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0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林岩把呼机递给他,他看了一眼没有立刻回电话,而是等最后一个发言结束了他才起身给石广生回了电话。
  没想到电话居然是姚静接的,姚静声音里都带着笑意,她说:“是江市长啊,石主任正在我们这里采访,我让他跟您说。”
  石广生接过电话后说道:“江大市长,你好啊?”
  江帆说道:“你这个家伙怎么回事,来了也不告诉我一声?”

  “呵呵,是我的错,是我的错,我该先去拜地头。呵呵,怎么样,中午有时间吗?姚主任做东,我们聚聚。”
  一听姚静,江帆就从心里反感,他说道:“这样吧,我派车去接你,你来的正好,本来还打算请你过来呢,没想到主动给我送上门来,你们来了几个人?”
  “我们报社就我一个,还有一个是纺织报的记者,一个漂亮的小妹妹。”石广生没正形的说道。
  “这样吧,我派车去接你们俩,我正在开发区开企业座谈会,正好有你要的素材。”
  江帆特地强调了“你们俩”。
  石广生说道:“别说,你们开发区还的确有我认识的一个大老板,是深圳的莫潮岸,听说他也来你们这儿投资办厂了。”
  对于记者的能量,江帆并不吃惊,说:“你认识莫先生?”
  “哈哈,非常熟悉的朋友。”
  “那好,我安排你们见面,不过他现在不在,我一会和他联系一下。”
  江帆挂了电话,就让林岩去接石广生,并把莫潮岸的女助理找来,江帆说道:“黄小姐,莫老板有个记者朋友过来,你想法跟他联系一下,看他能不能回来见一面。”
  黄小姐点点头就出去了。
  这个莫先生很有意思,自从上次被扫黄打非抓到之后,好长时间都没露面,江帆以为他不会来了,可能转到别处投资去了。谁知有一天朱国庆给他打来电话,告诉他姓莫的又回来了,他看中了亢州的地理位置和开发区的优惠政策,说效益比脸值钱,江帆哈哈大笑,对这件事终于有些释怀了。但是,江帆去了开发区两次,莫先生都不出来见他,都是这个女助理黄小姐接待的江帆,估计在江帆面前脸皮还是有些薄。

  江帆觉得他可能是不好意思见他,何况他上次还提出让江帆引见丁一。估计这次是颜面扫尽不会再提见丁小姐了。
  孟客和朱国庆走了过来,孟客向他汇报了中午饭的安排事宜,江帆说道:“我等两名记者,你们先去招待别人吧。”
  林岩跟着车来到了棉纺厂,姚静走出来把林岩让进了屋里,等姚静给他们做完介绍后,林岩说道:“姚主任,如果您没什么事了,我就把石主任和焦记者接走了,江市长、孟市长都在等着他们两位呢。”
  姚静一听,自己整个一个聪明反被聪明误,她尴尬的笑笑,居然说不出话。
  石广生说道:“姚主任,咱们改天再会?”

  姚静极其不自然的说道:“好……吧。”无论是林岩还是石广生,居然谁都没让她一起去,她的脸有些红。
  当石广生和焦杏媛走进饭店的包间时,江帆正在和孟客说着什么,见他们进来了,江帆给大家互相做了介绍后,孟客站起身握着石广生的手说道:“石主任,我一会过来给您敬酒,先出去照应一下。”
  石广生说:“谢谢孟市长。”
  朱国庆说道:“江市长,莫老板还没到。”
  江帆说道:“你们先开始吧,我等他。”
  正说着,莫潮岸从外面进来了,他一边和石广生握手一边操着深圳特有的口音说道:“石主任啦,你怎么来啦?”
  石广生说:“你莫老板从南方到我们北方投资,我是专程来看你来啦。”

  “呵呵,别看了,难为情啦。”莫潮岸摸了一下自己脸说。
  石广生并不清楚他的“遭遇”,就说道:“有什么难为情的?你又不是待嫁的姑娘?”
  莫潮岸知道石广生并不知情,就呵呵笑着说道:“我就见市长有些难为情啦。”
  “呵呵,我明白了,是不是你看上了北方姑娘被人家拒绝了?”
  “别揭我老底了,就这么一点业余爱好。”莫潮岸说道。

  “哈哈哈。”大家都笑了。
  江帆说:“莫老板,今天石主任如果不来你是不是打算一辈子都不见我啊?”
  莫潮岸更加的难为情了,摸着自己的脸说道:“我实在是忙,今天设备安装到了最关键时刻,机械调试我得亲自盯着,不放心啦,比不得市长,一呼百应,所以就没有参加市长大人的座谈会,万望市长海涵。”
  江帆知道莫潮岸是从打工仔干起来的,多年养成的习惯,有些事还喜欢自己动手干。

  大家坐下后,江帆跟石广生说道:“你呆几天?”
  “还呆几天?我应该下午回去,明天是周日,要回家陪老婆孩子的啦。”石广生学着莫先生的腔调说。
  “那不行,既然你来了,我也就不客气了,你不能甩甩手就走。”
  石广生说道:“那怎么着,难道我还要带走亢州的一片云彩?”
  “不愧是诗社社长,还这么有潮意,徐志摩的诗都敢歪曲,云彩你就别带了,带走亢州的精彩吧。”江帆说道。

  “哈哈。”石广生开心的笑了。
  江帆说道,亢州的规矩,前三杯喝干,喝的是哑巴酒,就是没有任何含义的酒,第四杯在自由活动,来,共同喝第一杯。”说着,举杯带头干掉。
  石广生也是走南闯北天天泡在酒缸里的人,他说亢州的规矩早就领教过了,这样喝不过瘾,我干脆三杯倒一起喝,痛快。”说着就让服务员把三杯酒倒在一个大杯里。
  江帆看他倒满后,说道:“服务员,照着这个标准再倒两杯。”
  石广生不解其意。
  江帆说道:“既然你能一下子喝这么多,那么这样的标准你就得喝三杯。”
  石广生赶忙又把酒倒出来,说道:“我明白了,想省事倒惹出事了。”
  “我知道你是京城名记,能喝酒,海量,但是也不能这样欺负莫老板呀?
  莫先生说:“唉,在喝酒的问题上,经常挨他欺负。”
  石广生说:“那都是到了你们深圳,过了长江,到了北方,我可是一次都没欺负过你。”
  莫潮岸连连点头,他看着自己的酒杯说道:“江市长,我的量你知道,我找个替代的吧。”
  江帆看了他一眼,说道:“三杯后再说。”
  说着,举起酒杯,大家碰杯后干了。
  这时那个焦记者只沾了一下唇,江帆说道:“女同志我就不好死乞白赖让了,由石主任代劳。”
  石广生一听急了,说道:“她姓焦,是名词,不是动词的那个性.交。”
  焦记者脸红了,狠狠的给了他一拳。

  江帆琢磨了半天才纳过闷来,就笑着说:“你们俩商量吧。”
  焦记者看了看石广生,说道:“市长发话,由你代劳。”说着,将自己的酒给石广生倒了多一半,最后自己慷慨喝干。
  石广生小声跟她说了一句什么,焦记者又是一记狠拳。
  三杯过后,孟客带着朱国庆和姚斌进来敬酒。
  “孟市长,你们把咱们开发区的资料准备一下,下午给石主任看看,让他先有个了解,既然来了,怎么也不能让他空着手回去。”
  孟客说:“朱主任他们已经准备好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