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洲帝国的子民》
第49节

作者: laohu5999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到了各种睡衣,金植就让三丫,给大翠挑了一件。三丫还意外的发现了洋细布的丨乳丨罩,悄悄的买回了两个,金植看着好看,让三丫给大翠和琪琪格也都买了。很会做人的三丫,除了给大翠买了胸罩,还买了裤衩。金植关照三丫:这些内衣,要对大翠说是三丫买的,他不知道。
  三丫有些纳闷,金植对大翠也一直虎视眈眈,她和琪琪格都看的明白,连老公公袁卓福,就是眼神不好瞎了,也都该能感觉出来。这样讨好献媚的事情,怎么还往外推,自己远远闪开?!
  每天午饭后,金植都要骑上一次,然后才午睡。三丫就赶在金植午睡,自己跑了出去。
  买了一批洋细布,每个花色要三块,每块两仗,总共有五个花色,一个都没拉,分成三包,带回来了温林。还自己跑去裁缝铺,把自己和琪琪格的尺寸都抄了下来,让伙计给她画的图,比划着弄明白每个尺寸的位置,整整学了半个下午,看快到晚饭时间,才匆匆忙忙的赶回去。
  正是那几天,温慧池天天来旅社睡她。温慧池都恨不得不上班,下班一刻不耽误就跑过来。

  回到家里,三丫一直没得闲把花布拿出来。这一段白天晚上几乎天天被琪琪格拽着陪金植,她其实很不愿意,但又不能让金植看出来。三丫心里也很明白:琪琪格是拿她讨金植的欢心。
  日期:2017-03-18 21:29:45
  袁卓福在袁鹤财和她摊牌之后的第四天,就找过三丫一次,和三丫商量袁鹤财当丨警丨察的事。
  三丫看着他那含糊其辞的德行就来气,回答得很干脆:“当丨警丨察名声不好,被人戳后脊梁。”
  袁卓福给噎的直喘粗气,也没辙。是自己问的,三丫只不过是有一说一,没遮没盖而已。
  没过两天,袁卓福又把三丫叫到他正房的堂屋,说他和袁鹤财定好了,还是让袁鹤财当丨警丨察,才是个出路,也对老袁家有利。对三丫苦口婆心的说:自己这把年龄,也干不动几年了。袁家兴旺了,得济的是他们这些后代子孙;挣出多大家业,也是留给这哥俩,留给袁家的后人。
  三丫心里琢磨:在我这袁家就没有后,和我有啥关系?!再则自己被金植睡了那天起,就会随时被袁家踢出门外。雇个窑姐干这事,还得给个大价钱,这摆明了是拿她不识数的耍着玩。
  “既然爸都说行,我也不敢拦着。再说就老二那样的,你都管不了,想干啥谁拦得住呀?!这些年在外面,除了没抽大烟,坏事也没少干,哪样拦得住了?”三丫像是很无奈,说完就找个借口,就离开了堂屋,自己先走了。扔下袁卓福一个人还没反应过来,三丫已经在门外了。
  三丫是今天刚来例假,怀孕前七后八的老套子,郎中家出来的自然早就明白,这时候就是和金植去了鹤城,也是让金植“撞红”,他倒是可能不嫌丧气,三丫自己还觉得吃亏呢。
  从打那天三丫把洗脚盆给扔出来,袁鹤财连三丫的边都靠不上,更别说能心平气和的和三丫商量什么事了,想劝三丫都没门了。袁鹤财有求于人又不敢发作,只好还得再去催袁卓福。
  袁卓福决定下的事,当然就要抓紧。爷俩被三丫逼得没辙,只好掀开遮羞布和三丫摊牌。

