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9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说道:“哪里,莫先生受惊了。”

  “唉,男人吗,就那么一点出息,我们常年在外,走南闯北,老婆不在身边,免不了找个小姐解决生理问题,比不得你们呦。”他给自己找着理由。
  因为有丁一在,江帆不好跟他开玩笑,就说道:“理解理解,要不,莫先生明天别走了,我给你压惊。”
  “要走要走,没脸留下了。”莫潮岸说道。
  “莫先生事业有成,风流一点潇洒一点不算个事,你不用放在心上,如果你非要走也行,我这顿酒先欠着,等你下次来我给你接风压惊。”
  “没脸见人了,不敢来了,你们的赵警官好厉害啦,几句话就把我审的汗下来了。”
  “是我们工作做的不够细,莫先生别往心里去。”

  “不会不会,是我偷腥该着受审。”
  “莫先生太幽默了,好,吃完好好休息吧,祝旅途愉快。”说完就放下了电话。
  总算处理完莫先生的事了,江帆伸了个懒腰,彭长宜站起来说道:“您该休息了,太晚了。”
  江帆伸伸腰,说道:“是有点累了,不知喝了小丁的茶是否还能睡着。”
  丁一说道:“没关系,这是发酵茶,应该没问题,兴许还能睡的更香。”
  大家说着就往出走,江帆送出他们后就回去了。
  彭长宜跟丁一挥手再见,然后对林岩说道:“林秘书,咱俩去吃烧烤吧。”彭长宜没有忘记林岩有事找他。
  林岩点点头,本来他找彭长宜是想跟他说说今天的事,不说出来心里堵得慌。
  摩托车载着两个人来到一个烧烤摊前,各要了一瓶啤酒,林岩一口就喝下半杯,说道:“彭兄,我今晚的确找你有事,有些话不说出来憋在心里难受,憋气,堵得慌。”
  彭长宜说:“呵呵,我看出来了,什么事?”

  于是,林岩就把张怀小镜子的事,还有自己给市长放了好多桃木惹市长不高兴的事,跟彭长宜说了一遍。
  彭长宜听完哈哈大笑,直笑的林岩心里发虚。
  彭长宜揉着眼睛说道:“林秘书,你太有有意思了,居然相信这些乌七八糟的?”
  林岩莫名其妙的看着彭长宜,说道:“我感觉肯定有道理,祖国的文化博大精深,不然那张怀怎么舍得花钱弄这些东西?”
  彭长宜收住笑,说道:“我问你,张怀从前是干什么的?”
  “乡镇企业局局长。”

  “再往前。”
  “乡丨党丨委书记、乡长。”
  “公社书记、副书记,再往前就是大队干部,是农民。”
  “他什么文化程度?”
  “现在填的是大专,实际就是初小没毕业。”
  “这不得了,幸亏你没跟市长说,说了他也会批评你的。弄个镜子挂那儿就是魇镇了,太好笑了!那都是邻里之间闹矛盾,弄个镜子照着你家,然后你家再挂个镜子照他家。这种小儿科的农民式的把戏你也信?真要是做了犯法的事,挂镜子带符就能保平安了?”
  林岩申辩道:“我才不管他呢!我是担心会对市长有伤害,天天弄个镜子照着他,难怪这段他的睡眠不好,你没见他人都瘦了吗?”

  “睡眠不好是这段事情太多,而且都是硬性工作,很正常,他操的心多,将来头发还得少呢。你都明白八国联军和镜子的关系,还弄来那么多的桃木来闹心。我跟你说,镜子,他愿意挂就挂,愿意怎么照就怎么照,只要市长自己不走歪道,不违法乱纪,怎么照也奈何不了他,到是你煞有介事的弄来那么多镇妖之物,乱了君心就得不偿失了。”
  “我……我没敢他说。”
  “呵呵,你以为他是张怀那水平啊?他是谁?首都名校高材生,正经本科毕业,又在国家大部委工作过,他什么不知道?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下知民俗乡风,别人啊,糊弄不了他。”
  “那怎么办?”
  “你不是跟他说是小红弄来的吗,如果他问起你就继续这样说,千万不能告诉他小镜子的事。”
  林岩点点头,有些后悔了。
  彭长宜继续说道:“尽管这是乡野把戏,但是性质恶劣,的确可憎可恨!让人别扭,也难怪你会摆那些桃木剑了。”

  “对呀,我就是那么想的,要说信我是一点都不信,摆那些东西就是一个心理安慰。”林岩说道。
  彭长宜冷笑道:“花钱求符,哼,有那钱还不如多买两本党章好好背背呢?鬼迷心窍!喝酒!”说着,和林岩碰了一下杯,一口干掉。
  第二天早上,江帆刚刚从后面食堂吃早饭回到办公室,紧跟着就进来一个人,是公丨安丨局副局长赵三柱。
  江帆见了他,就有些脸色不悦,看了他一眼,说道:“是赵局长,有事吗?”他故意拉长了声音说道。
  赵三柱尴尬的说道:“江市长,真是对不起,本来昨天就该跟他们过来给您赔礼道歉,怎奈昨天是省里统一行动,我实在走不开,这不,一大早我就等在您的门口,接受您的批评来了,昨天真的不知道莫先生是您的客人。”

  江帆见他这个样子,不屑于跟他费口舌,说道:“他是亢州的客人。好了,都是为了工作,精神文明要抓,经济建设也要抓。扫黄打非无可非议,但是也不能太过了,真的像过去那么干净了,谁还在你这里投资?凡事都该有个度,回头跟张市长还有尚局长我们研究一下,看看怎么制定一个合理的方案。”
  这个副局长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市长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里,昨晚抓到莫潮岸后,听尚局长说是市长的朋友,准备来这里投资的客商,他知道张怀和江帆不睦,就打电话请示了张怀,张怀说:“谁知道他是哪路神仙,市长没给我说过。现在就是有这么一些不法客商,打着投资的招牌,到处骗吃骗喝,按你们规矩办。”
  由于张怀分管公丨安丨,早就对尚德民跟王家栋走的近看不顺眼,有心让赵三柱取而代之,也曾经暗示过赵三柱,于是,这个赵三柱就成了张怀安插在尚德民身边的一双眼睛,屁大的事都跟张怀汇报。所以,他一听张张怀这样说心里就有了底,赶忙放下手里的一切工作,破天荒的到拘留所提审一个嫖客,正在问讯期间,尚德民领着林岩他们到了,他不得不放了这个深圳客商。
  昨天晚上就听说尚德民来给江帆赔礼道歉,他担心尚德民背后跟市长说他的坏话,一大早就来探江帆的底来了。没想到江帆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里,他说跟张市长和尚局长研究,连自己提都没提?他妈的,有什么了不起的,别忘了开人代会的时候我还有一票呐?

  这时,林岩进来了,他一看赵三柱就说道:“赵局长,是不是一夜没睡?真是辛苦了。”
  赵三柱听不出林岩话里有什么不满,就说:“是啊,现在眼睛都睁不开了,要不是等着来接受市长批评,我就睡着了。”
  江帆说道:“赶紧回去休息吧。”说着就要打电话。
  赵三柱点头哈腰的就走了。
  林岩凑到江帆的大班桌前,说道:“市长,我……”
  江帆抬起头,见林岩欲言又止的样子,就说道:“你怎么了?有事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