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9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昨天的事是我不好,我也是昏了头,才弄了那么多桃木,惹你心烦了。”
  林岩不说江帆到真把这事忘了,他说道:“你不提我还忘了,到底怎么回事?”
  林岩想起彭长宜说道不让给市长添堵,就说道:“真的是小红觉得好玩,就弄来了,没有任何实际意义,我们家里也摆了好多。”
  江帆说道:“过去就过去了,替我谢谢小红,她这份心意我领了,改天我请她吃饭。”

  林岩见江帆不再生气就放心的说道:“用不着请,您不怪我们就行了。”
  江帆看着林岩说道:“小林,怎么说话哪,尽管我不是十分清楚你干嘛弄这么多桃木来,但是我知道肯定是为我好,我怎么能怪你们呢?难道我是这么不知好歹吗?”
  林岩脸红了,他激动的说道:“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唉,我说不清了,不说了,以后不自以为是就是了。”
  江帆冲他笑了一下,说道:“好了,你该干嘛干嘛去吧。”
  林岩放心的走出江帆的办公室。

  林岩出去后,张怀进来了,孟客跟在他的后面也进来了。张怀晃着身子迈着四方步,径直坐在正面的沙发上,说道:“听说,莫先生被扫黄打黑的抓住个现行?”
  “是啊,我也是刚刚听说这件事,怎么回事呀张市长?”孟客说道,他特别在“张市长”这三个字中加重了语气。
  “呵呵,孟市长也听说了?”张怀看了他一眼,反问道。
  官场上绝大多数人都喜欢称呼对方的官衔,哪怕你是个副职,人们称呼起来都习惯把那个“副”省略掉,国人当官,最忌讳那个“副”字,“副”字无论是哪一级的领导,不仅政治待遇不如正职,永远戴不上“一把手”的桂冠,听起来也不顺耳,有“贬值”的嫌疑。好在官场上有个潜规则,都会顾及到副职的颜面,无论是下级、同级还有上级,在口头上会主动删掉“副”字,在出差、开会、交际等场合,尤其更要注意,给足对方面子。

  樊文良就十分注意这一点,他大多时候他都是称呼官职,有的时候为了显示亲热,直呼其名,比如“家栋”、“卫东”。但是对只有两个字的人来说,他就不称呼名字了,因为称呼名字就不好听了,总不能叫“帆”“怀”吧,那是爱人这么称呼,但是如果这个时候带上姓,就显得的生分了,所以他大多称呼职务,比如“江市长”、“张市长”等。其实,真正在基层,大家很少称呼某某“同志”,只有在电影、电视里才同志同志的,官场不是大革命期间,哪有那么多的同志,有的只是等级,是官衔。

  江帆看了看他俩,心想这两个怎么今天都跟自己说这事?
  这时,张怀说道:“他们昨晚给我打电话了,我说如果是真心来我们这里投资的,我们网开一面,如果不是真心来投资,而是打着投资的幌子从事非法活动的就要严厉打击。”
  江帆心想他这是什么意思,是公开宣战还是极力撇清自己?
  孟客说道:“问题是公丨安丨局怎么能知道这个客商是否有真心投资?好多人都是前期来考察的,他们不光考察你的硬件设施和优惠政策,还有许多无形的东西,比如一个城市的文化底蕴,民风,甚至是投资环境,他自己都没有把握该不该把钱投到这里来,公丨安丨局怎么能进行甄别呢?”
  江帆知道孟客抓招商引资工作,这样的事已经出过几起了,他也是好大的怨气,赶紧说道:“既然你们都说到这儿了,我想咱们找个时间议一下,看看怎么解决这个矛盾,或者给公丨安丨局划出一个执法权限来。”

  张怀正想着要说什么,孟客又说话了,他说:“这一点上我也觉得公丨安丨局做的有些过分。如果一个城市不把发展经济建设当做首要任务,却一味的把扫黄打非作为抓精神文明建设的主要内容,这就意味着这个地区会缺乏发展的后劲,会造成这个城市的营养不良,势必影响到这个地方的发展大计。我听说,为了争创全省精神文明示范城,要在近期内对全市娱乐行业来一次全面清查?有这事吗张市长?”

  张怀很反感孟客用这种口气跟他说话,再怎么着我是常务副市长、市委常务,尽管你是锦安空降干部,后面有翟炳德撑腰,但也是排在我后面的,而且我还有洪副省长呢?凭什么要听你这套大道理?于是他说道:“是的,最近从上到下要加大精神文明建设的力度,加大对扫黄打非的力度,加大净好社会环境的力度,清除社会丑恶现象。近期将由政法委牵头,公丨安丨局执行,对娱乐、桑拿、洗浴等场所进行全面清查,有问题的酒店和娱乐场所,该停业的停业整顿,该关门的关门。从中央到地方都是这么干的,孟市长如果有异议只能说明你的政治觉悟有问题。”

  孟客笑了,说道:“樊书记都说了,随便扣帽子的年代已经离我们远去,不要动不动就扣帽子了。谁也阻挡不了清除社会丑恶现象的脚步,我只想说能不能对这些外来投资人员适当的给予一些特别的照顾,毕竟是到我们这里投资来了,你扫黄扫到他,他不来了,就像那个莫先生,都谈的差不多了,这个时候你让他颜面扫尽,要是因为这个取消投资计划,那我们不是白忙活了吗?”
  张怀义正辞严的说道:“我不管他干嘛来了,到这里就得遵照这里的规矩办事,借考察之名,骗吃骗喝招摇撞骗,****,这样的投资者不来的好!”
  孟客冷笑了一声说道:“据我所知,司徒清源先生在咱们这里**也被抓到一回,听说还是张市长您亲自去把他接出来的呢?”
  张怀脸一红,说道:“司徒先生是真来投资的。”
  “您怎么就知道莫先生不是来投资的呢?”孟客紧逼到。
  张怀的脸又红变白,竟一时说不出话。
  孟客缓和了语气,说道:“所以我认为江市长的话对,制定出一个措施,划出公丨安丨部门的执法权限。精神文明建设要搞,经济建设也要抓,只有两手抓两手才能硬,您说对吧?”
  张怀还想说什么,这时腰里别着的BB机响了,他从腰带上掏BB机的动作就跟匪徒掏手枪的动作一样,常委们只有他的BB机别在腰带上。

  他低头看了一下,站起身,说道:“我还有事,那事就那么着,回头再说。”说着就挺胸抬头的走出了江帆办公室。
  江帆愣住了,想着他说的“那事就那么着”,心想哪事就那么着?我们的张怀市长永远都是这么盛气凌人。想着想着,他不由的笑了。
  等张怀关上门出去之后孟客愤愤的说了一句:“蠢猪!”
  江帆皱了一下眉,说实在的,尽管他一百个看不上张怀,但是很反感孟客这样骂他,毕竟张怀的年纪在那儿,比他和孟客都大,最起码的人格尊重还是要有的,今天你这样骂他,是不是明天也会这样骂别人,甚至是我?
  “你信不信,三楼马上就知道我们都说了什么,保证还会添油加醋。”孟客笃定的说道。
  江帆说道:“不过对于这个问题,我们的确应该好好想想了。”

  果然,孟客的话,被不幸言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