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房东阿姨同居的日子里,房东女儿才是美女尤物》
第784节

作者: 康宗宪2017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旁边几个人冷汗涔涔。
  崔凤英却是嚣张骂道:“慎个屁啊慎!古州县都快变天了知道不!泉漾市都要易主了,懂不懂,你们这一群蠢材!”
  “崔书记,他们肯定是冲着天泉那边去的。”
  一个男人小声说道。
  崔凤英呸了一声:“你不说老娘也知道。关键是现在怎么办,怎么办!”
  那人呵呵一笑:“那边还有我们的人啊。再推波助澜一下,让他们下不来台。”

  崔凤英瞥了他一眼:“几个意思?”
  “崔书记,县电视台的人已经过去了。”
  “市电视台的人,也在路上……”
  “噢?”
  崔凤英眼睛一亮。
  “陈建不是把网络屏蔽了么?那电视台过去采访,他还能赶走不成?呵呵……”
  “好,这个不错。呵呵,我倒看看他们打算怎么办!”
  崔凤英哈哈大笑,赞赏地拍了拍这个男人的肩膀。
  ……

  等我们一行人来到天泉公司的时候,围观的群众依然擦肩接踵,只是情绪已经没有刚开始那般暴烈了。毕竟县长来了,市长也来了。丨警丨察同志们工作起来,也就比较卖力了。抓了几个在人群之中叫得最欢的人,场面也就稍稍控制了下来。
  只不过张大爷的家属,还在嚎啕大哭,不依不饶。
  对于死者的家属,任何人都不宜动手。
  只能好言相劝。
  “交出凶手来!”

  “把你们的刘总交出来!”
  “他是不是跑路了,是不是?”
  “他肯定就是杀人凶手,呜呜呜呜呜,我的爹啊……”
  网络虽然屏蔽了,但很多人依然用手机给录像,拍照。想给今天的事情留下证据。现场的浓烟还没散去,陈建一脸铁青地站在那里,眼前这种情况,没有继续恶化,没有发生群体的流血事件,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想要开业?
  这肯定是不可能的事情嘛。
  “市长您看?”
  陈建看了旁边的陆正明一眼。
  陆正明这个时候,不知道在想什么。听到陈建的声音,啊了一声,才反应过来,呵呵笑道:“我看什么?我什么都不看,我今天是过来迎接董主任的,其他事情和我没有关系。”
  陈建心中骂了一声老狐狸。
  “你觉得董主任这种情况,还会过来么?董主任的政治智慧,可是相当高的。”

  陈建犹豫了一下,说道。
  陆正明微微一笑:“你猜。”
  尼玛,陈建白眼一翻,深吸口气,推心置腹道:“陆市长您就别卖关子了。咱们两个人,现在可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
  陆正明瞥了陈建一眼:“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告诉你,董主任肯定是会过来的。刚才她在电话里已经说了。今天的天泉公司,必须要开业。只是我真的想不到,她会怎样来力挽狂澜。一次袭击事件,一次*,董兰要是刚出现在古州县,就能轻轻松松摆平。那她就彻底在古州县站住了脚,没有人敢再小觑她。”
  陈建听了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来了!”
  陆正明突然眼睛一亮。
  车队开过来的时候,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我看着这遍地疮痍,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似乎眼前就是刀山火海,等着我去跳。但我有不能不下去。一味的逃避,不是我的风格。

  更何况,我真的没有杀人。
  窦斌看到了我的车子,已经紧张带着几个保安跑了下来,生怕会出现不可预测的事情。
  打开车门,走了下来。
  “是刘毅!”
  “是那个杀人凶手!”

  “就是他!弄死他!”
  “别再让他跑了!”
  “抓住他,你们丨警丨察是干什么吃的?”
  我的出现,现场一下子又沸腾了起来。
  不少人手里不管拿着什么东西,都朝着我扔了过来。
  “你还回来干什么啊祖宗,你躲一躲啊……”

  窦斌一脸苦涩地看着我,帮我挡着那些东西。
  我看了一眼那瘫倒在地上的张大爷的亲属,心里隐隐一痛,深吸口气道:“我又没杀人,为什么要躲?如果我今天不回来,岂不是说明我心虚了?”
  “杀人凶手!”
  “杀人犯!”
  “呜呜呜呜,就是你,你杀了我爷爷,你杀了我爷爷!”

  张大爷的亲属们看到我,眼睛都红了。
  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更是已经朝着我扑了过来,抱住了我的腿,狠狠咬了一口。
  一股剧痛,让我脸色微变。
  一时间,我成了众矢之的,如芒刺背。
  “我没有杀人。”
  我忍着痛,把那个小男孩给抱开,淡淡说道。
  “放屁!”

  “不是你杀的,是谁杀的!”
  “滚出古州县!”
  “滚出去,我们不欢迎你们!”
  现场一下子又乱了起来,要不是我公司的保安和那些丨警丨察,怕是我已经这些愤怒的群众踩成泥饼了。
  一时间,现场再次进入了僵局。
  董兰也下车了,款款走来。
  陆正明和陈建对视一眼,赶紧迎了过来。
  怎么办?
  难道董主任来古州县的第一站,就这样被打脸一样的草草了事?
  第537章:戏剧性的变化
  数百个人。
  充满愤怒,充满仇恨,充满杀意的眼神,齐齐向你看来的时候,你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貌似一个人,面对着全世界。
  千夫所指。

  你却百口莫辩。
  丨警丨察看我到了的时候,也冲着我走了过来。却被陈建给拦住了。
  “你好,我们是市电视台的记者。”
  “您是天泉公司的老板吧?”
  “请问您昨天晚上是在哪里?”
  “现在所有证据,都指向您,请问您有什么说的?”
  “您有着作案动机和作案时间,请问您打算怎么给自己证明清白?”

  “您杀人的时候,当时在想什么?”
  “您和张大爷有着什么样的仇恨?”
  不仅是这些群众,一群扛着摄像机,手拿话筒的记者们,也已经来到了我的跟前,一连串的问题,把我问得都懵逼了。
  “你们干什么,谁让你们进来的?”
  陈建脸色一变。
  没想到网络屏蔽了,结果却来了真记者。
  “您好,我们是有采访的权利的。这是我的记者证。我们有采集真实新闻的权利。”
  陈建怒道:“你们这是居心叵测!”
  可是又拿这群记者没有办法。
  记者这玩意儿,就是无冕之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一个县委书记,还是不敢往硬里得罪的。
  “我没杀人。”
  面对这层出不穷的充满着诱导性的问题,我只有一句话。
  “您怎么证明自己没有杀人?”
  “那能说说,昨天晚上您去哪里了么?”

  “听说天泉集团和本地村民已经有过冲突,这是真的吗?”
  “您这么做,是为自己的员工报仇吗?”
  马蛋……
  你们这些问题,能不能这么恶心?
  我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这是您发怒前的征兆吗?”
  “刘总,您是不是很容易暴躁?这就是你杀人的原因?”
  “刘总,您这是病啊……”
  我……
  “行了,他昨天晚上是在晋阳,去接我了。今天一早,我们从晋阳回来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