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国术传记——老一辈武学宗师们传奇的一生,武术被尊称国术的黄金岁月!》
第130节

作者: 作者白鹿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3-20 09:28:37
  148 传道授业
  马云亭毕竟见识广博,没有把他的这些话放在心上,说道:“就算要自救会解散,那也必须经过全起理事会的商议后决定,现在你不释放学生,只会让他们更伤心,反而起不到好的作用。这难道就是你想看到的吗?”
  马良见一时无法说服他,说道:“好,今天我就给足您面子,要是学生们再起来闹事,后果就不是你我所能控制的住了。”说完,大步迈了出去。
  一会儿功夫,学校的军警全都撤离走了。他走进教室看往受伤的同学。学生们见是他来救的他们,心里一片感激之情。
  王子平好久都没有看到过这么温馨的场面了,他也忍不住流下眼泪。
  日方知道学生被放出来的消息后,紧接着就是商户们的集体索赔。
  日方领事在权衡利弊的情况下,赔偿了一些商户,但是,大多都是赔给英法等驻外机构,轮到中国商户头上的少之又少,再次,印证了弱国无外交的这句古训。
  自救会种种行为已经激怒了日方,他们决定从他开始对来自民间团体,做一次有力地打击。
  丁氏对儿子的身体状况,预感越来越不好了,她就想着能不能把孙燕云趁机娶进门,冲冲喜气,要是再能生养出一儿半女的,李家也就后记有人了。
  她将自己的想法告诉给了李云天。
  他这才拿出那份信来给她看,信上写道:

  孙某教子无方,今有遇国事不宁,特将小女云儿送于你处,还望弟妹加以管教,不可由其性子。学生之事,切不可参与其中。令郎婚嫁之事,她尚且未知,还望慢慢疏导为好,不可激怒于她,反而适得其反,慎之为好。
  丁氏看过信后,问道:“老爷,这是什么意思,这婚还能不能结啊?”
  李云天叹了一口气,说道:“要她嫁给一个病秧子,就她那个性子,能愿意嘛!”李云天已经从孙武的嘴里,了解了一些有关她的事情。
  丁氏叫道:“不愿意也由不了她,这亲事打小就定下的。”
  李云天又说道:“谁能想到玉亭的病一直就不见好转呢。”说完,走了出去。
  一日,有一伙人趁着马云亭带着王子平出诊,闯进来大闹了德善堂。等他赶回来一看,伙计们伤的伤,残的残,药材也被扔的到处都是。
  王子平气愤难消,大叫道:“这是谁干的!”伙计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马云亭反而显得很平静,他似乎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的。他们随便收拾了一下后,把王子平叫进了自己的卧室。
  王子平不知道师傅叫他想干什么,就见马云亭从柜子暗格里拿出一个锦盒摆在他的面前,说道:“这里面是为师这一生的病理记录,还有一张祖上传下来的,飞针走穴的密图。我现在将它传给你。”
  王子平一听此话,扑通跪在了他老家人面前,问道:“师傅,您这是·”
  马云亭打断了他的话,接着说道:“我能教你的也就这么多了,以后的路就要靠你自己去走了。”
  “师傅,您·”王子平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马云亭说道:“我已经这把年纪了,活也活够了,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王子平叫道:“师傅,您不能这么想啊,只要有我在一天,谁也别想伤害到您老人家。”
  马云亭看着他,说道:“要是文博还在的话,那·”王子平看见师傅的嘴角微微地颤抖,而他却无能为力。
  马云亭拿起锦盒递到他面前,说道:“拿着吧,把它收好了。”
  王子平说道:“师傅,我不能要。”

  马云亭问道:“这是为什么?”
  王子平说道:“我瞒着您当了兵,这双手已经沾满了血,我现在就是个刽子手,犯了医家大忌,不配当郎中了。”说着,一头磕在地上,不敢抬起来。
  马云亭放下锦盒,叹了一口气,说道:“你的父母与我乃故交,无辜遭此国难,为师也心痛不已。国破家亡,谁又能左右的了自己的命运·”
  知道他心里难过,也就不再往下说了。

  这时,马云亭忽然坐直身子,训教道:“永安,你出身书香之家,却好使枪棒,你父亲为能使你今后有安身立命之本,才将你引入我门,学医济世。你品性聪慧,但浮躁之心未去,遇事当三思后行。为师现在问你几句话,你要如实回答,不可有丝毫隐瞒之意,你可听明白?”
  王子平回道:“弟子谨记。”
  马云亭让他抬起头来,问道:“你为什么从伍?”
  他答道:“报仇!”
  又问:“你为什么杀人?”
  他答:“报仇!”

  再问:“你所杀何人?”
  他答:“日本人!”
  四问:“你手上可沾有无辜人的血?”
  他答:“没有!”
  就听马云亭接着训导:“杀人救人,只在一念之间。为医者,心无私怨旧恨。为武者,侠义存天地间。你今日心有国仇家恨,持武可战天下扶正义,行医可悬壶济世救人。你告诉我,能将二者兼继吗?”
  王子平看着他坚韧地目光投在自己的身上,心里一沉,镇静地说道:“永安对天起誓,绝不以武欺人,谨记医家祖训,如有违背誓言,万夫唾骂,死不足惜。”
  马云亭起身将他扶起来,将锦盒传于他手。
  当德善堂被砸之事传开了,全济南府人都为他的遭遇纷纷不平。自救会的成员们知道后,商行们见损失也没有得到应有的赔偿,又开始新一轮的闭门歇业了。
  街面上一时冷清,行人都步履匆匆而过。刚出门,本想着去惠悦茶楼,丁氏一见街面上静的让人心寒,又回来了。
  丁氏没事很少出门,再加上这几日学生行动,她更是把孙燕云看管得紧紧地。

  对外面发生的事不是太了解,见李天云在院子里打拳,走上前,问询道:“刚才我出门,这街上怎么家家闭户,门庭冷落,这又出什么事了?”
  李云天收了拳势,吐了一口,才说道:“德善堂被人给砸了!”丁氏初听此话,被吓了一跳。
  李云天又说了一些自救会的事,她这才明白了。
  日期:2018-03-20 16:37:54
  149 大祸临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