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这样说也是针对古街改造过程中出现的群众上丨访丨事件而言的。江帆完成赞同孟客布置的具体工作,他最后说尽管这是一次工作检查,但更是一次政治任务,要严格实行一把手负责制,谁出问题谁负责,层层把关,确保万无一失,另外要把有可能出现的问题想细、想足。
  会议的最后,由孟客带队,沿着检查组有可能走的三条路线,又实地检查了一番,发现的问题都现场进行了处理。
  两天后,由锦安市政府组织、各个市县政府分管的副职和相关部门的一把手组成的检查组,第一站就来到了亢州。
  不是检查组对亢州的偏爱,而是江帆抽签的时候一伸手就抽到了第一。他有些暗暗高兴,因为这种为期好几天的检查活动,排在最前面的单位占便宜,这个时候对于检查组来说,大家的好奇心还有精神气都足,当然留下的印象最深,最后再检查参观多少个单位都会不约而同的拿第一个做比较,第一个就成了标杆。
  对于被检查的单位来说,排在第一也是非常幸运的,因为这个时候为迎接检查,各个部门都是斗志昂扬的,精神气也是最高涨的时候,所以,抽完签后,江帆就离开检查组,提前回到亢州准备迎接检查。
  回到亢州,一切按计划进行,樊文良做后盾,江帆唱主角,孟客具体负责,各个职能部门密切配合,非常轻易的就通过了检查,而且总分排在全锦安第一名。

  首战告捷,总结经验后,亢州再次迎来更加严格的检查评比。
  十多天后,当省检查组到达锦安后,江帆仍然幸运的抽得第一名。大家十分高兴,都说江市长是亢州的福将!江帆说如果是福,也只限于这次检查。
  这天,由洪副省长带队,京州省新城杯城市环境综合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全体成员,到达亢州境内,亢州五大班子来到亢州地界迎接。早就有警车闪烁着红蓝色的光等在路边。
  就在头天召开的常委扩大会上,江帆和樊文良还在为是否要用警灯开道拿不定主意,在上次锦安检查中没有安排警车开道。

  张怀和孟客极力主张警车开道,江帆觉得警车扰民,樊文良认为那样是不是太显得官僚,本来前段把这些小商小贩撵得到处飞颠烂跑,如果再把检查组耀武扬威的迎进城,恐怕老百姓有怨气。张怀说别处都是警车开道,到你这你不这样做领导心里就不舒服。樊文良不置可否。这才临时安排了警车。
  江帆没有想到的是,翟炳德居然陪同洪副省长来了。一同来的还有常务副书记谢长友和市长董兴以及主管城建工作的一名副市长。
  翟书记跟亢州干部一一握手后,就跟樊文良和江帆交代了几句话,无非就是照顾好洪副省长和全体成员的生活等等,然后和洪副省长握手告别就原路返回了,根本就不给樊文良挽留的机会。
  江帆看得的出,尽管樊文良脸上没有显露出什么,但是他的心里肯定不高兴,都到亢州地界了,哪怕转一圈再回去都行。别说是樊文良,就是孟客都感到有些奇怪。

  樊文良看着翟书记的车离去后,似乎有那么瞬间的失神,他很快回过头,开始和洪副省长等人握手。
  洪副省长似乎比他的实际年龄显老一些,他的个子很高,今年正好60岁,嘴角处有一颗比黄豆粒还要大的黑痣。据说他今年就要离退了,有传闻他要去省政协工作,也有人说他正在竞争人大主任这个角色,如果按照常规,政府口的领导大部分退下来后到政协任职,党口的领导去人大,不过据说省委今年没有退下来的副职,而省人大一把手以及到站,所以洪副省长有到人大任职的可能性很大,即便去不人大,到政协任个主席应该没问题。

  洪副省长先跟樊文良握手,然后才是江帆。江帆发现,洪副省长在跟自己握手的时候,眼睛并没有看着自己,这让他心里有些不舒服,握完手后,他顺着洪副省长的目光扫了一眼,才发现洪副省长刚才看的是张怀。
  官场上的握手就跟领导排序一样,有着严格的等级划分,无论此时张怀多么想跟洪副省长握手或者是洪副省长多么想和他握手,也要等到江帆握完后才能轮到他。
  洪副省长握着张怀的手,居然亲切的叫了一声“小张。”
  张怀有些受宠若惊的说道:“洪省长,谢谢您还记得我。”
  “哈哈,哪儿的话呀?”洪副省长笑着使劲握了握他的手。

  江帆不由得的一愣,难道他们曾经认识?他在脑子里快速反应,想起张怀歇病假的时候他们去看他,被告知他去省城医院看病去了,他当时就纳闷,离北京这么近不去北京,居然舍近求远去省城看病,看来张怀那个时候并没有安心养病。
  他忽然又想到,张怀主持的高尔夫项目,据说就是通过省里的关系认识的港商司徒清源的,难道这个项目里有洪副省长的因素,那他们就不只是认识了。
  不知为什么,江帆没有任何道理的想起了彭长宜说的那排小洋楼。但是他很快否定了自己,甚至骂自己龌龊,怎么可能呢?且不说对方是省里领导,就是单凭洪副省长的身份也不可能跟小洋楼有什么瓜葛?谁都知道省领导是有房子的,不需要到你这个地方来住。不管怎么说,自己手下的这个常务副市长,都是个通天的人物。
  相互寒暄了几句,又都上了各自的车,唯独张怀被洪副省长叫了去,上了洪副省长的专车。这让樊文良很有意味的看了一眼那辆车。
  警车前面开道,车队疾速朝县城驶去。由于有警车开道,路上非常顺利,没有任何悬念的就驶上了亢州主干道,直接开进了亢州宾馆。
  要说省里的领导都会含蓄一些,无论说话办事都喜欢藏着掖着,在私交方面更是谨慎,轻易不会透露自己的社交圈子的。

  但是今天洪副省长显然不是这样做的,他毫不避讳自己认识张怀而且公开表露出来对他的不一般,难道这里面有什么玄机不成?江帆陷入了沉思。他和樊文良是坐一个车来的,他担心自己那辆老爷出故障就没开。
  樊文良见他到了宾馆都没有说话,就问了一句:“琢磨什么哪?”
  江帆这才回过神来,居然说道:“翟书记怎么又回去了?”
  哪知这话一出他就后悔了,果然,樊文良的脸色就有些变了,嘟着脸就下了车。本来江帆是想掩饰“琢磨”张怀和洪副省长这件事的,结果弄巧成拙,心里后悔的不行。
  中午的接待宴会规格比较高,专门安排了一个小宴会厅,摆了五桌,上的酒都是五粮液,最中间的一桌上,洪副省长居上位,省建设厅厅长郭建中坐在他的右首,锦安市委副书记市长董兴坐在他的左首,樊文良坐在厅长的右首,锦安来的副市长坐在董兴的左边,江帆坐在樊文良的右边。省地的其他领导和亢州的孙玉龙等人参杂着坐在了其他几桌中间,张怀和孟客跟领导的秘书和司机坐在了一桌。洪副省长一看,公然叫着张怀的名字,把张怀让到了自己这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