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洲帝国的子民》
第106节

作者: laohu5999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要说和长官抗衡,即便被长官误解,排除在自己的阵营外,或者会为了某种目的没被清除而被孤立在那,除了为人顶缸受过,啥好处都得不到。上压下挤,一般过不了二年就灭火了。
  根据现在掌握的温慧池情况:军旅出身,从警经历很短。起码的军人本色,应该还能保留。
  既然成功过去就没想和长官分庭抗礼,被投在了他的门下,就该争取他的认可和信任,最终成为他的嫡系。欲速则不达,短期内不需要他多欣赏,重要的是:不要让他产生戒备或敌意。

  金荣桂和韩云阶打过招呼,关启庆和黑龙江警务厅几个科长也都打招呼,几个渠道必然都汇到温慧池那。只要成功不惹怒温慧池或不被他小看,这个基础应该还是很不错的,完全有时间和条件,施展拳脚让温慧池刮目相看,并最终他纳为帐下,在鹤城开出一片自己的天地。
  日期:2017-03-25 01:12:17
  关绍功一直都感觉堂叔并不待见他,能主动把他弄进警务局,都是天大的意外之喜。
  关启庆在春节前,特意把关绍功叫到江城训斥一顿,并放狠话的警告他:如果被人逮住把柄,他和成功都救不了他。得钱不能独吞,大头得孝敬长官,包括那个郝乐松。
  关绍功便谨小慎微,凡是觉得不把握的,从不伸手。即使得了钱,连“马爬犁”在内,人人有份。但又很小气,残汤剩饭不但丨警丨察不满,连“马爬犁”背后都骂他太黑。
  身在高处不胜寒!关绍功的一根筋,是知道自己半斤八两的谨小慎微,外人却以为他弱智。
  成功到温林后,觉得确实难有所作为,四梁八柱已经安置妥帖,完全在温慧池的掌控之中。
  可用的只有原来温林老警,被温慧池打烂了体系,留下的也被就带卧倒。贸然启用刚受到惩处的,温慧池首先就会不舒服,再高度紧张他想自立山头和体系,打压和暗算就随之而来。
  莫如就投到温慧池的麾下!成功对温慧池的第一印象就很好,觉得有可能获取他的好感。
  成功第一次回到江城,就是向关启庆请教。关启庆的态度很明确:温慧池能主动降下身段,提到也认可“东北讲武堂”这层关系,包括对关绍功的表态,这本身就是一种明确示好的姿态。
  成功需要让他相信:到鹤城就心无旁骛,只以温慧池马首是瞻,同进共退报效长官。
  单凭不值钱的学长,做晋见礼还不够。关启庆会寻找机会,让温慧池觉得:成功对他有利!
  黄文刚完全同意关启庆的主张,但也提醒成功注意:伺机不是消极等待,更不能为人所轻。
  有利的是成功的背景,至少不会短时间内就被谋划,这应该视为争取到的时间,既要能和大家和平共处,给温慧池造成俯首帖耳的可信度,又要抓住机会立威,最好自己能先站稳脚跟。
  作为中国军人,最讲究的是山头派系,说好听了,是维护战斗力的上阵父子兵,其实都是长官升官发财的资本。满洲国的丨警丨察和国民政府的丨警丨察一样,本来和军队的联系就千丝万缕,甚至就是军队的衍生,成功军人出身的背景,在温慧池面前是最有价值的资本。尽管东北讲武堂和黄埔军校瓜葛不多,但作为军校出身的温慧池本该高看一眼。只要看不到成功的狂傲,至少不会有负面作用。所以以军人的姿态,逐渐拉拢腐蚀,以求最终成为嫡系,是有利的途径。

  温慧池投身三间房抗敌,就说明此人有血性有民族正义感,至少有履行军人义务的觉悟。
  以正常人的心态,一个东北讲武堂的土鳖,能驾驭黄埔军校的天子门生,本身就是炫耀的资本,至少潜意识的心理满足是很强烈的,这和山炮愿意娶洋学生填房,是一样的暴发户心态。
  对经历过战场生死的长官,既要会拍马屁又要有真本事,投其所好从感情上拉近也很重要。

  假以时日条件成熟,即便不能促其高举抗日的大旗,至少不使之成为围剿抗日的刽子手,便就都会成为可能。现在首先是站稳脚跟争取信任,待能同流合污的那一天,再做下一步计划。
  借温慧池交办,提起了关绍功,算是立威;又试探着笼络郝乐松,观察温林警务局股长们的态度,以及传导至温慧池那的反应!成功觉得以虎绰绰鲁莽,即便温慧池那不舒服也好纠正。
  日期:2017-03-25 09:28:58
  第四章.温林整肃
  04-1.南玄三&罗英爱
  温慧池大年初二请客的酒宴,表面上高高兴兴,气氛很是热闹和祥和,但南玄三就不是很舒服。关于温林和金植的事,温慧池一句都没提。就像是没让金植给他带话,也没一句宽慰。

  酒桌上李广振提到了成功,温慧池倒是饶有兴致的说了几句:家在江城势力不小,老爹死了多年,市长鲍观澄和丨警丨察厅厅长金荣桂,还都很卖面子。人现在看,也算正派,能力还不错。
  大家分手的时候,温慧池对南玄三只说了句:“别顾头不顾腚的,钱没弄多少,名声倒弄个死臭。就是矢村保你,我也不会让你当特务股长。”没管南玄三的反应,继续说道:“回去告诉彭正夫和于铁铮,你们三个股长尽量配合他一下,先好好捧场,外来的不一定不是一家人。”
  南玄三和哑巴豆都有种感觉,温肇氏和琴子,热情中少了以往的亲切,可能是走动的少了。
  陪着南玄三和哑巴豆回到了客栈,胡川江告诉南玄三:温肇氏和琴子,让他去给蝶子说媒,要把蝶子给温慧池收房,琴子不能生育。这件事还在瞒着温慧池:“这件事,兄弟你是啥意思?”
  南玄三觉得温肇氏和琴子的态度,没准就是从蝶子那引起的。当初胡川江有心让南玄三娶了蝶子,南玄三也觉得蝶子不错,便经常去蝶子那献殷勤,蝶子总是不冷不热,但也没说不干。
  胡川江和秦丰年是结拜兄弟,按说大伯哥不该给兄弟媳妇保媒拉纤。但这个年月活都费劲,也就不能顾及那么多了。他们哥几个躲躲藏藏的,不干在大街上公开露面,蝶子活的也挺紧吧。
  南玄三大献殷勤不假,但前后差距也不大,胡川江给挑开了,相处起来反倒尴尬。不像以前逞能也是为了朋友,现在就像是打肿脸充胖子的显摆。抱过一次蝶子,人家一“挣把儿(东北俗语-挣脱/扭拒)”,倒觉得是乘人之危的别有用心了。打那以后,放下东西就走,没亲热过。
  “可能琴子或者老太太和蝶子说了这事,那屄养娘们有意无意的把我卖了,没准顺手再糟践我两句,老太太和琴子还以为我欺负人家孤儿寡母呢!我说老太太和琴子的感觉不太对劲呢。”南玄三遇事愿意多想:“不管那**事,对她我又问心无愧。你就按老太太说的拉这皮条吧。”
  日期:2017-03-25 10:04:14
  徐东波从外面进来,冻得浑身发抖:“这屄养差事,真他妈的缺德,看着人家的老婆。”
  “什么老婆?”很少好奇的南玄三,不知道怎么鬼使神差的有了兴趣,或许是被蝶子给刺激的,非想问个明白才罢休的架势:“是谁的老婆,让日本人给弄起来的?人家老婆看着干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