  下了很大决心,袁卓福让袁鹤财把三丫找到他的堂屋,他怕自己舍了老脸,三丫再拿袁鹤财当挡箭牌和他耍“磨磨丢(东北俗语-打太极)”。这回吸取了自己和儿子的教训,不再绕弯子,直奔主题的对三丫说:“你明后天陪着你二叔去趟鹤城,为老二当丨警丨察的事,给鹤城警务厅的温厅长送礼。你二叔和温厅长是上下级,直接把钱拿给人家不好看。我去钱少了就拿不出手,钱太多了咱家这段时间折腾的也拿不出来。你是女人家,拿钱多少至少不会给卷回来。”

  “爸,老二在这,咱话可都得说明白了:我和二叔虽然隔着辈分,毕竟是男女有别,二叔又不是咱袁家人。现在让我去是为了袁家,过上三年五载再弄出个什么说道,好说不好听的,我可背不起。真的传到我爹耳朵里,他不打折我腿都怪了。”三丫都是想好的,说的一点都不打喯:“再者说了,我又不认识温厅长,去了钱也花了还没办成,我也担当不起这败家的名声。”
  “什么都不用你担当,一切你都听你二叔的,让你怎么办你就怎么办。”袁卓福慌忙表态,如果三丫再回绝,以后再说就更麻烦:“陪你二叔去鹤城,这事是爸求你去的,就是我蹬腿咽气了,过上三五十年,谁敢闹出什么说道?你是为我老袁家,才不得不出去抛头露面的。”
  话都说到这份上,非要逼着袁卓福说:“你二叔上你,也是我愿意的”那就有点太过分了。
  三丫便转向袁鹤财:“老二,你也得说明白了:这到底是爸自己的意思,还是你和爸商量好的?别哪天喝点马尿再说,是爸逼着你当的丨警丨察,你自己压根就不愿意,再把屎盆子扣给爸。”
  “我的三姑奶奶,我都和你说一百遍了,我就想当丨警丨察。只要你能帮我,你让我当驴给你拉磨都行,咋还能说就是我爸的意思呢?这不是我和你说你不理我,非得让我爸和你说嘛?!我爸这都和你说三次了,你不会逗我爸玩呢吧?!”袁鹤财被三丫耍戏,气得都有些哆嗦了。
  三丫的月经刚干净,琪琪格也快到来例假的日子了,三丫想再拖个5、6天,也看看琪琪格怀上没有:“爸,我是袁家的媳妇,当然就得听你的。你让我啥时候陪着二叔去鹤城?”
  “只要你答应了,爸马上就去求你二叔,估计你二叔不能卷你爸的脸。要是去的话,也就是明后天就得走,当然宜早不宜迟,再说这说话也就要大过年了。”袁卓福手心里都是汗了。
  “那你就和二叔去说吧,我得回趟娘家,三天就回来。”三丫没有别的借口,别说袁卓福是兽医出身,只要不傻的无论男女,生过孩子的都该知道前七后八的理。说自己身子刚干净,腰酸腿痛的想歇几天,回来真的怀上了,连让他们自己往袁鹤财身上安的路都堵死了:“再说说话就是阳历年,农村不讲城里人认,去了赶上人家歇班,吃住在外面等着,就是白糟害钱。”
  “行,那可要快去快回。不过老二当丨警丨察的这事,可不要回家说去,给人送礼的事毕竟不好张扬。”袁卓福唯恐三丫回家说了,加上琪琪格的事都不拉下,亲家堵上门来骂,也没毛病。三丫想事确实是周全,自己就没顾及这阳历年,只是惦记再一个月就过大年,光顾得着急了。
  日期:2017-03-18 21:57:31
  “爸,这点里外拐我能分清,你放心吧,去鹤城的事我都不带提的。”三丫知道袁卓福怕啥,只要给她拖延三天的空当,她当然不会让袁卓福不放心:“就让康老大送我回去,三天后正好是阳历年,去接我回来就行。老二你不整天忙吗,不用你跟着,你忙你自己的去吧。”
  三丫从娘家回来,琪琪格就到她屋里哭了。金植要带三丫去鹤城,琪琪格当然泛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