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立这时从身后拿出一个纸包,说道:“我拖林区的人搞到的,说这个专治女人滑胎的。”
  “什么东西?”
  “野山参。”
  林岩打开纸包,果然看见三根野山参,皱皱巴巴须须杈杈的被包在纸包里。
  “绝对正宗的野山参。”李立怕他不信,又补充了一句。
  “这个能治滑胎?”
  “据说能,泡水熬汤,反正是好东西。”
  林岩包好后说道:“太金贵了,还是留着你们自己用吧。”
  “我还有两棵,这是丽丽让我带给小红的。”李立又把纸包推到了林岩面前。
  林岩不好再说什么,就说道:“谢谢你们两口子。”
  “呵呵,到时生了胖儿子别忘了请我们喝喜酒就行了。”

  “看你都说生分了。”林岩说道。
  酒和菜上来了,林岩说:“咱俩都是伺候人的,不知哪儿会领导有事,白酒就不喝了,要喝咱俩一人一瓶啤酒。”
  李立点点头,就跟服务员换了两瓶啤酒。
  两杯啤酒下肚后,李立跟林岩说了自己想出去,随便到哪个单位都行。林岩一愣,说道:“为什么?跟着张市长不是挺好的吗?”
  “唉,你知道,咱们做秘书的不可能一辈子都跟领导啊,总有翅膀硬了的那一天。”
  林岩笑了,说道:“呵呵,这么说你翅膀已经硬了?那你应该跟张市长说啊?他完全有能力给你安排一个称心的岗位。”
  “我不是说现在就出去,我也不会辞了张市长,我的意思是……是以后万一有什么变化,还希望你及时跟江市长美言,给我安排的好一点就是了。”

  林岩终于想明白了,就说道:“呵呵,你这是在提前做准备呀?忒早点了吧,张市长年龄还不到,即便他退了,也会到人大或者政协任职的,放心,他会提前安排好你的,用不着别人操心。”
  李立的脸红了,尽管他希望林岩能够明白他的意思,但是当林岩真正明白他的意思之后,又有种被人扒光了衣服的感觉,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就说道:“老弟,跟你说实话,我比较担忧。”
  “你担忧什么?张市长有洪副省长做靠山,最起码常务副市长这个位置还是动摇不了的。”
  李立有些尴尬,没想到自己比林岩早几年风光,如今却落得向他买好,就说道:“怎么说呢,洪副省长的事我不便说什么,有句老话,叫人在做天在看,我不能说什么不利于张市长的话,但是他的有些做法让人堪忧。”

  林岩给李立倒了一杯酒,又打开门跟服务员要了两瓶啤酒,他举起杯说道:“老弟敬你。”说完,首先干杯。
  李立喝干了酒,说道:“我没有资格去评论领导,但是跟你说一件小事吧。你知道曹主任和张市长吵架的事吗?”
  林岩点点头,“回来后听说了。”
  “曹主任震碎了他墙上的一个小圆镜。”

  林岩睁着眼睛看着他,点点头。
  “其实这个小镜子不是一般的镜子,是有某种特定含义的。原来我也没注意过,有一天我走进他的办公室,上午阳光特别的好,推门进去就看到镜子反射出来的光射在对面墙上的照片,那个位置正好是江市长的脸上。”李立停顿了一下,给林岩反应的时间。
  林岩开始不解,他低下头沉思了一会,脸色突然煞白,惊呼道:“魇镇?”说出这句话后,林岩浑身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你说的没错。但是仅凭这一点还不能就说是魇镇。”李立又说道:“直到那天镜子掉地后,才证实了我的判断。”李立就跟林岩说了那天张怀去山区找海大师的事。
  其实,张怀去找海大师李立并不知道,是司机回来跟他说的。那天,张怀在任小亮的陪同下,前往外县一个偏僻的小山村,抹黑进入了一个胡同,来到了海大师的家里。任小亮把一个厚厚的信封塞进张怀的兜里,便跟司机使了一个眼神,就走出去了。司机刚要转身走,张怀就叫住了他,要过司机手里的公文包,从里面掏出一个牛皮纸文件袋,说道:“大师,不小心打碎了,我把它给您送回来了。”

  海大师的确有些不同。七十多岁的年纪,看上去面色红润,耳垂要比一般人大很多,花白的眉毛长长的,尤其是他的眼睛,在昏黄的灯光下,晶亮晶亮的,炯炯有神。他双手接过那个纸袋,小心的放到一旁的神龛处,点上五柱香,连着磕了三个头。然后重新坐回原处,神情严肃的说道:
  “老夫早就跟你说,最好不用这种办法,对你我都不利,你不听,一意孤行。杀敌一万,自损三千,前天我的小孙子就摔破了头,我就知道报应来了,唉,都怪我听了你的。”
  听海大师这么说,张怀虔诚的又是点头又是哈腰,说道:“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记得您说过,如果有破碎那天就让我把碎片收好给您送回。”
  “我是这样说的,没错。东西碎了,魇也破了,你当下要求自保,稍安勿躁。”
  张怀有些紧张,说道:“大师,我记得您说过,魇破之时,就是我引火烧身之日,还求大师指点迷津,多多保佑。”
  大师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
  张怀心里就更没底了,几乎是低声下气的说道:“大师,万望开恩。”
  海大师半天才睁开眼睛,说道:“我已经告诉过你怎么做了。”
  “稍安勿躁?”
  大师点点头,又闭上了眼睛。
  张怀意识到该走了,就从包里取出一个厚厚的信封,放在大师跟前,说道:“给小孙子买点营养品吧。”
  说着,站起来就要往出走,大师闭着眼说道:“请留步。”说着,从怀里摸出一个折叠的整整齐齐的也就是有一分硬币大小的红纸片,说道:“把这个符戴上吧,知道你要来,早就给你准备好了。”
  张怀惊喜的接过红符,连声说道:“谢谢,谢谢海大师。”
  “这一段不要轻举妄动,不要去招惹那个人就是了。”
  张怀见大师这样说,连忙点头,说道“好的,我一定听大师的。”
  这一切,都被门外的司机看到了眼里,他们回来后的第二天,李立和司机吃饭的时候,司机莫名其妙的问他:“李秘书,你说真有魇镇这事吗?”

  李立一愣,说道:“听老人们说过,但是现今还没听说过,干嘛问这个?”
  司机完全处于好奇,才跟李立说了张市长昨天晚上的事。李立听后就联想到了墙上那把反光的小镜子,他没跟司机说,但是由此断定那把镜子就是魇镇,是针对对面墙上江帆的。如此下作的事都能做出来,李立就感到张怀这市长也做到头了,所以才有了弃暗投明之意。
  林岩听后,直感到脊梁骨冒凉气,他说道:“这事还有谁知道?”
  “任小亮。”

  “司机呢?”
  “司机只知道他去找海大师,但是不知他是针对墙上江市长照片的。”
  “嗯,先不要跟其他人说。”林岩嘱咐到。
  “林秘书,我的事还请你有时间跟市长磨叨磨叨。”李立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