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9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会儿,见丁一局促不安的表情,他更加后悔,他的确万不该在她没有丝毫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吻了她,但又不能跟她解释什么,就说道:“我还有点事,你怎么也不休息,在给家里打电话?”

  “嗯,给哥哥,刚才没打通,我刚上去他又呼我。”丁一重新拿起那支笔在手里转着。
  “哦,那你赶紧休息吧。”说着,江帆强迫自己离开这间办公室。
  “没事,还早哪。”丁一说道。
  “你要不累的话,过来帮我泡杯茶吧,想喝你泡的茶了。”此时,江帆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让丁一给他泡茶,也许江帆的确想喝丁一泡的茶了。
  丁一看着市长的背影,点点头说道:“嗯,好。”
  随市长进了他的办公室,丁一这才发现市长的茶几上多了一个小巧的茶海,说是茶托也行,是一块独木树根雕制而成,上面摆了一套紫砂茶具,所有用得到的茶具都有,可谓一应俱全。
  她坐在茶几的一侧,先用一块干净的茶布将整个茶海包括茶几擦拭一遍,然后将两份茶具放进一个专用的敞口的涤方里,把小电壶注满水后烧开,倒进涤方里,用一只茶挟夹着滚烫的茶杯,将里面的紫砂茶杯逐一烫过,然后摆放在两只木质的茶托上,又烧开一壶水,准备泡茶。
  她看了看茶罐里的茶叶,说道:“您想喝什么茶?”
  靠在沙发上的江帆,疲惫的闭着眼养神,听她问自己,就说道:“随便。”
  “那就喝乌龙茶吧,林秘书说您最近睡眠不好,头睡的时候尽量不要喝龙井和碧螺春什么的。这两种茶太过清烈,容易兴奋。”

  丁一说完,就低头泡茶。
  江帆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偷偷看了她一眼,随即又闭上了眼。她刚才说的话,让他的内心有了一种感动,感觉有种被关怀的温暖,尤其是来自心爱女人的关怀。他的眼睛有些酸胀,似乎有潮热的东西漫上来,他赶紧伸出双手,搓了搓脸,直起身,做好喝茶的准备。看见她只摆了两份茶具,就说道:“再烫两只杯,一会小林和长宜就回来。”江帆说这话的用意是想消除丁一和他单独相处的局促感。

  果然她抬头看着市长说道:“哦,科长也来?”
  “是的,他和小林出去办点事。”说道这里,江帆忽然问道:“你还记得在深圳的时候,有个秃顶的莫先生,想跟你跳舞的那个人?”
  丁一想了想说道:“记得。”
  “他来了,想在咱们这里投资办厂。”
  “那是好事啊!”
  “是好事,但是今晚却发生了不愉快的事。”
  “他去洗浴中心找小姐,被咱们公丨安丨局的人抓住了,彭长宜和小林就是办这事去了。”
  丁一捂住了嘴,半天说道:“他干嘛要那样……”
  江帆想笑,但是没有笑,的确和一个女孩子无法探讨这个问题。
  丁一又说道:“那会不会影响他投资的热情啊?”

  “肯定会的,说不定这事就黄了。”
  丁一看着江帆说道:“您为这事心烦?”
  江帆没敢看丁一的目光,他怕自己会陶醉在她关切的目光里。
  “不完全是。”说着就又靠向了背后的沙发上,闭上了眼睛。
  洗好茶后,丁一将前后两次茶汤倒进公道杯中,力求浓淡均匀,然后在分别倒入面前的两只小茶盅里,省略了闻香程序,直接饮用。她将茶托放在市长的面前,说道:“好了。”
  江帆坐直身子,端过茶盅,喝了一小口,说道:“不错,回头你开个茶馆吧?”
  “呵呵,我还真想过,不过我天生做不了生意,不太会算账。”
  江帆又喝了一口,说道:“没关系,我给你当会计。”

  “呵呵,那谁去当市长?”
  “当然是江帆了,我说的会计是兼职。”
  “呵呵,把挣得的所有钱都给您,估计也雇不起您。”
  江帆说:“你怎么就知道开茶馆就一定赚钱?看来你的确不会做买卖,投资就有风险,哪项投资都没有只赚不陪这一说,包括感情、婚姻、友谊。”
  丁一觉得市长说的比较深奥,就说:“呵呵,如果赔钱的话就更加的雇不起市长了。”丁一率真的笑了。
  江帆忽然有些伤感,他不知道眼下自己的“投资”结果如何,就有些悲壮的说道:“没事,如果赚钱,你就给我开工资,如果不赚钱我就认赔。”

  丁一笑了,他感觉市长很有意思,一个玩笑居然也说的这么认真,就端起茶盅喝了一口。
  那一刻,江帆有了一种神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神往。
  丁一忽然对手中的茶盅感兴趣了,这套紫砂绝对是上品,外面是紫砂,里面却是白瓷,这样茶的汤色一目了然。她说:“市长,这个茶盅好,不像其它紫砂那样看不见汤色,多好看,明黄色,真漂亮。”
  “呵呵,说对了,这是一个朋友特意送的。”
  说话间,电话响了,是林岩,他说莫先生已经出来了,朱国庆来了,把他接走了,他们现在就回来。

  挂了电话,江帆说道:“他们回来了。”
  丁一又烫了两只茶盅,重复着刚才那一套动作,江帆看着她做这一切,就说道:“丁一,在政府这边工作感觉怎么样?”
  丁一听了他的话停了一下动作,然后说道:“说真话吗?”
  “呵呵,当然。”江帆两只手撑住,人就靠在沙发上,笑着看着她。

  丁一的“真话”几乎就要脱口而出,她看到江帆这个架势,意识到面前的这个人是市长。
  记得自己刚成为高铁燕的秘书时,她跟科长抱怨过高铁燕,比如穿衣服,她会反复征求你的意见,好看不好看,等你一旦说出这件衣服不适合你时,她又表示出明显的不高兴,甚至还会反驳你,弄不好“资产阶级小姐”这个词又会从她嘴中冒出。
  因为这些小事,丁一常常不想干这个工作。哪知科长却跟她说,要学会跟领导相处的艺术,要善于在领导面前掩饰自己的观点。尤其是在自以为是的领导面前,更需要掩饰自己的聪明才智,要适当的恰如其分的投其所好、装傻充愣,遇事少说话,不发表自己的主张,尽量逢迎她,但是自己心中的原则一定要其坚如铁。
  她当时问彭长宜:如果领导征求你的意见时也装傻充愣吗?当时科长说: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要看你面对的是什么样的领导,还要看你跟领导之间信任的程度。不过大多时候都要装,装,是保护自己的最有效的手段。科长还说,有的时候领导征求你意见的同时,差不多他心中早已有数,向你征求意见的过程,也是他进一步明确目的的过程,这个时候你千万不能不拿自己当外人,讲出实话和真话,那就有可能影响他的决定,你的境遇也就可想而知了。她当时脱口说出一句话,那不是伴君如伴虎了吗?科长说的确如此,尽管风险大,但是机遇也多。

  想到这里,她偷偷打量了一眼面前这位领导,把自己想说的话强行咽了下去。
  江帆看出她的顾虑,就说道:“我已经知道答案了。”
  丁一抬头看了他一眼,说道:“我都没说您怎么就知道了?”
  “你的犹豫和迟疑告诉了我。”

  “呵呵,说来我听听。”她感觉自己的语气到像个领导了,好在市长没介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