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洲帝国的子民》
第116节

作者: laohu5999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南玄三不知道这个饶汉祥是哪路神仙,但肯定是比郭松龄两口子还重要,好像此次谋逆,这个干巴瘦的南蛮子才是罪魁祸首。对郭松龄两口子,都没强调要活的,只要保他的活命?!

  不管干啥的,这也是此次追捕唯一给开了价的,尽管梁忠甲要求保密,但想必不会赖账。
  饶汉祥是湖北广济县(今:武穴市)人,参加科考中举,投考京师大学堂排名第二未赴读。
  光绪三十一年(西历1905年)入日本东京政法大学。宣统末年(西元1911年)入都督府任职,其行文风格(骈体文)被黎元洪褒奖为“羽檄修书,星驰电布,一篇脱手,八缴风传”,晋升其为都督府秘书长,使饶汉祥一夜成名。据说袁世凯每次看到饶汉祥的电文,都会饶有兴趣地拿笔圈点精彩之句,并自认是饶“文字知交”,对其垂青有加,以至于饶回乡省亲,袁派员携亲笔信前往慰问笼络。郭松龄反叛,饶汉祥为代拟讨张通电,列举张五大罪状,亲往郭松龄部赞襄文告。饶汉祥为“枪手”(即“捉刀”,专指那些为别人写文章的人)至此境界,历史上可谓是凤毛麟角。作为民国总统黎元洪“御用”文案,堪称文章“圣手”,据说“饶体”式通电,曾在民初风靡一时,引起了官场的模仿狂潮,伺候督军政要想被人看重,不能“拽”的都难混。

  日期:2017-03-26 14:35:17
  吴忠良回报:郭松龄逃至此地,遭遇到东北陆军穆春第十四师王永清骑七旅的骑兵突袭。
  随身的卫队都是些小孩子,经不起骑兵的冲锋,和郭松龄同行的林长民,被流弹打死了。
  郭松龄夫妇被搜查时,发现郭松龄身上有他自己的名片,郭松龄夫妇双双被俘关押在村内。

  林长民福建闽侯(今:福州)人。才女林徽因之父,ZG要人林觉民之兄。光绪二十八年(西历1902年)赴日本早稻田大学研究政治、经济。宣统元年(西历1909年)回国,任福建省谘议局秘书长。民国元年(西历1912年)任临时参议院秘书长,参与草拟《中华民国临时约法》。
  民国二年任众议院秘书长,拥戴袁世凯为正式大总统;民国六年任段祺瑞内阁司法总长。
  南玄三没听说过什么林长民,对他不感兴趣。追悔莫及之后,派吴忠良进村再探,有没有一个干巴瘦的南蛮子老头一起被抓,抓了关在那里了?煮熟的鸭子飞了,他已经打定了主意:如果饶汉祥押在村里,天黑了就绑票。只要有把握把饶汉祥活着抢走,就不惜与王永清部火拼。
  确定没有饶汉祥的下落,南玄三打起精神,重新查看了一下战场四周,果断带队向西追去。
  往西追出不到二里地,南玄三绝望了。断定没有成队的人马通过迹象,不过是落单的踪迹。
  当年“弹尽众散(打完子丨弹丨后各自逃散)”或者“风紧扯呼出水(情况不好逃跑)”,大多也不抱团,多是撂单轻便,饶汉祥肯定没和郭松龄一路走来。但气恼之下,觉得这二里来地冤枉道更加窝心:“都散开,在500米的范围内,都瞪大眼睛给我寸土不拉,没准能遇到个死倒。”
  南玄三没判断错,不到300米的一大堆秫秸边上,偎靠着一个一手握着空枪,一手拿着弹夹,但已经连换弹夹气力都没有了的半大孩子。不知道郭松龄是怎么想的,卫队弄了群15、6岁的小孩,不知道是他不忍让这些还没长成的孩子当炮灰,还是要通过言传身教,办出一所郭氏军事私塾,成为郭家军的黄埔。让这些整天在身边端饭打水扫院子的,将来统兵冲锋陷阵。
  吴忠良从右胸洞穿奄奄一息的小卫士身上,搜出了一袋大洋约有100多块,还有一个军官证:王文生,少尉,17岁。南玄三心中也算有心平慰,毕竟是个在名单里的,但他怎么也没想到军阶最低的,竟然是个毛孩子。抬眼看了一下肩章,确实有个豆:“小**崽子,还少尉……。”
  南玄三仔细的打量一眼,怎么看都不像是17岁,撑死了也就是个14、5岁,白胖的脸似乎面熟,待看到胸口冒出的鲜血,带着气泡的时候,突然想起和那个冒鼻涕泡的孩子十分像。
  或许是白白胖胖的娃娃脸显得,但如果是年头能对上,南玄三绝对会怀疑:是那个孩子。
  南玄三骂着身边的一个中士:“杵在这装儍屄呢你?赶紧给他灌点水,别他妈的让他死了。”

