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洲帝国的子民》
第61节

作者: laohu5999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这样的事,民间做了真就可能神不知鬼不觉,小哥几个别喝酒后吹牛,一辈子都漏不了。但是东北军的军营,和戏院差不多,到处撒气漏风。泄密就是早晚的事,但温慧池没想到早的不可思议。上峰为了平息日本人的怒气,便要追究责任,关联到的军官,均被彻查和调离。
  温慧池心灰意冷,通过讲武堂战术教官的师生关系,调到了鹤城丨警丨察局任副局长。

  九一八事变,日军席卷辽宁、吉林,江城和黑龙江省也陷入了危机。张学良承受不住中外舆论的压力,又有马占山这样高喊着不要命的,顺水推舟的就任命马占山出任黑龙江省政府代理主席兼军事总指挥。马占山在鹤城就职,气吞山河的发出豪言壮语。明确表示“吾奉命为一省主席,守土有责”,“一息尚存,决不敢使尺寸土地沦于异族”。
  降日的原江省驻军张海鹏部,向嫩江江桥(黑龙江省泰来县江桥镇境内跨嫩江的昂铁路线上一座铁路大桥)发起进攻,马占山率部将其击溃。为了便于防守,守军将桥破坏了三孔。
  日军便以护路为名,进犯至江桥。对守军发出通牒后,继而对黑龙江省诉诸武力。
  11月4日,震撼全国的“江桥抗战”正式打响,又激活了温慧池濒临死寂了的心。
  5日温慧池就下定决心,让从随他从十七旅二团二营一起,进入了鹤城丨警丨察局的原中尉连副胡川江和上士班长秦丰年,在丨警丨察局开展动员。直至10日响应者寥寥无几。
  胡川江和秦丰年刚到丨警丨察局,在仓库担任警卫不到半个月,熟识的人很少。温慧池到任还不过两个月,又是主管总务的,也缺乏号召力。到10日晚上,温慧池仅在报名的16名丨警丨察中,剔除没当过兵和家里负担重的,选中了4人,这还包括胡川江和秦丰年。

  温慧池满腔热血的筹划了五天,就等于只挑选出了一个徐东波,是个治安丨警丨察班副。
  原十七旅作训处的少尉李广振,早温慧池半年,以中尉军衔调入的鹤城丨警丨察局。
  工作安排不如意,便借了个由头就一直没正经上班,反正一个子的薪俸都不少给。
  在家泡 “磨咕儿”,正好照顾媳妇了。媳妇又给他生了一个大胖小子,还没满月。
  开始就嘱咐胡川江和秦丰年,不要告诉李广振。他昨天不知道怎么得到了消息,跑过来就撂下了一句话:“看不起我,你们就别带我,老毛子的炮厉害,我也没咋地。”
  温慧池安插进丨警丨察局总务科的于铁铮,到温慧池家要求和他同去。于铁铮虽然参加过中东路之战,但根本就不是打仗的那块料,俩口子都等于是孤儿,老二闺女不到一岁。
  “想让你去,还用你自己过来找我?!”温慧池吸取了李广振的经验,不给于铁铮废话的机会,直接对他就下了逐客令,把他轰了出去:“还认我是长官,就不许跟着!”

  11日早晨,连同温慧池,在丨警丨察局门前集合,独独少了秦丰年。温慧池暗自伤感,刚要下令去马圈,秦丰年带着彭正夫、南玄三和哑巴豆跑了过来。这三个人温慧池都不认识,看了一眼胡川江,胡川江摇摇头,低声说了句:“哪弄些歪瓜裂枣的,没见过……。”
  秦丰年简单的做了介绍,彭正夫是他的邻居,鹤城监狱的文书。南玄三是监狱狱警,和彭正夫是同事。没穿警服的哑巴豆,是南玄三的兄弟,在车站扛活,非得跟来。
  “你们当过兵吗?”温慧池看着仨人,也有点不舒服。穿警服俩都是矬把子,高一点的还有点规矩,敬礼也算是标准,但身上都是宣肉。瘦子的朝鲜人,敬礼都离拉歪斜的。
  “报告长官,东北军第三军警卫旅卫队少尉王文生向你报到。”哑巴豆抢上一步。
  日期:2017-03-19 21:02:17
  温慧池很是吃惊,就这穿便装扛大个的,还长得有个人模样,可惜不是吃官饭的。
  听到哑巴豆自报家门,温慧池心里立马紧了一下。对东北军的编制,他太熟悉了。

