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起出差的女领导羞辱了!》
第4节

作者: 喷子大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话问得万浩鹏一头雾头,别说他不敢找成正道,是真去找他,他的秘书杜耕耘也会把他赶出来的,那小子每次看到他,总会扎扎实实地给他一个大冷眼,完全是一副墙倒众人推的架式,万浩鹏才不会自讨没趣呢。
  “没。”万浩鹏闷闷地应了一声后,准备回家,不愿再理郝五梅。
  “不对,正道书记提起你时,还夸你笔好,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所以这次关于宇江历史编写的主笔是你,需要多少经费由你往申报,财政方面会全方位支持。”郝五梅纳闷地盯住万浩鹏说着,说得万浩鹏也一愣一愣的,只是因为抽成这件事,他现在实在不愿意理郝五梅,装作要回家的样子,一副不想再交谈的架式。
  郝五梅见万浩鹏这样,赶紧转弯说:“不过你来社科联两年了,也没下各县走动过,这次是个机会,作为大姐的我,于公于私都要照顾照顾你这个小弟,我不关照你,关照谁呢。”这会儿郝五梅说这些话时,眼里还真流出了一点真情真意。

  万浩鹏心跳骤然加速,一想到武训的话,他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正不知道如何面对郝五梅时,电梯来了,他赶紧逃也似地钻进了电梯。
  等万浩鹏打车回家时,念小桃竟躺在客厅的沙发打电话,见他回家,眼皮都没抬一下,继续说:“晚我要吃鱼翅,你陪我去吃好不好。”
  这话算是傻子也听得出来念小桃又在撒娇,而且竟然还是当着万浩鹏的面,他本来想发火,一想这贱人是故意的,目的肯定是逼他主动离婚。一想到这房子是他父母辛辛苦苦做早点生意赚钱付的首付,他心痛,才不会便宜了这个贱人。
  万浩鹏冷哼了一下,径直走进卧室,清理了几件换洗的衣服,临出门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回头对还在打电话的念小桃说:“这房子是我的,找野男人浪可以,要是被我发现带回家了,可别怪我不客气!”说完,头也不回地出了门。

  身后却传来念小桃跺着脚的叫骂声:“窝囊废!这房子我也付过钱,而且是婚后财产,有我一半!真是个法盲!”
  万浩鹏没再理念小桃,可他等电梯时却分明听到了她在说:“太好了,你真牛,窝囊废果然出差去了!”
  万浩鹏一愣,电梯到了,他来不及多想进了电梯,等他赶到郝五梅指定的地点时,她已经在车等他,一见他说:“你怎么个女人出门还慢?磨磨蹭蹭的,快车,走吧。”说着,把车钥匙丢给了万浩鹏。
  万浩鹏没接郝五梅的话,闷头开车,没想到车一高速路,明明晴空万里的天气说变变了,乌云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下子布满了整个天空,接着是雷电交加,豆大的雨点砸在了挡风玻璃,万浩鹏不得不减速前行。
  本来一个小时的高速路程硬是走了两个小时才下高速,一出收费站,路况越来越差,可雨丝毫没有减弱的架式,万浩鹏不得不对着后座的郝五梅说:“郝主席,雨太大了,我们到前面的镇住一晚再走好吗?”
  “你是领导还是我是领导?”郝五梅没好气地撞了万浩鹏一句,撞得万浩鹏格外不爽,这女人平时对他总是一副笑脸,今天也不知道她是知道了他和武训的设计呢?还是另有原因,说话与往日完全不同。
  万浩鹏本来压着气,一听郝五梅的话,顿时恼火地说:“走走,反正我是贱命一条,领导不怕,我怕啥。”说完,把车有意开得很快。
  天已经黑了,再加又是下雨,前面根本看不清人和车,万浩鹏突然加快了速度,而且说的话这么不动听,气得郝五梅忍不住发火了,冲着万浩鹏吼:“你急什么急,别以为傍了大腿是个人物,正道书记也不过随口提到了你,没有我这两年罩着你,你别说出差,连端茶倒水都不够格!”
  郝五梅不说这话万浩鹏还好想一点,一说这话,万浩鹏的气更大了,忍不住损她说:“你罩着我?得了吧啊,借我的名义私吞版面抽成,这两年的课题全是我策划的,署名却是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利用我也罢了,还要挖坑埋我,有你这样罩着人的吗?我算是开了眼界,知道什么叫杀人不用刀了!”
  “你别血口喷人!谁私吞了版面抽成?谁盗用了你的策划课题?真是恬不知耻!我要不是见你可怜,才不会帮你!可你他妈的倒好,过河拆桥,以为自己傍了大腿,在这里冲我横!你也不撒包尿瞧瞧,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也配!”郝五梅急急地说着,而且越说话越难听。

  郝五梅没想到万浩鹏把这些老底都拆穿了,这打了她两记耳光还要命,这两年她确实总是拿着万浩鹏的课题申报,而且正道书记特别喜欢这些课题,每次都拍案叫好,为此,正道书记不至一次当着她男人董执良的面夸她要貌有貌,要才有才,大大地满足了她的虚荣心,现在,她怎么可能允许万浩鹏对她说三道四呢?
  万浩鹏万万没想到郝五梅会说出这些话来,她不承认私吞版面抽成也罢了,还这么侮辱他,一下子激怒了。索性把车了一停,扭头对着后座的郝五梅骂:“你他妈的才真不是东西!老子再怎么不是东西,没偷没抢!你倒好,又偷又抢,还,----”后面的话,万浩鹏说不出来,毕竟她和正道书记到底有没有一腿,只是武训猜的。
  郝五梅从来没受这种气,而且万浩鹏平时对她一向低眉顺脸,核心的事情都是她往领导哪里送,怎么会突然被正道书记点名呢?一定是他私自找了正道书记,可问他,他却否口承认,本来他越过她私自找领导的事让她极为不爽,现在还这么骂她,气得郝五梅直接把提包对准万浩鹏的脸砸了过去。
  这一砸,把万浩鹏的火和怒还有恨意全部砸了出来,直接从座位翻到了后座,一把把郝五梅按在了后座。
  万浩鹏这动作太快了,快得让郝五梅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被压住了,她一怒之下,勾脚对准万浩鹏的敏感地方踢了过去-----
  没丝毫防备的万浩鹏痛得松开了郝五梅,本能地去护那个地方,没想到车门被郝五梅猛地推开了,接着她又是一脚,把他整个人踢出了车外。

  郝五梅看也不看万浩鹏,迅速整理了一下自己,跳到前座,开着车扬长而去。
  等万浩鹏意识过来后,郝五梅已经把车开出了老远,他被她丢在了荒郊野外。
  “妈的,这臭女人疯了!”万浩鹏骂归骂,可不得不从地爬起来,忍着痛朝着志化县的方向走去。
  路一辆车都没有,万浩鹏整个人被雨淋得透湿,又饿又冷,正绝望时,远处有车灯闪着,他一喜,加快了脚步朝着有车灯的方向追去。
  那车拐进了一条小路,朝着小路远处的树林驶去,万浩鹏有些纳闷了,难道这雨天还有人玩车震?可他已经这个样子了,而且这地方不着村,下不着店,手机还留在车,现在这车灯光是他唯一的希望了,也顾不人家是不是在恩爱,急急地朝着车子的方向奔去。
  没一会儿,车子大约进了树林,车灯关了,万浩鹏只好放慢了脚步,深一步,浅一步地朝着停车的方向摸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