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洲帝国的子民》
第129节

作者: laohu5999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3-28 17:12:56

  矢村早就听说满洲官员很洋气,也很会享受。但他所接触的这些中下层官佐中,除了喝大酒算是洋气,就是抽大烟算是享受了。成功到任,却带着咖啡壶来的,这倒是很让他感到意外。
  成功走过来把咖啡递到他的跟前,标板流直军人气质,带有绅士的气度,矢村立即又觉得没了不快和脾气:“感谢矢村队长对警务局违纪丨警丨察的管束!满洲国警员的成分复杂,素质堪忧。连各地的日本籍丨警丨察,也都是临时招募来的,”成功倚靠着办公桌,一边品着咖啡,一边侃侃而谈:“成功刚刚到任,就得到矢村君的帮助,自然是感激不尽。如果温林宪兵队正式成立,有幸和矢村队长同驻温林,警务局警员的训练,还要仰仗矢村队长的大力协作和不吝赐教。”

  矢村像个学生,在聆听老师含蓄的教诲:你在温林是暂住,最后是什么结果还都不一定!
  成功在他懊恼时的几句话,矢村听的高兴:如果能正式留任温林,还需要自己提供训练的帮助,这就是接受改造的态度。矢村觉得成功是有修养的一个人,连彭正夫那样带有学究气的警官,说话也是啰里啰嗦,还经常卡壳。南玄三像是深不可测,但毕竟是匪气太重,是只顾自己的利益和荣辱的人,不是个合格的官员或者丨警丨察。其他人简直就无须提及,都是些乌合之众。
  日期:2017-03-28 18:12:55
  南玄三答应小岛和斋藤,隐瞒他们纵容匪徒、扰乱治安和袭击丨警丨察的过失。这三项罪名摞一块就够遣送回国的了。但小岛和斋藤向矢村报告,要统一口径:六子打倒小老幺,抢枪就跑。
  矢村到北城门,听完报告便查验了六子的尸体:后脑一枪打在中间,后心两枪命中心脏。
  看到万老三棉袄的一只袖子,腋窝下被子丨弹丨撕开;于球子大腿里子的棉裤,被打出了两个洞,仅有一个手指粗的布条相连。两人都是毫发无伤,还是南玄三在几十米以外,给打中的。
  “没有看到南股长瞄准的动作,完全是看都没看,抬枪就打。”小岛的声音有些颤抖。
  矢村又回身望向城门,一条小街200M,顺墙圈路30M路宽,门洞走入10M,共计240M的距离。三八大盖无依托的瞄准射击,恐怕都很难做到百发百中,驳壳枪射击时抖动是很剧烈的。
  “南股长向门洞里那个人,只打了三枪吗?”矢村压低声音追问小岛:“你能确认吗?”
  “确认。”小岛知道矢村是提防周围丨警丨察有能听懂日本话的,也低声的回答着:“最让我感到震撼的是,南股长拔枪就像是魔术师一样,出枪和射击极为连贯,没看到子丨弹丨上膛的动作。”
  彻底汗颜,甚至是无地自容!矢村尽管心底一直很不踏实,但毕竟俯视了南玄三半年有余,确实是自己不知道深浅了。矢村也感悟到:是在他主观意识中,把军人操典规范,强加给这个东北军军人出身的丨警丨察身上,才造成了极大反差的深刻误解。假象掩盖下,也让矢村频频出乎意料的自愧不如。矢村第一次在宪兵队设宴,一定要请南玄三赏光。第二天晚上,南玄三把六子的事,处理干净利落,在警务局等了两个小时的小岛,才兴高采烈的陪着南玄三回到了宪兵队。

  矢村在他的宿舍,礼仪周全的向南玄三敬酒,表达了自己的钦佩。喝到高兴,又露出自己最值得炫耀的技艺——书法。对汉文化,特别是书法,矢村近乎于痴迷。绘画金石,入门太难。
  似是酒酣兴奋,起身踱到桌前,提笔浸墨,挥毫走龙画凤般的写下“武运长久”四个大字。

