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0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们回来后,所有的房间都熄了灯,只有丁一这个房间还亮着灯。丁一抬头冲江帆轻松地笑了一下,就哈着双手猫着腰快速跑进她的房间。
  江帆注意到,她这次没有从右侧走,而是绕了个圈,从左则进了房间。这样就不用着从石广生的窗前经过了。江帆的心就一动,越发的喜爱丁一了。

  丁一推开门的那瞬间愣住了,两张床仍然整整齐齐,空无一人。也就是说小焦没有回来,她睡在江帆应该睡的房间里了。
  江帆见她愣在门口,走了进来,随即就明白了怎么回事。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说道:“你休息,我再去找个房间。”说着,就往出走。
  “市长——”
  江帆回过头,看着她。
  “林秘书不是说这里的客房都住满了,您去哪里找啊?”
  “呵呵,那我也不能跟你一个房间啊?”
  丁一看看表说道:“这么晚了,要不,咱们……咱们……”
  江帆明白她想说什么,他走回来,双手重新搭在她的肩上,深深的看着她,坚决的说道:“不行!我怕我……呵呵,你把门锁好,我会找到房间的。那个姓焦的再回来你不要给她开门了,明白吗?”
  江帆使劲捏了一下她的肩膀就走了出去。
  那一刻,丁一觉得市长还是可以信赖的。
  丁一很快就进入了梦乡,她实在太累了。到后半夜的时候,她又被那种奇怪的声音惊醒。可能是夜深人静的原因,这次她听的特别真切,女人的声音充满了痛苦,似乎在哀嚎,尤其是那啪啪的声音异常清脆,每一次都伴着女人痛苦的哀嚎声和男人沉闷的喘息声。她无法界定那是一种什么的声音,只能用哀嚎来形容。
  男人真可恶!男人真无耻!
  她用被子蒙住了头,声音变的小了,丁一想起了彭长宜和叶桐的传闻,心想,不知科长是不是也这么可恶、无耻?
  直到天大亮,隔壁传来了咚咚的敲门声,丁一才睁开眼睛,原来是林岩敲门让他们去吃早餐。

  林岩做梦也没想到,石广生给他开开门后,他看到了床上躺着的焦记者。他红了脸,赶紧低下头,说道:“对不起,早餐开始了。”
  关上房门,他看了一眼隔壁的那个房间,无疑,市长和丁一在一个房间里。
  丁一被敲门声吵醒,她揉了揉眼睛,拉开了窗帘,就看见林岩从窗前走过。她快速披上外套,开开门,说道:“林秘书。”
  林岩回过头,站住。
  丁一伸手招呼他。
  林岩不敢动,更不敢进来。
  丁一走了出来,说道:“看见市长了吗?”
  林岩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房门口,摇摇头。

  丁一脸红了,说道:“市长昨晚自己去找房子了。”
  林岩彻底明白了,说道:“客房爆满,他去哪儿找啊?”说完,恨恨的看了一眼石广生那个房间。
  “我跟你去找找吧。”
  “不用,你去洗脸,我和小许去找。”
  林岩和小许找遍了各个院里的服务台,都说没有叫江帆的人入住。

  林岩和小许急了,深更半夜的,又这么冷,市长去哪儿了,难道他又回了温泉室?当他,们又来到温泉室的时候,大门紧闭,显然,里面是没有人的。
  等林岩和小许从洗浴中心的休息区内找到江帆时,整个大厅里,就他一个人,盖着洗浴中心的几条浴巾,半躺半坐的卷缩在躺椅上,十分的狼狈。
  林岩有些心疼,心想:您这是何苦啊?哪怕到我们房间也好啊?
  等林岩叫醒江帆后,江帆睁开血红的眼睛,看了看表,说道:“他们起来了吗?”
  江帆在丁一的房间洗漱好后,刚走出洗手间,丁一就叫道:“天哪,您身上沾的是什么东西?”
  江帆低头一看,只见自己藏蓝色的西装上,沾满了细小的白色绒毛,他想了想,说道:“是洗浴中心的浴巾,掉毛。”
  林岩说:“我去找胶带。”
  毛料衣服是最容易沾上这些棉绒的,男人们都知道怎么对付这些绒毛。林岩刚要出去,小许就拿着胶带进来了。原来,市长走出洗浴中心的时候,小许就发现了他身上的绒毛,就转到服务台跟服务员要了胶带。
  丁一接过胶带,找到头,扯出一截,将胶带反面缠住,套在右手上,在市长的衣服上反复滚动,胶带滚过的地方,那些绒毛便都不见了。她用自己的小刀,割下用过的胶带,继续扯出新的反面缠上,把市长上身和下身统统清理了一遍,直到再也看不见白绒毛了,她才说道:“好了。”
  林岩说:“这一沾,跟新衣服一样了。”
  江帆很享受这个过程,丁一的动作就像一个小妻子,精心伺候丈夫上班一样,那种温馨很让人感动。尤其是丁一把他的衣服扯来扯去,尤其是她拿着胶带的手,在他的腹部滚过的时候,他的心就一颤。由于前面裤子褶皱多,丁一必须将他裤子抻平才能用胶带去沾。
  江帆就在心里运着气,努力不让自己那个部位抬头。丁一终于放过了腹部,当她蹲下用手抻着裤脚,胶带在裤腿上滚着,江帆就微微收缩腹部,自己用力提着裤腰,配合丁一完成这个动作,不然衣服的摩擦也会让他有感觉,从昨天到今天,他感觉到了那个地方的感觉。
  吃早餐的时候,石广生他们还没有起床。江帆皱着眉,跟林岩说道:“一会给他们放下五百元钱,就说咱们有急事要赶回去,这里打车回北京五百元足够了。”
  林岩点点头,知道市长对他这个同学有了厌恶感。
  尽管江帆对这个同学产生了厌恶感,甚至宁愿给他打车的钱也不愿意去送他了,但是石广生还是非常够意思,在中国企业家报的第二版头条的位置,刊登了他采写的一篇长篇通讯,介绍的就是亢州开发区的建设情况。
  林岩把石广生寄来的报纸递给了江帆,江帆看后比较满意,作为资深记者的石广生,文字功底还是很过硬的,他尤其满意报道中没有出现亢州市政府这几个字,完全是站在开发区的角度报道的。
  两天后,江帆去了省委党校参加为期十天的“加快改革步伐,大力发展地域经济”的专题学习。
  彭长宜是在江帆走后的三天知道的这个消息,他有事找他。
  那天,他顺便来到了大楼,到了大楼后才知道他没在,秘书林岩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当他敲开办公室找林岩的时候,才听丁一说市长去党校学习去了。

  “林秘书也去了?”
  “林秘书没去,他刚才还在着,我呼他。”说着,就要呼林岩。
  彭长宜说道:“别呼了,等会吧。”
  丁一放下电话,忽然觉得跟科长没了话说。
  “你今天没事?”
  “嗯,高市长跟孟市长去张市长家了。”
  “张市长的儿子给他生了个大孙子,后天是满月酒,张市长今天请了人去他家试吃。”
  彭长宜明白了,他也接到了请帖。试吃,就是提前请一些人吃饭,对正式酒席上的饭菜进行点评,事主可以根据客人的意见,随时调整酒席上的菜品。像张怀这样领导干部家的喜事,一般试吃也就是正式的了,今天他请到的大楼里的领导,在喜事这天是不会出席酒席的,随礼也就在今天进行了。

  丁一又不说话了。
  彭长宜说道:“你是不是有心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