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218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在还是弄清楚了,柳省城里金长城的老总在办公区那边,中午才过去的。厂区这边负责人已经给他打过电话了的,确实在那边也没有其他安排。这是何琳再三央求下,对方厂区负责人才用一个借口帮做这件事的。
  等这半小时,总算还是有一点收获。金平存也不好发什么牢骚,在省城里头也是跟市长等人到过的,对方对柳省这边的人有什么用的态度,早就有所感知。今天的所遇也不算太出乎意料。
  开车往市里走,希望能够见到金长城的老总。其他什么的都不必多说,只要先见面了,才有可能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态度,进而判断金长城会不会在柳市开发区落户。
  再到金长城实业集团的省城办公区,这一次不用在走错楼层,直接到老总所在的楼层里,敲老总办公室的门。虽说司机和手下都在楼下街道里等,但四个人一起站在走廊外也感觉到人多了些,可这时也不能将谁支走。
  敲了几次门,见办公室没有动静,金平存见看着何琳,不知道她在厂区那边是不是被哄骗了的。何琳也没有办法,值得再次去敲门。敲一阵,总算办公室门开了。里面出现一个年轻的男子脸,见外面几个人,就有些警惕地看着他们,将门开小一些,似乎随时准备发现异状就将门关上。
  王晓治对这人有印象,就上前解释说之前在哪里哪里见过,他们是从柳市过来的。提到了徐燕萍市长和大年之前的事,那人又看了看,金平存自然也记起来,提到之前见过的一两个细节。那人总算是相信了他们的身份,就走出来问金平存有什么事。这边也就说了来意,开发区目前基础工程都已经完成,金长城实业集团是不是已经有了决定等问题。
  这人只是金长城在柳省的老总身边的一个工作人员,哪里能够做主,只是他却知道金长城实业集团有这样的意图的。就说他的意思,表示要见老总他可以帮着去问一问,至于老总肯不肯见,有没有那时间却要等问过后才能够答复。
  那人也没有将几个人请进办公室里,关门时还是有些犹豫,也可推知他心里的想法。这时金平存等人也不能多计较什么,虽说在柳市里地位不算低,但出门在外,而金长城实业集团又是大型的集团,对一些来人来客自然不会太在意的。
  等了一会,那人再次出现,请几个人请进办公室里,要他们等着说是老总办完手边的工作就会来见他们,今后要是有什么事,可以先约见就不会这样麻烦了。如此一来,倒是柳市这一些人有着不是了。
  几个人在办公室里喝着热水,那个人在自己办公桌上却工作起来,也就不好怎么多说话。等了二十多分钟,那个老总总算出现了。杨秀峰一见那老总,就知道今天肯定没有戏,果然老总坐下来后,说到在柳市开发区的意向目前总部还没有正式的结论。要等总部有了结论后,金长城会第一先联系柳市开发区,到那边做具体的考察。

  态度不算生硬,但却有种高居一等的意思,老总估计将他们都看成是一般的办事员了。说话不足五分钟,老总就站起来要走,临走是给了何琳一张名片,算是有了结缘的意思。随即叫先前那个人带几个人去吃饭,安排一下。
  这饭金平存还是决定去吃,只是后来变成了柳市这边的人请客,那人倒是也客气一番却也就听金平存安排了。吃饭时喝了点酒,大家说话也就客套近乎多了,说道今后要请他多关照,自然是一口答应下来,连连咱金平存这样的朋友就是好,下一次来省城一定要先联系他,不联系就生气了。
  这一天虽说受了不少的气,但后来总算有了一点进展,这样的进展目前看来对开发区不一定有什么作用,但谁知道今后也没有作用?至少回市里汇报后,也见他们做了工作了的。
  回到宾馆里,先洗一洗,金平存就提议说要再研究研究工作。杨秀峰和何琳过去,却见王晓治房间里放着一张麻将桌。
  到省城才一天,这一天却让柳市开发区的几个人受到过有生以来最多的冷遇的一天,但冷遇之后,回味起来却又感觉到有收获。对金平存说来,就更有另一种感受,那就是丢了大脸面之后,却找到了圆这脸的理由了。就算到市政府里汇报工作,谁都不能够在说开发区几个领导到省城里怎么怎么样的。
  再说与金长城实业集团之间留下这样的痕迹了,今后真要再做他们的工作,显然是有路可走的。当然,在省里还有一家,那就是万家安药业集团的工作,对他们说来也就有不错的经验,至少在心理上有过一次实实在在的锤炼。这些收获不会这样直截了当地说开,不过,金平存心里就有种云过天开的欣然。
  等杨秀峰和何琳过来后,也就将心事先藏起来,自己的喜怒不能让人看透,才是领导最基本的功底,金平存虽修为不到,但这样的观念却是有的。

  先在金平存的单间里聚集,听他对今天工作的总结,说得很深冠冕堂皇,就像几个人经过奋力拼搏做出很有绩效的成就来。司机和办事员就站在门口处,金平存坐在房间里唯一的沙发上,另一张椅子却是归何琳坐着,她不便于坐到金平存的床上。杨秀峰和王晓治就坐床上,倒是没有什么关系的。
  其他人都在今天的工作上有自己的感受,听金平存说过后,也觉得领导的水平和看问题的角度果然水平高出一个档次。杨秀峰听在心里,也在暗地记着,今后说不定什么时候也要套用这样的语言。
  说过之后,金平存说“今天的工作我们已经做了总结,明天,我们要先做好准备,先对万家安药业集团进行全面地调查后,再和对方碰头,不能再打无准备的仗。我们的工作做细之后,就会更有针对性,也才有把握。时间上我们不能急,急躁就是我们最大的失误,一定要纠正这一点。”
  其他人也都不说什么,金平存又说“王主任、杨主任有什么要补充的?”
  王晓治和杨秀峰都摇头,表示没有什么话要说。金平存说“那好,我们工作要干好,同时也要学会调节。走,到王主任房间那边去交流交流。”
  走过来才见麻将桌已经摆好,金平存要跟来的办事员将他房间里的椅子搬过来。房间不算大,放下一张小麻将桌后,连床铺也是要移挪的。坐下来时,王晓治就坐自己的床铺上,金平存将那单人沙发移过来坐,杨秀峰和何琳两人就只能坐椅子才放得下。
  坐下来,金平存和王晓治两人是对家,杨秀峰和何琳是对家,何琳坐在金平存的下手。王晓治平时虽说与何琳不是很对头,但也没有明显的矛盾。等大家都坐下后,就说,“何主任,你在领导下面,可要多注意哦,金主任是第一高手。”
  这话自然可以从两方面来听,何琳在这样的场合里,是很自觉地,知道大家说这些话是什么用意。也就笑着,先看了看王晓治,在看向金平存,笑吟吟地说,“领导,我在您下面可要多关爱,多给吃一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