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起出差的女领导羞辱了!》
第11节

作者: 喷子大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万浩鹏暗自叫苦,可是他已经让成正道和杜耕耘抓住了辫子,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发现成正道并不是真的夸他,而是想让他多喝酒,大有不灌醉他,不放手的架势。
  万浩鹏清楚这一点后,内心说不出是股什么味道,看来成正道不可能真正用他,更不可能真正解除对他的戒心,他被贴了海宁市长的标签,划归到海宁市长的队伍之。毕竟海宁市长走哪里都会带着他,这个标签一旦贴,万浩鹏再怎么努力,都不可能撕得掉,再说了,他也不想撕。
  官场是这样,这队一旦站好了,想改,没那么容易了。万浩鹏虽然年轻,毕竟和海宁市长情同父子,这点道理还是看得明白的。所以,他装出一副被领导重视的模样,反正今晚他是逃不掉一个醉字的,索性豁出去了,一口一杯,连干了三杯,这才回到自己的位置。
  接下来的酒,杜耕耘有意无意地频繁找理由让成正道同汪总和顾总喝,这些酒全部被杜耕耘端到了万浩鹏面前,这架势郝五梅很快明白了成正道有意要把万浩鹏喝醉,她虽然有些不忍心,可还是帮着杜耕耘一起,不停地敬汪总和顾总,这么一来,万浩鹏喝大了,酒席还没有散场,他已经醉得直接趴在了桌子。
  万浩鹏一醉,再加汪总和顾总也喝了不少,成正道提议结束了酒局,因为杜耕耘要送汪总和顾总,万浩鹏被留给了郝五梅,她总不能让成正道书记去送人吧?再说了,她心里清楚,成正道和杜耕耘今晚全部是故意的。她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于公于私,她都得把万浩鹏送回家去。

  等成正道他们一行人走后,郝五梅扶着万浩鹏走,可他却不肯走,嘴里嚷着要去雨都8088,郝五梅反正也拖不动万浩鹏,心里想着,指不定这贱人早在雨都开好了房,约了哪个野女人滚床单呢。
  郝五梅这么想时,费了好大力气把万浩鹏拖到了雨都的八楼,正想找8088时,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在过道最里边的一个房间前敲门,门大约打开了,这个熟悉的背影极快地闪了进去。
  郝五梅一怔,立刻把万浩鹏拖到了一个角落里,这才轻手轻脚朝那个房间走去。
  8088,郝五梅走到这个房间时,这几个数字如此清晰印进了她的眼睛里,她顿时象被烈火烫伤了一样,极快地逃离了这个房间,回到了万浩鹏身边。
  万浩鹏整个人赖在地不走,嘴里还在嚷要去8088房间,吓得郝五梅一身是汗,一边伸手去捂万浩鹏的嘴巴,一边求救地四处看着。
  好不容易来了一个男人,郝五梅赶紧拦住男人说:“师傅,麻烦您帮个忙,帮我把我弟弟抬到电梯里好吗?”
  陌生的男人看了看郝五梅,不过还是帮着她把万浩鹏弄进了电梯,直到电梯的门被关,郝五梅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电梯到了一楼,郝五梅喊服务员帮忙,才把万浩鹏弄车,可郝五梅不知道万浩鹏住哪里,问他时,他除了那句雨都8088,啥也问不出来。
  郝五梅没办法,只得把万浩鹏弄到另外一个酒店,掏钱替他开了一间房,等她累得一身臭汗把万浩鹏弄进房间准备走时,他竟然从床跳了起来,一把抱住她说:“念小桃,你这个贱人,我终于抓到你了,哈哈,我终于抓到了你了,你还想逃?往哪里逃?野男人呢,野男人呢?”

  郝五梅被万浩鹏这么抱住时,明明想发火,可一听万浩鹏说这些话,顿时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万浩鹏不是约了女人滚床单,而是跟踪老婆一路去雨都的。念小桃,郝五梅认识,宇江日报社公认的社花,人漂亮不说,交际方面也是一把能手,她见识过念小桃在酒桌灿烂的一面。
  现在,万浩鹏嘴里念叨的雨都8088,一定是念小桃早开好的房间。这么一想,郝五梅竟很有些同情万浩鹏,她开始一边哄他去睡觉,一边替他烧好开水,泡了一杯茶,照顾他喝下后,这才悄然离开了酒店。
  等万浩鹏一觉醒来,他一眼发现自己在酒店里,他拼命地想,除了头剧烈地疼痛外,他竟然啥也想不起来。谁送自己到酒店的呢?杜耕耘?还是郝五梅?
  正想着,万浩鹏的手机响了,一看是郝五梅的,他赶紧说:“梅姐,昨晚是你把我送到酒店里来的吗?”
  “除了我,你以为还有谁关心你呢?”郝五梅在手机另一头半开玩半认真问,她主要想试探万浩鹏记不记得昨晚的事情。

  “不好意思啊,梅姐,我昨晚喝大了,啥也不记得,真的谢谢你,谢谢你。”万浩鹏赶紧对郝五梅道谢,这女人还真没他想象那么坏,至少没有把他丢马路边,还掏钱替他在酒店开了房间。
  “你没事好,我担心你有事,所以打电话来问一下。你赶紧来班吧,我们商量一下,下一站去哪个县。”郝五梅说完,径直挂掉了电话,可心里却堵得异样地不舒服,那个熟悉的背影,她不可能认错,绝对不可能认错。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么难受,所以一刻也不想呆在宇江,急需要换个地方,换种心情。
  等万浩鹏赶到社科联时,郝五梅马把他喊进了办公室,一进门,她说:“万,志化县的资料收集得如何?我们还是去志化县吧,而且马走,你有问题吗?对了,你又出差,老婆会不会有意见?这小夫小妻的,正是热火期的时候,要是为工作闹得家庭不和,我可成了罪人。”
  说这些话时,郝五梅的眼睛一直盯住了万浩鹏,盯得他一怔,不由得暗想,难道他昨晚说了念小桃什么?还是做了不该做的什么?忍不住回望着郝五梅说:“梅姐,我昨晚是不是又冒犯了你?还是说了不该说的话?”
  郝五梅一听,赶紧笑了笑说:“没有,没有,你醉得人事不知,倒床睡过去了。我是担心你被窝没睡热,又被我拖着出差,怕老婆有意见,要不要给老婆请个假,她同意呢,我们马走,不同意,缓缓,你说呢?”
  郝五梅越是这样,万浩鹏越是感觉自己一定说了什么,不过郝五梅既然不承认,他也只能装成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笑了笑说:“梅姐说笑了,我老婆工作也很忙,经常在外采访,我们都互相理解各自的工作。如果梅姐没别的事,我这去收拾一下,马走。”
  说完,万浩鹏准备出去,却又记起了什么似的,调头望住郝五梅继续说:“梅姐,这是昨晚开房间的钱,谢谢哈。”说着,把钱轻轻地放在了郝五梅的办公桌。
  郝五梅本来心里窝着气,见万浩鹏这个动作,一下子发火了,指了指桌的钱说:“收回去,收回去。你把我看成了什么人,不是开个房间吗?我是开不起呢?还是-----”
  后面的话,郝五梅打住了,因为门口站着她的男人董执良,吓得她赶紧从办公桌后站了起来。
  郝五梅和万浩鹏一时间傻眼了,互相对视了一下,还是万浩鹏反映快,赶紧推了推郝五梅,示意她追出去解释。
  郝五梅这才急步追了出去,可董执良走得很快,直到在电梯口,郝五梅才气喘吁吁地追,一把扯住他说:“你发什么神经啊,找我又不进去走,什么意思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