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220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走出王晓治房间,杨秀峰等金平存先进了他自己房间后,道了晚安才离开。何琳自然跟在他身后,走了几米远,估计金平存等人就算想听他们说话也听不清时,杨秀峰压着声音说,“何主任,我们回房间睡觉吧。”
  这话说的是事实,听起来很多余,但却又给人另一种暗示。何琳自然听得出的,嘻嘻地笑,也压着声音说“好啊,回房间去想怎么睡就怎么睡。”何琳那意思也很明白,算是对杨秀峰的话的答复,说着就放快了些脚步。
  先前在打牌时,两人就已经有小动作来,算是有了默契和暗示,此时在言语上又有沟通,何琳心里就想着这是领导心动难耐了。当然,对她说来也想发生点什么事才舒心,杨秀峰又那么帅气,平时又对他有着想法,这时能够如愿得偿自然兴致非常好。
  忙走两步已经到走廊的转角处,也就不担心王晓治或金平存从后面窥视,一过转角,何琳就伸手揽住杨秀峰的手膀,要吊着走。杨秀峰此时已经有些累感,心里却知道何琳是什么意思。先在打牌时牌桌底下的私自小动作和先前那句话,将何琳这女人彻底给惹得**起来,看样子要缠住自己不可。
  对这一点女人,杨秀峰心里是很警惕的,对身边的女人要是会影响到自己的立身于发展,他都会谨守本心,克制着杂念。知道唯有自己能够安全而发达起来,才能够长久地享受到更多更好的东西,包括女人在内。要是自己都说不安全的,那再好的东西都是过眼云烟,晃眼间自己就会落入地狱深处。
  与廖佩娟生活这些年后,杨秀峰感觉自己在心智上收获最大的就是有了这样的感悟,能够坚持自己,从而换取更多的机会。
  何琳吊着杨秀峰的手膀,走路时自然而然地两人之间就有着摩擦,杨秀峰甚至感觉到何琳要用手往自己那里探摸,真不知道这女人狂热起来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来。但杨秀峰没有表露出一丝其他意思,更没有乘机戏闹的意思来。何琳也感觉到杨秀峰似乎和她所想的情景不相同,心里还以为杨秀峰是怕给人见到才这样装着的。
  走到房间门口,杨秀峰去开门,何琳还是吊着他的手膀,杨秀峰也没有说什么。等他把门开了,见何琳有要进去的意思,才说,“你的门卡呢,我来帮你开。”
  见杨秀峰当真了,何琳才知道这家伙居然在这时玩这一套,虽有些不知所措,但她是在办公室里混的,见过的事多,处理的事也多,当下掐住杨秀峰的手臂,少用了些力,让他感受到自己的不满。这个意思是一定要表达出来的,表示自己肯陪他而是他厌弃自己,今后再有什么事那不是她的错,不能够将责任往她头上推。
  杨秀峰心里明白,先前所做都是为两人蓄势,这时自己突然变卦,作为女人那也是很难接受的事。杨秀峰只有坚心忍性佯着不知,等何琳进了她自己的房间后,说“晚安。”何琳进了房间,很快地将门就关牢了,那是表示了强烈的不满。
  杨秀峰也回到自己房间里,对何琳那诱人的身子,自然不会不动心,可越是像何琳这样的女人,总给他一种不安全的感觉,心里那种信任感是在是建立不起来。回到房间后,也不顾自己要冲洗淋浴,就躺进被窝里去睡。

  万家安药业集团是一个大型的集团,总部在长江口大都市里,历史悠久。生产的药物种类不少,既有传统的常用药品,也有新研制的新药。之前有意到柳市来落户,提议说看中了柳市高速公路修通后,能够对大西部的辐射作用,将中转站变为生产基地,对药业集团说来也是一种布局。成品药往大西部里运送,讲述一个大容量的市场,而大西部里更有很多天然的药物,可收集起来进行加工生产,这样对药业集团就可节省不少成本。

  在加上柳市这样的新兴城市,几年之后,就会发展起来,成为影响到整个大西部的重要城市之一,对于药业集团说来也要有这方面的预见性和率先进行部署,更有利于集团的长远发展。
  万家安药业集团和金长城有些类似,也是在柳市里有一个办事处,而办事处的负责人是柳市市长徐燕萍的校友,双方之间的关系就是这样达成了。同样,药业集团在柳省里有专门的药店,在柳省大医院里也有药业集团的医药代表,负责在整个柳省的药品销售。
  出发之前,金平存将他所知道的情况说出来,要大家讨论看要怎么去做工作,一定要先探明对方的底细,做到出行有目的,找准地点和人。不能够再想找金长城那般,在街上晃来晃去的。
  杨秀峰听了后,也就明白金平存的心里所想,知道他不想再这样出去乱转了。另一层意思,那就是要先派人出去探情况,探明白后,再由他出马来谈。这样他作为领导,既不会太受累受气,又不会错过立功拿成绩。
  见另外的人都不作声,杨秀峰说,“主任,我提个建议看是不是可行。”金平存也拿不准杨秀峰会说什么,却也点头到,“大家想到什么点子都说说。”
  “我觉得今天我们就分兵三路,这样工作的成效应该更好些,怎么分呢。主任就辛苦些,坐镇指挥统筹全盘,王主任负责跟市里联系,看有没有更多更有用的资料,我和何主任你到药业集团那边探探,晚上再汇合商讨。”
  “这……”金平存见杨秀峰这样说,心里虽觉得好,但也很明显地将最新苦的事揽去,还是有些过意不去的。只是像这样一起跑确实也没有多少必要,也就沉吟着像是在下不了决心。
  “这建议不错,就是太辛苦杨主任了。”王晓治说,也看得出金平存的意思。对于昨天所欲,要是没有金平存在或许会心情愉快些,办事不顺利,要听听那些牢骚话和有气没处放到情绪,心里就更不舒服。
  等杨秀峰和何琳坐车到街上后,两人其实是最不熟悉的。金平存本想让王晓治出去跑的,将杨秀峰留下来,但杨秀峰却想看看情况,既然到开发区来,这些工作都必要经过一段时间而熟悉起来。这次这两家还是已经先有意向了,来做工作都这样难,那今后要重新找商家到开发区进行投资,那不是就更难做工作?这类工作今后会不断地出现,先闯一闯总比什么都不知道要强。
  问清楚药业集团的办事处所在地有哪些人,杨秀峰和何琳两人就直接过去。在车上,何琳一直都不说话,也没有多少表情,不知道是不是为昨晚的事还梗在心里。杨秀峰也不在意,看着窗外,司机对省城里还算熟悉,上回已经到过办事处那边的。
  有些事解释起来就是多余,现在两人出去是为工作,杨秀峰也不担心何琳会闹什么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