、145人,后者甚至超过了中途岛海战的损失。鉴于这两次海战均从属于更加血腥的瓜达尔卡纳尔岛战役,因此我们似乎应该这样说:“瓜达尔卡纳尔岛战役之后,日本海军航空兵战前储备的精英人才损失殆尽。”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一小节“绝命反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