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230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女自然不会要找他做什么负责,可有了那种关系之后,作为一个男人都没有所表示,那也不是个事,再装就不对了。有卢子文在,估计也不会直接说,但杨秀峰也该有所表示的,怎么表示才好?
  “有刑姐在,当然听她的。”杨秀峰说,在大家面前,杨秀峰对邢静也显得很尊敬。
  司机为两人开车,杨秀峰见没有往城西走,就知道之前邢静就安排好了。走一会,等车停下,卢子文请杨秀峰下车,然后要司机先走。两人沿着街走,随即进一家里,往里穿行一阵,杨秀峰对这里也就熟悉了。是之前曾经到过的“心情茶社”,只是这一个入口,和上次那个不同。杨秀峰一下子对这叫“心情茶社”的地方有了兴致,到底有多少入口出口?上次就见两个,而这一次又是不同的入口。

  也只有邢静才会选这样的地方,这样的地方要是约会当真是好,里面像迷宫一样,没有人带着走,都无法找到地点。卢子文说了包间,杨秀峰就在想,唐佳佳是不是就在里面了?
  进到包间里,却没有见唐佳佳,只有邢静一个。见谅人到来,邢静笑着说,“杨主任,现在可是名副其实的主任了,还欠大家一次客吧,什么时候补?”
  “邢姐想什么时候都行,随时听候召唤,只要你需要。”杨秀峰说,卢子文听两人见面说这些也都是体制里的常用语,不会疑心有他,就算邢静真和杨秀峰有那种关系,在卢子文看来也都是很正常的。
  邢静也有些担心杨秀峰会生气,不过,她知道杨秀峰只是做事小心,对唐佳佳这样一个美到让男人的心都跳出胸口的美人儿,他哪会不贪吃?就算生气,那也成了事实。只是杨秀峰一直就没有再和她联系,此时见面,自然要先看一看风向。

  见杨秀峰没有多少怨气,心也就放下。用眼神责怪着男人心狠,故意将她冷落,让她心里担忧。说“好啊,今晚你要负责全陪。”
  “行啊,子文不会有意见吧。”杨秀峰说,两人说这些也不能全当真,偶尔将卢子文拉进来才有气氛。
  “我会有什么意见?我是小弟,听老大和刑姐的安排。”卢子文说,笑嘻嘻地。
  邢静见卢子文这样说,也就接过话,“杨主任,子文请客,就我们三人连摆一桌麻将都还缺角,是不是单调了些?”杨秀峰一听就知道她想说什么,只是也不好拦阻,心想这事迟早都要解决,现在也是一个契机。就说“我早就说听刑姐的。”
  刑姐见杨秀峰这样说,就让卢子文到外面去将唐佳佳打电话找来,说不见唐佳佳到,他也就不用进来了。卢子文自然听命出去,临走是给邢静做了个表情,三个人也都知道意思。卢子文一走,邢静就说“秀峰,都好久了不给一个电话,生什么气?”
  “生**气。”杨秀峰说,脸上笑容不减,知道她将卢子文支走就为这事的。
  “真的?那我看看。”邢静脸皮是够厚的,说着走过来搂住杨秀峰手就往裤子外摸,见没有动静,当即将他的拉链弄开,伸手进去。杨秀峰哪受得了这样?当即就有了反应。邢静轻握住那东西,说“拿出来看看是不是给弄伤着了。”
  杨秀峰见她故意这样,只是不想听生气而已,当下手捏住邢静的臀,要用力来当惩罚她,知道那一晚肯定是以邢静为主,唐佳佳才会这样做的。邢静感觉到杨秀峰会用力,忙说,“又不是你自己生气,是它生气的,让它出来我好好侍弄下让它不发怒还不行吗?”说着一手轻握捏着那东西,另一手却将杨秀峰的手牵住,带向自己裙底。
  这时杨秀峰就算心里有多少念头,也不敢陪她回来。拍卢子文突然回来,要将手挣开来,邢静却说,“子文至少要等半小时才会来,还不够你发狂的……”说着眼露春情,那意思也就足够明白了。杨秀峰这时知道她早就准备好,也就转身将她按住,掀起裙摆来。见里面居然都是空的,隐秘出有晶亮的汁液透出,立即杀心大起,发狂起来。

  等听到敲门声,杨秀峰和邢静两人早就将场地收拾好了,在邢静的温柔之下,杨秀峰先前那种虚软已经过了劲气,恢复了起来。门开了,见卢子文在前,唐佳佳跟在后,她那毛绒绒的外套,将一个美人儿裹紧,进门就看想杨秀峰,随即却将脸转向邢静。
  听好话的脸无端端地越来越红,与杨秀峰和邢静招呼着,说两人是不是等烦了,卢子文死命地催着快些赶来。
  卢子文自然将责任往邢静身上推,说是奉命行事。
  唐佳佳进来后,先不敢正面看着杨秀峰,毕竟从那一天早上分开后,就都没有什么联系。此时见面又不好多做解释,还拿不准他的心思。等见到邢静眼里有着些无法掩饰的春情时,就知道两人在她到来之前发生过一些事,心里也没有吃醋的感觉,对杨秀峰倒是有点不舍了。如今的男人还有哪一个不是有吃就吃下的?杨秀峰对那天的事心里有想法,这说明他就是不错,自己没有看走眼。

  当下唐佳佳就自然了些,卢子文完成了使命,却又觉得自己将两女也都请来,会不会将自己请客的意图冲淡了?虽没有明确地表露出担心,杨秀峰这时正敏感着,也就看出一些来。找了机会,将卢子文拉出到走廊上去抽烟,也让唐佳佳和邢静两人说说话,借这机会把卢子文的心思给说透了。卢子文见杨秀峰主动,只是表示感谢,说了今后有用得着他的,绝无二话。
  等两人说好,回到包间里,见邢静和唐佳佳两人还在低头说着,显得很浓情。杨秀峰心里有底,不主动去撩拨她们。卢子文就问要喝什么酒,看着邢静。邢静却问杨秀峰,说“秀峰你是老大,由你说了算。”
  “那就表示一点,不多喝。”杨秀峰说,每次喝醉酒都会与唐佳佳发生点什么,如今还没有和她处理顺,更是不敢。
  “怕醉酒啊。”邢静说,看着杨秀峰。

  邢静说要喝酒,见杨秀峰说少喝一些,就说他是怕喝醉了。杨秀峰自然就想起之前醉酒了给邢静和唐佳佳透偷袭的事来,瞟了唐佳佳一眼,见她脸上虽有一丝红霞浮出,可神态里却故作稳重,没有注意这边说话似的。
  杨秀峰就说“自然怕醉,醉了后什么都不知道,能有什么意思?”
  “醉酒自然有醉酒的好,要不然总有人要买醉?可见还是有道理的。”邢静说,两人斗嘴,卢子文自然不会参与,今天请杨秀峰的用意已经实现,杨秀峰已答应在领导面前给他说话了。当然,这样的事也不可能就立马做成的,今后自己多表现一些就是了。卢子文出去要酒,本来可以在包间里直接将侍者叫过来的,但卢子文也知道自己多离开包间更好一些,让杨秀峰和两女尽多地戏闹,对男人说来自然是喜欢做的事。

  卢子文一出包间,邢静立即就说“秀峰,你说醉酒好是不好?”那意思自然要给唐佳佳讨回公道,倒像杨秀峰上次是故意醉酒来陷害两女似的。
  “好好好。”杨秀峰连声说好,这时唐佳佳在面前,自然不会将已经发生的事还赖在女人身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