  郭松龄是温慧池的战术教官,尽管很敬仰骨子里又觉得此人很别愣,倒不是作为军人的严谨与众不同,但说不清的很难相处的感觉,包括留校后,对郭松龄都是敬而远之。
  郭松龄经张学良举荐,民国九年出任第二团团长,转年任第八旅旅长,都曾经邀请温慧池做副官,温慧池都千恩万谢后婉言谢绝了。涉及到郭松龄的部队,温慧池自然更是多加留意。
  卫队虽归警卫旅的建制,但却是郭松龄亲自掌握的子弟兵!,都是些半大毛孩子。
  看哑巴豆现在也就20刚出头的样子,当年扛少尉牌子的时候,能才12、3岁?!
  温慧池着急走,来不及多想。拉出这么几个人,围了一大帮看热闹的,特别是丨警丨察局里很多人,面带嘲讽和讥笑:“不是丨警丨察不要。拉上去打死了,连个要钱的地都没有。”
  “我又没让你赔!”哑巴豆满脸涨红的说道:“我不去,你就不能把我哥带走。”
  南玄三一把推开了哑巴豆,还是一个离拉歪斜的敬礼:“东北军十五旅旅部骑兵连中尉连副南玄三。”冲着彭正夫和哑巴豆说道:“都该干啥干啥去,等我回来喝酒。”。

  温慧池正纳闷,中国小伙子有个朝鲜哥哥?!听哑巴豆带有的南方口音,应该不是沾亲,漂漂亮亮的挺精挺灵一个人,那怎么会瞎眼认了这么“水裆尿裤(东北俗语-做事拖泥带水/相貌丑陋或者衣着窝囊埋汰)”的玩艺?!听到南玄三的报告,又是吸了口冷气,不由自主的上下打量了一遍南玄三。鹤城丨警丨察局里,易帜前的兵油子还真不少。梁忠甲旅部骑兵连,在东北军里也曾赫赫有名,怎么连副是这么个屌了浪荡的玩艺,也顾不上被围观的寒惭和尴尬:“上去了可不一定能活着回来,家里和老婆孩子都安置好了吗?”

  “报告长官,我是光棍,你把他俩撵回去,我和你去。”南玄三大大咧咧的说道:“老彭是个倒插门,三个崽子外加一个半瘫吧的老丈眼子,老丈母娘还是个小脚的废物。”
  围观的人哄笑起来,而且是起哄。温慧池身边的几个人,倒不像是挺身而出的义士,成了出洋相耍猴的。温慧池和彭正夫的脸都是涨红的:“彭书记,你带王文生回去。”
  温慧池像是丧家犬一般的狼狈,领着几人奔向了丨警丨察局后院的马圈。好在马圈归总务管,局里的大头见温慧池逞能,都躲的远远的,不想参与也不便制止,今早就都没来。
  “自己选马,饲养班协助架鞍备马。”温慧池铁青着脸下着令:“都抓紧时间。”
  “局长下令了,你就别去了。”彭正夫跟着哑巴豆到了马圈:“这和部队命令一样。”
  饲养班长听到彭正夫的话,连忙上前抢哑巴豆手里的马缰。旁边两个帮着备马的饲养员,见哑巴豆怒气冲冲的推开了班长,也上来和哑巴豆拉扯起来,哑巴豆被一个饲养员抱住脱不开身,情急之下拔出了驳壳枪,冲天就打了一枪:“再敢碰我,先干死你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