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洲帝国的子民》
第39节

作者: laohu5999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警务厅内部,看思想班都似云里雾里一般。一走又是20多天,回来就这么多的变化。

  金植自打当上丨警丨察回到温林,能算作正了八经上班,只有小半天。是报道时去过一次温林警务局,为了走正式到任的过场,也要参加警务局的欢迎会,和同仁见面相识。
  剩下几次都来去匆匆。为了捞袁鹤运,到了温林的当晚,专程拜见成功。另外来的三次,一次是报到前一天午后,从鹤城回来,为了签署袁鹤运的释放令。另两次就都是为了去鹤城,走时请假和回来销假,向成功打个招呼,避免成功找有事不到人。这是上级机关向下属机构派驻人员的规矩,是工作的需要,也是对驻在单位长官的尊重。
  一个原来一直蜗居在温林的马夫,转眼间就破获了**鹤城市委机关的大案,晋升为特别班长,还是光杆司令;警衔越了一级,还成为温林警务局专职反满抗日的督导了。
  这一系列异乎寻常的安排,中间夹杂着诸多诡异,不能不引起成功的高度警觉。
  成功很困惑,真的完全想不明白。精神高度紧张的双面孔生活方式,使他无时无刻的都在提防,难免也有些神经过敏。唯恐是自己在哪里出现纰漏,引起鹤城警务厅的警觉,特意把金植作为根钉子,插在了他的身边。这也太重视自己了,完全没有必要。
  鹤城ZG地下组织刚被一窝端掉,肯定是有投降变节分子。成功对ZG的保密程序和能力与成员的成分和忠诚,一直都持有怀疑态度,太多的乌合之众,混入在其中。
  或许自己的身份在哪个环节被暴露,还是鹤城警务厅察觉到共产分子的渗透。

  金植第一次从鹤城回来,就他商量:按照成功审问的结论可以认定,南玄三就是刑讯逼供,不是想敲诈勒索,也是要杀良冒功。袁家的劣马只能下汤锅,谁家能当军马骑?!已经禀报了温厅长,应该按照一般治安案件处理,由他来签署袁鹤运无罪释放。
  袁鹤运由他领回去,马贩子不过是个奸商,人和马由成功处理,他没有异议还认可。
  金植见成功没有异议,才把南玄三经办的材料都给点着了,还在火苗上点上一颗烟。
  第一口烟全部吐出来,材料才烧干净。又千恩万谢一番,金植才告辞离开了警务局。

  成功让彭正夫收了10根金条,不给出任何收据和手续,交钱就把人和马都给放了。
  金植来局里打招呼去鹤城时,成功把金条拿给了他,金植慌忙摆手,一根不留:“这件事我想办的都办完了,我大侄子没事就行了,再拿钱就破规矩。收到多少,都是局长的。这事一切后果我兜着。我大侄是我领走的,那个买马的,也是我让局里放的……。”
  特意回到了就进去过一次的办公室,拿出公函,签署了买马人的释放令,回到成功的办公室,双手呈给了成功:“这个还请局长存档!毕竟是为义勇军买马,涉嫌反满抗日,移交特务科处理。释放是念及罪恶较轻,不是什么抗日分子,理应由我签署释放令。”
  金植确实和一般的丨警丨察不一样,除了不贪婪,还懂得承担责任,刻意低调的躲避他人注意,这绝对不是一般的警特。没准是受命鹤城宪兵队,或者是领事馆的特高课。
  成功以到任接风为由,派人请金植赴宴,被金植婉言谢绝了。派彭正夫致贺晋升,金植却以马上过年了,请局长赏光,三十晚上一起过来守夜辞旧迎新,再次直接推辞了。
  金植向彭正夫问起局长成功春节的时间安排,得知成功要过了正月十五才回江城。
  大正月谁都不敢掉以轻心,各个股长和局长,都不能回家过节,城里还要严加警戒,严防生变或抗日武装袭扰。当官都是提心吊胆,领点俸禄都不容易,金植也很是感慨。
  金植非常真诚请彭正夫代为转达他对成功的邀请,并明确敲定:大年三十的五点。
  日期:2017-03-17 23:01:31

  成功虽然能感受到金植的诚挚,但还是十分的谨慎,很想把金植向自己的领导黄文刚作个专门汇报。但冷静的反复思考后,从种种迹象上看,成功判断:金植至少不该是冲着自己才来温林的。如果是为了在自己身边插根钉子,就不该这个时候公开表彰和晋升金植,这等于在直白的告诉他:金植是从鹤城派到你身边,就是为了专门看着你。
  金植背着个督办的名分,还是为了督办温林地区来的反满抗日,而不是针对他个人。
  警务厅对金植的安排有些特殊,怎么琢磨也和自己关系不大,但到底是什么猫腻,还是想不明白。为了自保当下也要少接头和活动,以不变应万变,成功一切听天由命了。
  越是觉得没啥问题,越是惶恐着不托底。每天晚上睡觉前,都想的脑袋瓜子生疼,也没想明白其中奥妙:奔我来,这样能奔出个啥?!再偷懒,也得有事没事过来看着点。
  不到警务局上班,督导怎么进行,成功都没能想明白:或许是想过完年再开始吧?!
  这碗官饭让他吃的真他妈的滋润,整天在家里躺着就能交差,这才是官场最高境界。
  “羡慕”和“妒忌”还真不是主要的,倒是“恨”得牙根直痒痒:怎么都看不明白。
  金植大年三十,中午就打发袁鹤财去警务局,再次提醒成功:晚上五点,准时开席。
  袁鹤财又去了彭正夫的办公室:“我二叔让我告诉我舅了,晚上警务局值班人员都由十里香负责年夜饭,彭股长自己和我舅定一下,晚上几点过去开几桌,各位股长和值班的兄弟,都别拉下了。”讨好的对彭正夫低声说道:“我二叔升官请客,几位股长这几天一直到十五,就都在我舅那吃算了,反正他得结回帐,多点少点也不差这一星半点。”
  “你他妈的拿你二叔送礼,倒是蛮大方。”彭正夫听着好笑:“和你二叔有仇吧?!”
  “没错!你的薪俸得转到你手里,你能给分了,咱就一家一半。”袁鹤财知道彭正夫就是开玩笑,可心里却很不是滋味:“他个‘轱辘棒子(东北俗语-光棍)’留钱干啥呀?!”
  “屁话!我他妈的能给分了,还给你一半?!我有毛病?!”彭正夫被他气乐了。
  袁鹤财愿意晒脸:“不是呀,我顶缸你白得,我又不是光擎现成的,最后混蛋是我。”
  “当把混蛋就有一等警佐的一半薪俸,这是好事。”彭正夫横了袁鹤财一眼:“没事赶紧回家帮你老婆干点活,别在这跟我扯犊子。替我和兄弟们谢谢金警佐,拜个早年!”
  琪琪格按金植的吩咐,打发康孝仁去十里香要了16个菜,全鸡全鱼肘子齐全。葱爆海参和爆炒鱿鱼,是十里香的招牌菜,也是金植最喜欢的,更是荒蛮草甸子上少见的佳肴。金植没让上袁家烧锅的小烧,让里广义送来4瓶四川老窖,部队上都喜欢酱香酒。

  酒席没在卧房,特意摆在了西厢房的饭厅,以示正式和庄重,也是对成局长的尊敬。
  请客人到家里过年守岁,这本来就是待客的最高礼遇,显得金植没拿成功当外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