  一气呵成酣畅淋漓,矢村收笔吐出一口气。秀完了又自我欣赏的端详一阵,对站在一旁也微微点头的南玄三,不依不饶还不容推却。矢村觉得南玄三的点头,就是不懂装懂得假模假样。
  矢村是要南玄三难看,找回点宽慰。看南玄三拿笔也和拼刺端枪差不多,根本没经过训练。
  本不想挫伤矢村良好的自我感觉,但南玄三此时也觉得:这个小**崽子,有点没屄数!
  南玄三对书法没什么研究,但毕竟读了五年的中国私塾,所谓的书法,不过是写毛笔字。
  读私塾的时候天天得写,写不好要挨揍的。南玄三的书法和打枪一样,是娘胎里带出来的天赋。说不上功力,但就是写出来漂亮。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这么有才,真就没正经的下过功夫。
  日期:2017-03-28 18:48:33
  矢村要看笑话无法推让,南玄三确实勉为其难,多少年不舞文弄墨了。自己铺了张大纸,略微想了想,也是一气呵成,一首辛弃疾的《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便跃然纸上。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灸,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嬴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南玄三写到第二个字,矢村似乎看到了小岛说的南玄三出枪,知道自己这回又是走眼了。

  从南宋抗金,讲到“苏辛(苏轼和辛弃疾)”、“济南二安(李清照和辛弃疾)”,从诗词表达的杀敌报国和收复失地理想,讲到抒发的壮志难酬和英雄迟暮悲愤。南玄三不经意的大概介绍着:
  特别说到诗中的“八百里”是牛,不是“行程”或“里程”的时候,看到矢村的目瞪口呆。
  “就**知道个李白杜甫白居易的,就他妈的拿自己当文人了?”南玄三忍了忍,没好意思告诉矢村:这些都是他中国私塾学了五年就学到的,而且他还是调皮捣蛋经常逃学的熊孩子。
  本来俩人相处愈睦,矢村越觉得南玄三不像其他中国人,这倒也不错,他本来就是朝鲜人。
  南玄三巴结他倒是不假,但从来不会对他奴颜婢膝。南玄三的哈腰和点头,和矢村的敬礼没啥区别,甚至没有矢村给他鞠躬,弯折的真诚。南玄三的巴结,也没有矢村常见的那种谄媚。
  矢村不对他讲汉语和朝语的时候,南玄三从来不对他讲日语。矢村用日语和他对话,南玄三肯定用汉语和朝语回应。矢村对南玄三越来越感兴趣,南玄三请他喝酒,也几乎从不推辞。
  矢村曾在半醉的时候,特意问南玄三:大日本帝国既占了朝鲜,又占了满洲,无论是朝鲜人还是满洲人,都有拿枪抗拒皇军的,玄三君是个男人,也曾经是个军人,为什么不抗击?
  南玄三笑的很自然:“朝鲜有条约,日本成为了朝鲜的宗主国;日本来满洲的是帮助建立王道乐土,没宣战又没侵略,持枪抗拒岂不是乱民吗?我南玄三没本事管国王皇帝,也管不了侵略,我就管我家。就像我请矢村君到我家做客,和矢村君持刀进入我家,肯定得到的不是一样的接待。”南玄三盯着矢村,肃然说道:“是我的客人,好吃好喝;闯入我家,格杀勿论。”

  日期:2017-03-28 19:39:04
  第四章.温林整肃
  04-4. 勒索&放水
  袁卓福也巴不得成功赶紧回家歇息,他有个大事要办。生米熟饭咋都好办,但不能让成功有“公然叫板”的不舒服。尽管金植大年初一就告诫过他:不要结仇太多,落下为富不仁的名声,那样会比丨警丨察的民愤还大。道理很简单,老百姓不敢和丨警丨察作对,还不能变着法的祸害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