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洲帝国的子民》
第126节

作者: laohu5999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牛屄让你吹的,拿你六爷当孩子吓唬呢?!”六子看又出来三个,尽管有一个见到他都不愿打照面的小扒厨,也还是有些胆怯,特别是哑巴豆和南玄三是一样的狠角色,那个柴所长也不是善茬子。但众目睽睽之下,这样“拉梭子儿(东北俗语-认㞞)”可就没法混了,大过年的,他也不相信南玄三会掐“折(音:shé)”他一条腿。就是掐折一条腿,都比尿裤子好混!
  围观的人又在起哄,为六子加油叫号。六子一咬牙,冲着南玄三轻蔑的笑了笑:“南股长,让你手下的废物,到护城河里捡枪,挂高了你也够不着。”调头边走,还边带头大声数着数:“1、2、3、……。”数到“6”的时候,连同看热闹起哄的,声调节拍都统一了:“7、8……。”
  围观的温林人大为震惊的是,原来一直是囊囊膪和窝囊废的小老幺和小扒厨,都变成了下山的猛虎。尤其是小老幺,就像是刚给打上吗啡,赖唧唧的无可奈何一扫而光,霎时间变成了怒不可遏,抢过了扑奔过来的小扒厨身上大枪,抡圆了了就砸向于球子。小扒厨像是不甘人后,上去对万老三连踢代踹。小老幺和小扒厨打人虽然动了狠劲,但技巧性太差, “万老三”和“于球子”也是缺乏畏惧感,嘴里骂着往起爬着。不是地面太滑,没准二人已经站起身来,把小老幺和小扒厨给打倒了。哑巴豆和柴健,不慌不忙的也走了过来,再次将二人踹倒后,大皮靴就专往脑袋上踢。柴健警长的警衔,按规定只能穿皮靴打绑腿,皮靴是哑巴豆给的他。温林山高皇帝远,对着装管理的没那么严格,成功也喜欢手下都标版流直的,穿马靴就是比皮鞋有精神。

  日期:2017-03-27 22:43:56
  看热闹的日本宪兵伍长小岛和军曹斋藤,分别扑向哑巴豆和柴健。听不懂中国话,但看出老百姓都不向着丨警丨察,嬉闹怎么就变成了殴打?!斋藤被高出大半头的哑巴豆,给甩了一个跟头,围观的怪叫哄笑着。小岛理解了围观者对他的鼓励,“巴嘎”

  了声,抡枪奔向了哑巴豆。
  脚下打滑差点跌倒,踉跄到哑巴豆跟前,枪托刚要往下砸,便被哑巴豆的枪口,顶在了脑门上。小岛目瞪口呆的看着一只脚踏着于球子,还笑嘻嘻的哑巴豆,搞不清楚:这是闹着玩吗?!
  “伍长,过来!”小岛被南玄三标准东京口音的呵斥,吓了一跳。看着嬉皮笑脸的哑巴豆和驳壳枪张开的大机头,正无所适从又不敢轻举妄动,借坡下驴的跑到了南玄三跟前,刚要举手敬礼,就被南玄三重重的打了一个耳光:“巴嘎呀路!悍匪袭警抢枪,良民生命危在旦夕。身为宪兵不挺身而出,还敢帮助匪徒袭击警官。立即带着你的军曹滚蛋,找矢村请求处分!”
  黑龙江省增加了宪兵的配置,春节刚过便做了一次统一调配。温林治安和匪情在鹤城管辖内,属于状况良好,此次没有被增加编制,还是两个班18名宪兵。但其中一个班,作为有经验的成熟宪兵,被调到了鹤城,又从鹤城宪兵大队,调来了一个班予以补充。小岛和斋藤都是昨天才到温林的,今天第一次上街巡逻。生面孔又看什么都新鲜,被六子在十字街撞到,每人还给买了盒香烟,听不没明白六子说些什么,但也鬼使神差的跟在六子身后瞎转悠。

