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房东阿姨同居的日子里,房东女儿才是美女尤物》
第769节

作者: 康宗宪2017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等把黄嫣送回家之后,我还是觉得头疼不已。原来随着自己的年龄慢慢增加,这种事情还是不可避免地找到了我。

  结婚?
  婚姻?
  我真的没有想过。可能我唯一想过的结婚的念头,就是在我两个孩子生下来的时候。
  “我给爸妈带的特产,有没有给他们?”
  等我回到家,洗了个澡躺在床上的时候,就接到了苏娜的电话。
  那边孩子的哭声,加上苏娜的问题,听得我有些心烦意燥。
  “给了,他们很高兴。”
  我呵呵笑道。
  “真的啊?那你有没有和他们说孩子的事儿?”
  苏娜的声音听起来很是开心,却是让我心里更是堵了。
  “还没说,等到时候你来的时候,给他们一个惊喜!”
  我只能胡编乱造。
  苏娜想了一下:“嗯,这样也好。你挺忙的吧。”
  两个人聊了一会儿,我才深深一叹,蒙上被子睡觉。
  ……
  第二天。
  是真的已经忙了起来了。七天时间,想要把一个框架弄起来,当真是有点难。

  古州县虽然是我的家乡,我却没有什么根基。唯一的根基,刘氏地产,都已经被刘洋窃取了。虽然还有着我们的股份,却已经不能控股。
  所以再有钱,其实也不好使。
  早上,逗比主管带着装修公司已经开始了开荒工作。
  “老板,您放心,七天肯定会搞出来!”
  逗比主管一脸奉承地看着我。
  我看了他一眼,递给他一根烟,笑道:“还没问您贵姓?”
  主管看来是不会抽烟,但也是接了过去,然后在烟身上狠狠嗅了一口,表情无比享受,这才把烟如获至宝地放进了自己的公文包里,冲着我嘿嘿一笑:“这个,我叫窦斌……”

  我正喝着茶饮料,听到他的话,差点喷了出来。
  艾玛。
  你真叫逗比啊你?
  “你们公司有困难吗?”
  我忍住笑,问道。
  窦斌一脸苦涩:“以前挺好的,这几年有些不景气了,而且刘氏房产发展太快了。没办法,人家能拿地。黑白两道都有人。这年头,房地产不好干。老板你还不如考虑别的行业。”
  “是么?那你觉得咱们县城,还有搞头么?”

  我呵呵一笑,不置可否。
  窦斌撇撇嘴:“搞头嘛,肯定是有。不景气是不景气,但这行的暴利谁不知道。只不过利润都被分刮了,所以搞得房地产公司,都成了一个空壳。”
  “你觉得机会在哪里?”
  我深深看了他一眼。
  窦斌想了一下:“市场肯定还没到饱和的状态。现在人们结婚,新房子就是标配啊。所以农村的人们,挤破头皮想往城里跑。只要房子有,倒是不愁卖。流动资金足够,房地产还是可以搞的。”
  “只是,这几年棚户区改造工程,实在太大。空出来的房子肯定很多,会影响开发商的生意……”

  窦斌说得头头是道。
  他苦笑了一声:“听说刘氏房产已经在接触棚户区的承包了,这一下,估计县里至少会有三家公司因此倒闭。”
  “这么严重?”
  我眉头一皱。
  “一点都不夸张。那么块地啊,得起多少楼?”

  窦斌呵呵一笑,一脸惆怅,似乎看不到了自己的未来。
  古州县,连三线城市都达不到。弹丸之地,竞争却是这么激烈。没有本土产业的支持,这里的人过得其实都很悲催。
  我没有那么大的情怀。
  但我却知道,黄嫣的父亲,就是因为环境的原因,得了癌症走的。这就是悲哀的晋省。
  “有没有兴趣来跟我干?”
  我看着窦斌,终于说道。
  我以为他会雀跃,他会开心,至少他不应该是如此低落的表情,他摇了摇头,苦笑道:“老板,如果你是干别的,我肯定跟你干。但你要是搞房地产,那还是算了。”
  我有些奇怪:“你这么悲观?”
  窦斌笑道:“这不是悲观,而是事实。”

  窦斌绝对是个有水平的人,和他的外貌几乎形成了对比。他在本地又是老油皮,所以我很需要他的意见。
  “老板,这么跟你说吧。”
  窦斌继续道:“来古州县投资的人,或者说到任何地方投资都是这样。第一个看的,不是投资环境,不是风土人情,更不是政策,更不是市场。”
  我听得一愣一愣。
  窦斌不继续说了,意味深长地看着我。
  我顿时醒悟,脱口而出:“是官员?”
  窦斌这才哈哈大笑:“没错。虽然很搞笑,但这就是事实。尤其是房地产行业,和官场接触得太多了。别人都说房地产是暴利行业,殊不知暴利都被一些人分刮走了。所以,一个不需要太大,但有实权的官员,足以可以决定一个房地产公司的生死!”
  我眼睛微微一眯。
  “不然多少钱都经不起烧啊,哈哈。”
  窦斌嘿嘿一笑。

  “你来帮我。”
  我觉得不能放过这个家伙。
  “老板,我要开面馆去了。”
  窦斌很是拉轰地摸了一把自己的秃顶,意气风发笑道。

  我去……
  就在这个时候,电话响了。
  我看了旁边的袁凤鸣一眼,指了指窦斌,道:“把这个家伙给我带到车上去。”
  看了下电话,我不认识,然后才把电话接了起来。
  “董兰来了?”
  我一听,哎呦喂,是这老人家。
  第527章:风雨欲来
  听到这声音,我就想了起来。
  是王申。
  他是怎么知道我的电话的?心里虽然奇怪,但没问出来:“董主任还在晋阳。”
  “哈哈,这样,小刘有时间过来坐坐。”
  王申哈哈大笑。
  我有些奇怪。你关心董兰,不会自己打电话么?我知道这个老家伙,对董兰是一直念念不忘的。但我马上就反应过来。
  现在的董兰身份不一样了。
  如果说董兰之前还是一个小辈,王申对她可以有点想法。但现在董兰已经强势进入政坛,这个想法就有些不合时宜了。因为董兰此时代表的是滕家。
  滕老最近在国内到处活动的消息,王申肯定听到了风声。
  这是要把董兰捧起来的节奏,王申要是还对董兰觊觎的话,纯粹是自己找不痛快。
  是。
  你在古州县,甚至整个市里,都是有能量的人。可你怎么去和董兰比?
  之前的董兰,可能来到这里的时候,还要看你的脸色。可是现在呢?她代表的可不是一个龙川集团,她代表的是一个即将势起的大家族!

  所以,王申直接给她打电话的话,就有些不合适了。
  只能通过我这边,来打听董兰的消息。
  明白了这些,心里不由骂了一句老狐狸,在电话里呵呵笑道:“董主任还在晋阳,一个星期才会过来。”
  “这样啊,哈哈,小刘回来了都不和我说一声,过家门而不入,可不是我们的古州县人的风格。”
  我赶紧笑着说抱歉。
  “有机会过来玩玩。”
  说完之后,他就挂了电话。
  “老板,你这是要干什么?老板!放开我,我要告你们的啊。我有法律保护的,我是合法纳税人,我……”
  窦斌给袁凤鸣给拉住不让走,又开始逗比地喊了起来。
  我白了他一眼:“又不是要你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