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0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史炳贤和姚静的暧昧关系彭长宜也是后来听姚斌说的。姚静在一次舅舅儿子新婚的喜宴上,认识了舅舅家这个远房的表哥史炳贤,当史炳贤知道她还是个代课教师时,就说别干了,来我们厂吧,保证你一年脱贫。果然,姚静辞职后,不但脱了贫,还占厂子计划外的指标,分得一套六十平米的住房,但是,姚静却没让弟弟妹妹跟他一起住,而是她一人住。不久,就传出姚静和厂长关系暧昧的传言,为此,史炳贤的妻子还找到厂里折腾,史炳贤说:“如果再闹就离婚。”从农村带出来的妻子最怕失去眼前的一切,从此就饮气吞声,任由他们去了。

  彭长宜觉得记者们说话的确都很放得开,直把史炳贤说的脸都红了,想必姚静见过世面,她反唇相讥,说道:“那也比有些同志强,刚刚认识就跟人家xing交(姓焦)。”
  “哈哈哈。”石广生指着姚静说道:“你可比我前年来的时候开放多了。”
  “还不是被你们这些人欺负的,不然总是让你们占上风,没有我们女子活的份儿了。”
  “就是就是,石主任最坏了。”那个姓焦的记者说道。
  “哈哈,这话我最爱听了,不是有句话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吗?”石广生得意的大笑。
  史炳贤递给石广生一支烟,并且给他打着火,说道:“终于遇到对手了,抽支烟吧。”
  石广生呵呵笑了两声,“来你这里我没占到过便宜。”
  史炳贤说:“你也没吃过亏呀。”
  石广生笑了,说道:“史厂长,不够哥们,重色轻友。”
  史炳贤说道:“彼此、彼此。”
  他们逗着嘴,彭长宜这边搭不上话,只有听着的份儿。石广生这时跟彭长宜说道:“我跟你们的市长江帆是大学同学,他后来去了建设部,我先后换了两三家单位,最后落在了报社。”
  “哦,石主任认识我们市长?”姚静的眼睛都亮了。
  石广生说道:“岂止认识啊,我们是大学同学,但不是一个学院,他是建筑工程系,我是中文系,他诗写的很好,经常在校办刊物上发表,还在北京晚报发表过。我是中文系诗社的社长,我这个诗社的社长居然写诗写不过他一个建筑系的,就对他产生了嫉妒。有一天就受同学们的撺掇,跟他对诗,谁知他根本就不理我,而且更为可恨的是我们系花居然看上了他,在一次唱响春天的诗歌朗诵会上,我就用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来挖苦他,没想到他即兴就做了一首青蛙的诗歌讽刺我。从那以后,我就有了癞蛤蟆的绰号,他居然得了个青蛙王子的美誉,同样都是蛙类,我就成了癞蛤蟆,他就变成了青蛙王子,而且毕业后娶到了我们系花,唉,没地方说理去。”

  “哦,后来你们还有联系吗?”姚静问。
  “有啊,他前些日子回北京研究生考试,我们还聚了呢?”
  “你认识他妻子?”
  “岂止认识,她是我们所有男生的偶像,却便宜了他这个外系的学生,不过他们现在关系很紧张,据说分居一年多了。”
  彭长宜想岔开话题,不让他继续说下去,哪知姚静紧问道:“哦,那现在他们和好了吗?”
  史炳贤打断姚静的话,说道:“好了,别打听领导的隐私了。”
  彭长宜也赶紧说道:“就是、就是,石主任,在我们这里多呆上几天吧,把我们的企业好好报道报道。”

  哪知姚静白了史炳贤一眼,说道:“你们可真是市长的忠诚子民,当面拍马屁也就算了,没想到背后也这样,真是愚忠。”
  史炳贤干笑了两声,连忙打量着彭长宜,彭长宜也不好发作,毕竟是在一种玩笑的口气下说的话,他就从心里开始讨厌姚静了。这个女人,越来越不把别人放眼里了。他早就听李子康跟他说,姚静现在了不得,当着棉纺厂半个家,被提拔副厂长主管财务工作后,仗着厂长对她的信任,有恃无恐,根本就不把别人放在眼里。本该报的差旅费她硬是拖着不签字,本该结算的材料款她非要压上一段时间,直到供货方给她好处后才肯签字,史炳贤对她也睁一眼闭一眼,群众对她意见很大,远不像当初她竞选厂办主任时那样支持她了。

  眼下,彭长宜感到尽管她这话是冲着史炳贤说的,但是矛头却明显指向他彭长宜,心里就好大不快。刘忠看不过去说道:“姚主任这张嘴是越来越不饶人了。”
  姚静看了他一眼,恨恨的说道:“刚才石主任都说了,得罪谁也别得罪美女!”
  大家都笑了。
  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了,史炳贤说道:“石主任,彭主任,你们都是我的好朋友,都知道我这人的毛病,一沾酒就过敏,还是老规矩,让姚厂长代我犒劳大家。”
  彭长宜说道:“我们也要回去,中午有个应酬,早上任书记就说了,是请几位老干部。我们也不能陪两位记者了。”
  记者们到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他们也就不客气,石广生说道:“彭主任您请便。”
  彭长宜说:“下次来好好陪石主任喝两杯。”
  史炳贤送彭长宜他们出来,刘忠往后看了一眼,上了车跟彭长宜说道:“你怎么把那个姚静得罪了?”
  “怎么了?”
  “我看她对你很不友好,你们还在一起教过书,应该见面很热情的?”刘忠说道。
  “唉,女人心思谁能摸得清啊?”
  “有人能摸清。”
  “史厂长呗。”
  彭长宜笑笑不说话了,史炳贤和姚静的事他听到的越来越多,姚静是他曾经的同事,听到后也跟没听到一样,别人可以到处传播,但是他不能,他不能跟着他们说一些没影的话。
  不过从言谈话语中彭长宜发现,姚静的确对他有敌意,心说这个姚静也太爱记仇了,当年自己就说了那么一句话,至于还让她记一辈子吗?想想又觉得她不该呀?棉纺厂庆祝竞选成功的那天,姚静还跟自己握手,说跟自己要做朋友,怎么突然变卦了?把他当敌人了?另外他从姚静的眼里看到了这个女人贪欲的目光,说不定自己走后,姚静就会勾搭江帆过来呢?
  这个姚静,越来越诡异了,真像史炳贤媳妇骂她的那样,妖精!她的确是个妖精,一个危险的妖精。
  彭长宜对姚静的猜测一点都没错,她巴不得彭长宜不在这里吃饭,好实施她的小阴谋。
  果然,彭长宜走后,她就笑盈盈的对石广生说道:“石主任,要不跟你老同学联系一下?中午聚聚?”

  石广生眯起眼看了姚静一眼,说道:“好啊。”于是就给江帆办公室打了电话。没人接,姚静就提供了江帆的呼机号,石广生给江帆留了言。
  江帆正在开发区搞调研,入冬以后,江帆的主要工作放在了企业调研上。一是想全面深入的掌握全市一些重点企业和乡镇市直单位的情况,还有中省地直单位包括驻军部队。他这次这么大范围的调研活动主要有两个目的,一是了解目前本市企业的生存和经营现状,二是广泛征求各个单位对政府一年来的工作意见,以便下一年工作中加以改正,也为年后的人代会做准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