  日期:2017-03-27 23:24:07

  南玄三知道这俩棒槌肯定是刚调过来的,矢村手下的宪兵都认识他,就没有不先敬礼,还敢贸然动手的。既然立威那就连日本一块收拾,让温林这些贱民看看,南爷到底是不是囊囊膪!
  小岛知道惹祸了:这不是嬉闹,是匪徒袭击丨警丨察。慌忙给南玄三敬礼,跑过去拽起斋藤。
  六子此时在起哄的数数中,已经走出了正好100步,围观看热闹起哄的,有些目不暇接了。
  南玄三的巴掌落在小野脸上的时候,围观起哄的一边想看宪兵是怎么打丨警丨察的,不时的还往六子那扫上一眼。本来嘴还不“拾闲(东北俗语-忙里偷闲)”的按照节奏,随着大流数着数。
  小岛的脸上落下了南玄三巴掌的时候,都不约而同的停止了数数,发出“咦”、“哇”……的惊叹后,嘴又都变成了“O”型,第一次见识到这么牛屄的丨警丨察,打日本宪兵比打街痞还随便。
  六子自己却越来越亢奋,数到了“94”。虽然旁观的声音在减弱到突然停下,也却全然不顾。数到“100”,站下回过头来。尽管没看到小岛挨打,但看他站在南玄三身边像是不太对劲。

  “南爷,枪我给站岗的王二胡吧,哪敢当着你面给撇了?!”站在顺墙圈路道路中间的六子,还回头指了下城门洞外边,在城门下站岗的丨警丨察:“南爷今天给六子面子陪我玩,我……。”
  “肏你妈的!叫爷晚了。”南玄三的脸比刚才打小岛“驴的儿(东北俗语-拉脸/板脸)”更难看,声音也比刚才对六子说话的动静更为严厉也更响亮,生怕鸦雀无声听的围观人们,不能听个清清楚楚,倒没扯脖子喊,可不大的个头,底气却十足的带着洞穿力:“你南爷给你留条活路,枪给我挂在脖子上,人给我爬过来,冲小老幺磕仨响头。是你爹‘作儿的(音:zoudeer。东北俗语-生养 /养活)’,向北不到20M,你进到门洞子,就得去阴曹地府找你家祖宗打麻将了。”

  日期:2017-03-28 09:03:38
  小岛和斋藤刚要转身离开,眼见着南玄三的右手只是在腰里晃了一下,变戏法般的已经拔枪在手,微微侧身的同时,右手在胸前像是把枪扭了个花,手臂向前伸直的刹那间,枪就响了。
  六子进了门洞没走上十步,“家”字敢脱出口,南玄三就打响了三枪。六子冲着前面一头栽到了地上,对六子陪着笑脸的王二胡,刚向门洞里迎来两步,“嗷”的一声也摔倒在了地上。
  王二胡很纠结,不往前迎一下,那是不给六子面子;迎的太远了,南玄三看到必然不舒服。
  人都是“拉不出屎来赖茅楼”的玩艺,被六子给撧个啥也不像,牵怒于他,再正常不过。
  围观的人一大半看不到门洞里,但随着南玄三的枪响,都发出了惊叫。多是意外和震惊,没有几个是被吓叫唤的。也想不明白:是不是真打,能打着吗?多数还以为南玄三是吓唬六子,弄六子个落荒而逃,也是找回点脸,下一步就是再追出去,冲着六子背影,再打一梭子都可能。
  “打倒了俩!”、“王二胡都被打死了!”、“六子被打死了”、“杀人了。”……。
  围观的人,想往门洞子涌看个究竟又不敢,都呆立在了原地,不看热闹改成了面面相觑。
  南玄三虎着脸,杀气腾腾的指着南北大街,对站在不远处的小岛命令道:“你俩警戒!”
  哑巴豆说话变得极为流畅:“柴健赶紧过去看好死倒,等做于股长过来照相,再拽到城墙下面,尽量别影响进出城门。小老幺,把那个大车扣下,去把站岗那个废物,拉回警务局去,通知于股长带照相机立即到现场来。小扒厨,现场这十几个,要得扣下,有脱逃的,可以开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