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9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的回答应该是不怎么样,并且你不太满意目前的岗位,对吗?”
  丁一没有立刻回答他,她在用自己趸来的那点可怜的知识判断该不该跟他说真心话,记得科长说过,有的领导善于问伙计工作的怎么样啊?有什么想法啊?有困难尽管找我。这个时候如果你不拿自己当外人真的跟领导说出自己的困难和想法,就是不知轻重了,保证得到的不是领导的白眼就是一堆官话套话,跟自取其辱没什么两样!
  原来跟市长接触的时候自己没有这么多心思,自从到了政府这边上班确切的说是从阆诸回来后,她明白自己要跟市长保持一个合适的距离,这个距离到底多远才合适,她自己也说不清。反正不能太近也不能太远。太近了就会有摩擦,就会产生火和电,有可能双方都会毁灭;太远了也不好,就会心生缝隙,一旦市长意识到你刻意疏远他就会怨你,那你同样没有好果子吃。不过江市长到不是小肚鸡肠、心胸狭隘的领导,反而是很有领导魅力的人,自己也没必要那么做。

  “你怎么不说话?”江帆收起双臂,身子向前倾着看着她。
  “您分析的差不多。”呵呵,斗争了半天,还是说了真话。
  江帆看着她说道:“你没拿我当朋友对待,你对我有了戒备。”
  丁一的手抖了一下,小声说道:“没有。”

  “丁一,”江帆突然握住了她的手,说道:“我希望我们是朋友,就像你跟彭长宜,彭长宜跟我那样的朋友,我不希望由于我的冒失你连朋友都不跟我做了,从某种意义上说,你这个朋友比彭长宜更应该纯粹一些,我希望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听到你的真话。”
  丁一有些激动,她看出市长是真诚的,没有任何的不轨,就冲他点点头,慢慢抽出自己的手。
  江帆深深呼了一口气,说道:“说实在的,我很希望跟你们年轻人交往,这样我就能找回一些热情和活力。”
  丁一听了,吃吃的笑了。

  “你笑什么?”
  “您哪里有老啊?还我们年轻人?”
  “哈哈,老了,感觉的确老了——跟你们都有代沟了。”他感慨着。
  “市长不老。”
  “呵呵,你这么说我当然高兴,如果我是雯雯,是彭长宜,兴许就能听到你的真话。”

  丁一脸红了,她说道:“我不是不跟市长说真话,我是觉得……怕破坏安定团结。其实您刚才问尽管我没正面回答,但是对您的猜测也做了正面肯定,就像您说的,没表示反对。”她又看了一眼江帆,说道:“呵呵,我这话到像领导说的了。”
  “哈哈。”江帆开心的笑了,然后认真的说道:“丁一,做我的朋友。”
  丁一看了他一眼,故意漫不经心的说道:“你已经有朋友了。”
  “他是我事业上的朋友,你是我心灵上的朋友,我希望我的心灵能像你人一样,纤尘不染。”
  丁一有些不好意思了,说道:“我哪有那么好啊?”

  隔着茶海,江帆伸出手,把她的小手盖在自己双手的掌心中,说道:“你是我心中的小鹿,是本世纪最后一朵玫瑰。”
  丁一抽出手,故意夸张的笑了,说道:“您真逗,离本世纪结束还有将近十年的时间,说不定那时我会变得俗的不能再俗的狗尾巴草了。”
  江帆刚要说什么,林岩和彭长宜从外面进来,还有公丨安丨局局长尚德民。他站起来,尚德民两大步走过来,握了一下市长的手,说道:“对不起,让您担心了,害得您休息不得。”其实这个尚局长比江帆岁数大好多。
  “我到不担心别的,莫先生是我的朋友,是准备在亢州投资的,本来明天他要赶回去,晚上我刚给他送了行,一转脸就让你们给抓了,谁知道他还会不会来呀?我担心的是这个。”
  “是我们工作做的不细,您批评吧。”

  江帆说道:“你太客气了,请坐,小丁,看来你还要在烫一个杯。”
  尚德民见过丁一,知道是高市长的秘书,就说道:“一进屋就闻到了满室茶香,没想到丁秘书还有这么好的手艺。”
  丁一冲他笑笑,又用茶挟夹起一个茶盅,放入茶涤方里,用开水烫一遍后夹出,给他们倒满水后,分别端到他们面前。
  林岩没有坐下来,而是站着一口就喝没了,然后拿过自己的大杯,说道:“我还是单泡一杯吧,这样喝着过瘾。”说着自己就抓起一撮茶叶放入杯中,倒满了开水放在一边。
  江帆说道:“莫先生情绪怎么样?”
  林岩说道:“见到我们肯定是难为情,一个劲儿的跟朱书记说,丢人了,丢人了。”
  “是我们不好,工作做的不细,请市长多批评。”尚局长反复强调着这句话。
  “唉,你们也是奉命行事,要怪还是怪他自己,不自重。”江帆说道。
  尚局长又喝干了杯里的水说道:“市长,我不坐了,今晚统一行动,我得回去,还有一摊子事呢。”
  江帆就站起来,送他到门口外。

  尚局长走了以后,林岩和彭长宜才详细跟江帆汇报了今晚的事。
  林岩说:“他那个女伴吃完饭就走了,家里出了急事。”
  当彭长宜和林岩飞速赶到拘留所的时候,见到了副局长赵三柱。
  此时,赵三柱已经得到消息,说这个深圳嫖客是市长江帆的朋友,来亢州投资的客商,他赶紧把这一情况报告给了张怀,张怀说道:“谁知道他是真投资还是假借投资之名来游山玩水寻欢作乐的?好好审查。”说着,挂了电话。
  赵三柱放下电话,撂下手头的工作,立刻赶到拘留所,第一个提审了嫖客莫潮岸。
  莫潮岸尽管企业做的很成功,但是他没见过这个阵势,立刻心里就慌了,面对赵三柱的言辞拷问,吓的他浑身就哆嗦开了,奇怪的是赵三柱不问他**的事,却问了他许多生意上的事,尤其是言词拷问他有没有偷税漏税和违法经营的事,他心里正在纳闷,这时赵三柱被叫了出去,好半天,林岩就进来了,从椅子上搀起莫先生就走了,这时朱国庆赶到,接走了莫先生。
  江帆听了他们的叙述,陷入了沉思。

  彭长宜说道:“这个赵三柱,说什么都不放人,他说现在有好多不法客商,打着投资的幌子,到处骗吃骗喝骗女人,还说没有江市长的手谕他不能放人。”
  “那意思我还得给他写个字据不成?”江帆有了怒气。
  “后来尚局长来了,我们才把莫先生领出来。”林岩补充了一句。
  “是啊,最终还是放了莫先生。”彭长宜说。
  江帆知道彭长宜说话是很有分寸的,他的话只有浓缩没有夸大的时候,但意思显而易见,那就是这个家伙连他市长的账都不买,也就是说,人家根本就没把他这个市长放在眼里,成心要他这个市长好瞧,出他的丑。
  彭长宜又说道:“您是不是给那个姓莫的打个电话?”
  江帆想了想,就呼了朱国庆,很快朱国庆就回了电话,他正在陪莫先生吃宵夜,江帆说道:“让莫先生接电话,我跟他说两句。”
  很快,莫潮岸就接了电话,他说:“让市长大人见笑了,我晚上喝多了,给市长脸上抹黑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