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222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等雄健斌一一地介绍后,杨秀峰和李景辉、吴薪等人就说起之前的话题,才知道也都是熟人。之后,杨秀峰也做了自我介绍,说到是柳市开发区副主任了,雄健斌就说,“秀峰老弟,认识你还不到一年吧,每一次见面你都往前升官一回,前途不可限量,今后可要多照顾我们这些老朋友。”
  “雄哥,我那算什么官,也就替人跑腿而已。今后大家用得上我,自然不会有半个字的推脱。”这句话杨秀峰说得很有些气势,让人不得不信他。
  “秀峰这句话我信,对他的为人我是知道的。要不然,今天也不可能和大家来见面了。”雄健斌说,这些聚集地人也都是以雄健斌和向挺两人为核心,其他人听到雄健斌的话,自然会说出些赞美之词。

  客气一阵,饭桌上坐着的人都差不多了,却没有见要上菜的意思,其他人也都安心笃定地,显然是在等一位重要的客人。而客人的显耀,或今后这些人都会有求于他,才有可能出现这样的绝妙来,要不然,这些老总哪会这般规矩着在这里耗费时间?
  说话间,大家谈到柳市的开发区,雄健斌就说要是在开发区里那个划拨出一块区域来进行建房,形成一个生活小区,对于开发区招商引资,那也是一种基础建设,使得开发区的格调更高出两个档次,在周边发达地区,已经有这样的先例了。
  正说着,雄健斌却接到电话,一下子就站了起来,随即往外走。大家都知道是主客到了,也都站起来跟着出去,就怕慢了让主客生气对自己不利似的。杨秀峰见这情况,也就跟着在后面走去迎客。大家都走出门接人,他要是端坐在里面那也很不对味。
  雄健斌大步出去,后面的人也就有些乱,但好在还有序。才到包间外,就见雄健斌大块头尽量地压制着自己的身高,给对方表示出欢迎与热情。对方虽也客套,但一看就有些应付之意
  ,显然不是在对等的往来。
  雄健斌还没有来得及给跟在后面的人做介绍,那人说,“雄董,我们先进去吧。”自然是不想在这外面客套让人看在眼里。雄健斌见了忙当先侧身做出请到手势,其他人见了自然都知趣地侧站让出一条通道来。
  杨秀峰见了来人,心里一动,只是不知道对方还会不会认出自己来。此时也不好多说什么,先跟着进包间里再找机会。
  等那人坐下后,跟着在后面进包间的人都还站着,雄健斌自然不会不讲脸面,要将众人进行介绍。这一次饭局,主要意图也就是要结识这位跟在副省长身边的秘书,希望今后能够在私下里有更多的机会落在大家头上。雄健斌作为主要倡导并推动这件事的人,自然有着更多的利益在内。
  “侯处长,您时间紧,能够赏脸过来,大家非常感激。今天请您到来,就是想见您一见。”雄健斌说着就给向挺等人一一地介绍。等那些人介绍过后,就剩下杨秀峰和何琳两人了。杨秀峰见侯秘书与这些人见面虽显得客气,却实际上没有将这些人放在心里的。就像去年他跟虽在严文联身后,到某一学校里,跟学校里的老师或学生打招呼一样,脸上的笑容再灿烂,那都是为自己的形象做出来的,不会往心里而去。

  侯秘书是二次见到了,之前杨秀峰跟在钱维扬到省里拜年时,曾见过也曾一起吃饭喝酒和打麻将,杨秀峰还亲自将两万的红包塞给他。只是先一见面时,不知道他是没有注意到还是真给忘记了,居然没有看杨秀峰。
  既然坐到这包间里来,还遇上了,杨秀峰觉得自己该主动,将态度放出来。这样在侯秘书那里也就有不同的印象,再说,自己和他的地位也不知道差多远,就算他不理会自己也是很正常的,全省里不知道有多少厅级以下的领导见了他都会有极好的态度,自己不过是一个副处级的,自然不会记挂住心里。对侯秘书说来是极为正常的事,一年见也不知道要应对多少给红包的人。
  “侯秘,您好。”杨秀峰没有等雄健斌继续介绍,先说话了。在高层的人对于那种猥琐懦弱的人会更加看不起的,自己主动些,说不定今后还有些机会。
  侯秘书心里对这些人本来也无所谓的,但既然来了,也要将脸面给足,样子还是要做到位。

  这时听到有不同的声音,也就看向杨秀峰,见他虽有着尊敬之意,但却和雄健斌等人不完全相同,看了后也觉得这人有些面熟,只是一时间想不起来了。看着杨秀峰脸上有些疑问之意,但也不开口相问。
  “侯秘,我是柳市市政府的杨秀峰,之前曾跟我们钱维扬市长一起在省城里与您见过,还一起吃过饭……”杨秀峰自我介绍着,很平稳地说出这些话来。
  “记起来了,杨秀峰杨主任,钱市长对你是很看好的啊。”侯秘书说。说着两人之间的一些事自然也会想起来了,当下伸手过来要与杨秀峰相握。这些人里,都是些老板,但杨冲锋却是政府的领导,和侯秘书算是同一类人。脸面比其他人就要大一些,其实也是一种官本位的思想。
  杨秀峰见侯秘书伸手过来,但他所在地位子隔了一些,就立即从自己位子出来,与侯秘书的手握上。雄健斌等人也就识趣,要将杨秀峰的座位移过来。杨秀峰自然求之不得,今后要是再有类似的机会,在遇上侯秘书一次,两人之间的关系也就会慢慢熟悉起来了。这种简直是可遇不可求的事,自然不会客气地移坐过来。

  坐过来后,杨秀峰才说,“侯秘,像您这样的大人物能够和我们一起,这样和蔼当真是让人好生敬佩。何主任,机会难得,我们知道侯秘书有重要工作在身,但我们总要给侯秘书敬一杯酒。”说着将何琳也介绍了下,何琳自然会见机的,加之她的媚妩美艳,侯秘书也是很有些情趣地与她握着手。
  杨秀峰和何琳两人这一打岔,却将雄健斌等人安排这一次饭局的目的给弄散乱了些,但其他的人心里就算有什么想法,也不会表露出来,只有侯秘书最高兴才是饭局上最紧要的事。
  杨秀峰知道雄健斌等人的目的,要结好没话说今后省里有什么最新的建设方面的信息,就会最先获得,对他们说来那就是财富。当然,侯秘书肯定也会充分利用这杨的优势资源,才会出现在这样的饭局里。不多纠缠着侯秘书,说了几句,也就自觉地将说话的机会让给雄健斌等人。
  雄健斌自然要说几句话,不会直接说出饭局的用意,那些用意在关键时自然会用上的。只是对侯秘书夸赞着,说一些侯秘书的得意之处。其他人自然都附和着,整个包间里完全将侯秘书作为中心作为大家都话题。
  说了几句,侯秘书说,“雄董,今天也算是凑巧,领导有个应酬,我也才能够偷出些时间出来,我们就简单一些吧,今后还有的是机会。”他的意思是要将饭开了,吃过好去侍候领导去的。只是说得巧妙些。
  “马上就上菜,侯处是大忙人,工作重我们是知道的。侯处,中午就不多喝酒,我们就表示一点诚意,您看是五粮液还是茅台?这家有三十年陈酿的茅台有备货。”雄健斌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