  “南连副,都这个屄德行了,你看还能活吗?!”吴忠良觉得麻烦:“咱就别白费劲了。”
  南玄三没好气的横了吴忠良一眼,打发一个班长带着三人,分头去村子里找挂大车来:“多带回来两床‘被货儿(东北俗语-棉被)’,再看有没有郎中,还有谁家有热粥,都一块给我弄来。”
  留下那两个正给王文生灌水的跟着他,南玄三让吴忠良带队继续往前搜索,交待着:“再往下还得细着点,捋上十里地。不管能不能找到啥,都把队伍带回新民屯,在昨晚宿营地会齐。”
  日期:2017-03-26 15:38:53
  吴忠良带队走后,南玄三让留下的两人向东上官道,奔奉天方向走,沿途找到郎中就扣下,就地在道口等着他们。两人听清楚了却没想明白,但确定没听错,就赶紧按照吩咐,向东去了。
  南玄三蹲到王文生跟前,看血已经止住。死死的盯着他的脸,怎么看怎么都像那个孩子。
  王文生苏醒过来,稚嫩的坚毅表情,也掩饰不住对死亡的恐惧,仍竭力强忍着,不让乞求和绝望的眼神流露出来。南玄三似乎看到了他的泪流满面,还鼓起了一个大大的鼻涕泡……。

  大车到了,没有郎中。赶车的庄稼汉带来了棉被和一包药粉,说这药止血愈合有奇效。
  向东奔奉天官道,走了不到20里地,就遇到了找郎中的一个士兵,报告:扣住一个郎中。
  另一个士兵在路边的客栈里,看押着郎中,怕再让他跑了。几个人把王文生抬进了客栈。
  在客栈里,忙活到了快天黑,郎中看着熟睡的王文生,告诉南玄三:命现在是保住了,但发炎化脓就得没命,天亮赶紧得回队伍上的医院,不用西药“指定(东北俗语-肯定)”是不行。
  南玄三终于在两天后,带着王文生赶到了奉天,住进了盛京施医院,一个月才康复出院。

  士兵带给梁忠甲的信中说:带走的是救命恩人家的孩子,回报恩情不辞而别,请长官谅解。
  梁忠甲觉得蹊跷,更有些不快,这兵营也不是你家厨房和后花园,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派出去的人找了三天,去找“亡命专业”的南玄三胡子,谈何容易,能查的线索都是断的。
  梁忠甲无可奈何之下,只能不了了之,南玄三带着的那一排弟兄都骂:高丽棒子,太黑了!
  南玄三也不知道,为啥就是不敢让这个王文生死,每天脑子里并不是王文生,而是那个冒着鼻涕泡的小男孩。王文生刚住进医院的那天,又已经奄奄一息了。两天换了五家客栈,七次换大车,好人这么折腾都够受了。医院抢救到后半夜才结束,南玄三躺在另一张空置的病床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