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214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何主任,说起工作来,我对开发区可是一无所知,从现在起,就开始向你学习,可不能藏着掖着。”
  “杨主任是领导呢,这么谦虚。我们有这样的领导,在下面工作就幸福了。”何琳再一次说着“在下面”的话,在行政里经常会用这样的话来隐喻的,特别对方是女干部,更是喜欢这样说来调戏一番。杨秀峰知道何琳不会不知道的,在办公室里也不知道遇上这种是多少回来的,哪会出现这种情况而不知?
  当下不说,看着怀里那生动而妩媚的脸,见她五官之间的搭配当真恰到妙处,让人看着不由地动心念想起来。杨秀峰心知自己如今比以前更没有自控的心了,但却要这样看着她,看她到底是什么用意。
  何琳见杨秀峰看着她不说话,脸色就慢慢起来红晕,那红晕越来越浓,而脸上表现出来的也就更加生动活泛,**无比。杨秀峰强制着让自己不去多想,但念头里不由地就用邢静、李秀梅、唐佳佳等人来对比,也用于萍、小琪姐妹来对比起来。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表现出那种镇定与锐利,是不是让何琳看出自己心里也是有所想的。
  但如今只有坚持了,好在先一次就曾就爱那个何琳逼退过,这时要再将她逼退,今后她在自己面前也就不会有多少把戏了吧。女人其实也就这样,先总想用自己的魅力将男人降伏下来,要真降伏住了,对她们今后说来就会主动得多。就算也要用自己身体来付出,那交换而得到的收益就比另一种情况大相径庭的。
  杨秀峰慢慢地在心中就将何琳当成自己的一种挑战与修炼来对待,其实每一个人在不同的位子上,都要经过修炼才能够融进去的,才能完全走进这样的角色里。有利这样的想法,心里也就平静许多,不管心有多浮躁,但杨秀峰对自己今后的路要怎么样走这一点,却是很坚韧的。
  何琳见杨秀峰很快就将他那种领导的架势端了出来,心中也是一惊,就有些后悔,怕自己前些时候的努力就这样白费了。当下也将脸上的妩媚收敛起来,垂眼敛眉地,表示自己就是一手下而已,没有对领导不敬的意思。杨秀峰见了她的变化,心里知道,说,“何主任,还是先介绍下开发区里我们要面对的工作吧。”
  “好的。”何琳说,声音虽说依旧柔媚,可却不是那么勾人心魄了。
  田健很不甘愿有今天这样的结局,不顾什么就走了。心里也知道金平存还不能够把他怎么样,市里也不会因为他走会对他怎么样的。而对于他来说,必须要这样表示的,才会更好地为自己争取有利的待遇。年龄到这种坎了,就算老领导再帮自己也是很有限的,唯有用目前自己所在的位子和市里讲条件,能够换出多少条件来。
  但总要先看看老领导的态度,田健自己工作上没有多少能力,但对体制里一套却很有些心得,要跟紧领导就不会吃亏。工作上怎么样都可以改变的也可以真真假假地进行汇报,但要让领导对自己那份真心感觉到,要做好一个好下属,才是最为重要的事。
  毛达和之所以将田健放在开发区里养着,也就是这一点。但如今开发区已经不是用来养老的地方,而一时之间又找不到更好替代田健的人,也让毛达和恼火不已。

  在柳市里,毛达和作为市委书记,本该将整个大局都掌控在手的,只是实际情况却远不是这样。从某种程度上说来,他在柳市的份量不比徐燕萍重,也不比钱维扬重。徐燕萍市长在省里有明确的支持,在市里也做出让她立出威信的事来,在干部队伍里确实有着一定的威信。而钱维扬虽说只是一个常务副市长,在市里排位不高,但本来应该是他来做这个市长的,省里对这样的变化也对他有着一定的补偿,而最为重要的,钱维扬在全市里大多数下面的领导都是他培养出来的干部,他的威信与基础那是不容动摇的,加之省里也有明确的支持,有人帮着他说话。

  毛达和知道自己的情况,也知道自己的性格。能够走到市委书记这一步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只是偶尔才会想着会不会有走进省里的机遇?偶尔才会为这样的念想而跑一跑,更多的时候都在顺其自然。市里的斗争,毛达和也是出于这样的心态,既要维持自己一把手的地位,但这样的地位却没有多少说服力,就得用人事权等来体现一下。可这一次在开发区人事上的问题里,徐燕萍和钱维扬居然会选择联手,而将田健一举踢开,是他之前没有想到的,也是不能够接受但却变成了事实的。

  其实毛达和心里也明白,柳市有今天的局面实际上根子还是在省里,省里的斗争局势不明朗才会导致柳市有这种情形。他在省里的支持以及大不如前两年了,主要是支持他的那位领导身体原因已经成为半退居二线的状况引起的,没有来得的支持,仅靠他在市里确实有种有力无处使得感觉,更何况他本来就不是那种很有力的人。
  毛达和在某些时候,都尽量地在三种力量中寻找出平衡点,找徐燕萍或钱维扬两家之一进行结盟,压制另一家。这样可在每一次对立中,都保持着占据一定的优势,也使得两方都想与自家结成利益同盟,至少不会让两方连接起来,把自己孤立出去。
  在开发区的一系列工作中,毛达和虽说也看到其中的利益与机会,但还想用旧的策略来应对,另一面又将自己的同学引到开发区来,帮助自己在开发区中做出一些成绩,加大自己在开发区的话语权,再有田健是开发区的一把手,很多事也都无法跳过市委进行操作。
  谁知道大年过后,徐燕萍和钱维扬竟然联合起来,将开发区做了比较彻底的调整。这样一来,将毛达和在开发区的利益就给损害了,而转嫁给钱维扬,徐燕萍自然也分掉一些走。对田健的处理,毛达和虽说极力抗争,但却没有得到结果。徐燕萍列举了很多地区的开发区,也说了省里的意图,在开发区里弱化党管一切,已经成为潮流,柳市开发区要把这一对招商引资就会造成阻力。
  这样的阻力毛达和自然担不起,虽然明知对方只是用这样的借口而已,只是对田健在开发区的工作没有做到让市政府满意,他们刻意要换人才这样提出来而已。
  不过,在毛达和心里虽不好受,但知道不能够抵挡,却也想到另有招法。徐燕萍和钱维扬之间合在开发区,今后分也会在开发区里。党将开发区的主导权取得后,双方哪会协调得好?自己只要等时机,就会有其中一方必然会找自己联合的,倒是又是自己的机会。
  田健走进市委来见毛达和,毛达和已经将这些策略的事理顺了些,见田健哭丧着的神情,心里也满是火气。却又不好朝田健发火,而让其他人得知还以为是自己无力呵护田健,又朝廷出气,影响就更不好。但用什么话来安抚他?
  这些天杨秀峰一直在熟悉这开发区里的情况,有何琳在旁协助,又有金平存毫不相瞒地解说分析,杨秀峰自然更快地就进入角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