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234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晓治自然不会和金平存在一起,各人上自己的车,转过街道后,杨秀峰过来与金平存汇合。才上了金平存的车,还没有说几句话,滕兆海却给杨秀峰打电话过来,问他是不是有安排。杨秀峰也不想陪金平存去喝酒,觉得没有什么意思,就说,“滕哥,市委通知我过去?好,我尽快赶过来。”
  挂了电话跟金平存说市委领导找他有事,不得不走。金平存也不好强留,就说改天再聚一聚,杨秀峰就爽快地应下来。
  等杨秀峰走后,金平存觉得那种激动的心绪还没有散去,就打电话要平时跟在自己身边的两三个人过来,几个人一起好好乐一乐。那些手下的人自然巴不得,有机会在主要领导身边,而开发区目前所处的位子正兴旺起来,对每一个人说来都有着更多的机会。接近领导,那就更有机会发展了。
  等几个人到了,金平存也就众星捧月一般进了一家歌厅里。那种小歌厅虽说也能够唱歌,但设备差,客人主要的内容不在唱歌,而是在与店子里的小妹玩耍。可以玩得很疯的那种,男女一群边唱歌就搂着揉算是很文雅了的,将妹子的衣服拉扯下来也算是闹一回大家笑一阵。之前金平存也曾到过,也是和这几个人一起,闹得很开心。
  这时进来,就很熟悉,随即点了四个妹子。金平存之前就有个熟悉的妹子,虽说他才到两三次,但感觉到那妹子心态好,怎么玩都随他的意。却没有料到这次来,那个妹子已经离开。店子要他们另选一个妹子,金平存说要热情的又漂亮的,要说不热情今天的费用就不结算了。

  老板虽不很熟悉金平存等人,但却知道这些客人要让他们满意就会舍得花钱的。自然将最好的妹子推出来,金平存喝着酒唱着歌疯闹到半夜。随后,几个人将妹子拉到附近的小宾馆去过夜。
  当他们在小宾馆里疯闹时,却没有料到给临检的派出所警员将他们抓了个现行。金平存当时还在妹子身上,等拍摄的闪光灯闪亮之后,才醒悟到发生了什么事。
  虽说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这样坐到下半夜才睡,但田健却有很长时间都在半夜醒来就失眠了。等到从派出所那边来的电话,反而没有了睡意,就在自己的书房里将一瓶茅台酒取出来,自己倒一杯,就这样慢慢地喝着,感觉到这酒味当真是美妙到极点了。
  开发区接下来会怎么变田健也知道自己反正没有份,只要将这一口恶气出了,今后自己就当眼瞎耳聋的摆设吧。
  金平存是在城南区边上的小宾馆里被抓的,扭到派出所里将一切口供都录下后,派出所才给城南区汇报上去。这时候,就算有谁想保住金平存,都很是难做到的了。
  杨秀峰得知金平存的情况,是何琳打电话告知的。听了这消息后,心里不由地庆幸之前没有和金平存在一起去。
  开发区刚刚迈开第一步,柳市的人都在羡慕开发区里的人时,谁知道却爆出丑闻了。开发区主任金平存带着手下四人集体嫖娼一案,让市政府也颜面大失。无法面对网络上的谩骂与质疑,对柳市里的谣传,虽说要禁言却哪又禁得住的?这些关于市里一些领导的谣传,如果真要市政府站出来禁言,估计会闹得更欢。
  钱维扬得知这一事件后,脸色特差。金平存也是他一力举荐的,本来有了药业集团引进成功,对他说来有杨秀峰和金平存两人在开发区里,大可将局面完全掌控住,就算徐燕萍将王晓治安排在里面,但根本不是对手了。可金平存突然出这么一个妖蛾子来,让开发区大好的局面一夜之间就给全毁了。
  对市里的政法系统的掌控,一直都在毛达和书记手里。袁君虽说没有表现得如市委办主任龙继武那般,时刻跟在毛达和身边,可他的政治立场却是跟在市委的。市委掌控下的政法系统,那也是名正言顺。只是,金平存被抓的事,事前没有惊动到政法系统里,只能算是一次偶然的临检给碰上的。
  钱维扬当然不会这样相信会有如此巧合的事,城南区派出所里要进行临检,怎么会一点消息都不露出去?而且,所谓的临检只是在一条街里进行也明显有针对性。其中不难找到毛达和的影子来,这才是钱维扬心里感觉到压力的主要来源。在开发区里,之前自己和徐燕萍在利益一致的情况下,将一直坐稳开发区一把手却又没有什么作为的田健,利用其它开发区的权力结构为由,主张调整开发区的主要领导。

  毛达和不好在开发区这样的属于市政府这边下属的单位里多加干预,只得任由将田健排挤下来,这时,却将金平存给予更重的一击。叫钱维扬如何能够忍受?但金平存已然不能够用了,是不是要和毛达和全面开战,还是先隐忍住?
  不知道毛达和与徐燕萍之间是不是有什么默契,从开发区目前的情况看来,将金平存踢走,毛达和未必就能够得到他所需要的,而利益最直接者却是王晓治。金平存离开,王晓治顺应往前走一步,紧紧控制住开发区的一把手,杨秀峰就算再有能耐,也能够慢慢地将他挤到权力边沿。
  还没有更多的消息,说明这一次临检是不是偶然。谁才是背后安排这次临检的人?
  毛达和得知城南区发生的事,很敏感地感觉到是有人栽赃的意味,这样的阴谋也是时常见到的。将金平存这样一个开发区新任主任揪下来,并不能够让他得到多少利益,与钱维扬交恶会影响到两人在更多方面的协作。
  市长徐燕萍才是最想掌控住开发区的人,但由于历史原因和毛达和、钱维扬的坚持,才迟迟不能对开发区进行大范围地调整。而她本人也不可能直接主抓开发区,将刘君茂取代钱维扬来抓开发区,虽说只是市政府里分工上的调整,但却不是容易达成这样的目的的。钱维扬的根子在柳市上的厚实,不但让毛达和会犹豫着要不要全面开战,就算强势的市长徐燕萍,也不可能将钱维扬压制下去。
  在柳市的三驾车上,相对而言毛达和的潜质会越来越小,这一点毛达和心里有数。随着年龄的加大,自己眼看也就最后这几年了,市里一些人也看着他在市委里而不能够将柳市完全掌控,心思就更加放在钱维扬身上,对于徐燕萍这个外来者,大家都还看不准,有些人就宁可相信钱维扬的前景。
  要是真让钱维扬在开发区主任的事情上对自己疑心,总体说来,对徐燕萍最为有利,对毛达和却没有什么利益的。在官场上,出一口恶气的事,一般都不会发生。谁会在意一时的冲动而让自己的局势变得更坏?
  但这样直接跟钱维扬沟通显然也不是毛达和所愿的,虽说他的潜质最小,但却是目前市里的一把手,这个定位始终不能够放下。
  让龙继武将袁君请到办公室里来,袁君心里清楚是怎么回事,没有等毛达和说话,先说“书记,城南区那边的事是一个偶然事件,巧合而已。”袁君已经明白内在因素,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毛达和授意田健这样做。田健在城南开发区里时间久,也时常与派出所的人往来,自然结交了一些贴心的人,但要是没有毛达和书记的授意,这件事只怕不容易做出来。
  袁君不轻不重地说这样一句,也就表明不是他授意做出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