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洲帝国的子民》
第34节

作者: laohu5999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大鼻涕游手好闲,不被开肉铺的姐夫杨树德待。被姐夫赶出来后,又不在木匠铺里好好干活,饥一顿饱一顿,生活难以为继就是自然的了。温林城里无立锥之地,伊正还有两个哥哥,但家门都不让他进,也只能在温林硬挺着了。杨树德早年也是温林地面上数的着的浑人,刘大鼻涕借光,活的虽然艰难,倒也没受欺。便在周边村屯盗狗偷羊,卖给杨树德的肉铺混个半饱,刘友芬有时也能偷摸的接济他俩钱。有点儿二五眼的手艺多少也干点,偷鸡摸狗再创收维持着。

  杨树德和城东柳记木匠铺掌柜柳弘君两人是把兄弟,柳弘君学徒时看见铺子里放着棺材就发瘆。义父死后,柳弘君接手木匠铺,就不再打好棺材放在铺子里等主顾上门,除非有人定做。
  打棺材是比干其他木器活计都赚钱的买卖,虽都是木匠,但这却又是门独树一帜的手艺。

  柳弘君路过寺庙,进去烧香拜佛,抽签算卦竟然说让他远离棺材,弄得柳弘君心烦意乱。
  刘友芬听说后,背着杨树德,私下去求柳弘君,让他撺掇杨树德合伙,单开一间棺材铺,这样既能赏她兄弟刘大鼻涕一口饭吃,又不至于扔掉柳家这档子生意,一举两得还赈灾济贫了。
  柳弘君又去烧香拜佛,按照卦语再请风水先生选址,请测字先生起名。好顿折腾才在城东的东西大街路南,新开了家“双盛寿材铺”。棺材铺的买卖,本来就是柳弘君这样好人干不了的生意,刘大鼻涕出人预料的摇身一变,成了“寿材铺”的掌柜。作为大哥的柳弘君,对兄弟媳妇刘友芬,实在不忍开口说“不”,很难回绝兄弟媳妇的楚楚哀求,更愿意看兄弟媳妇爽快的笑脸,也喜欢听到兄弟媳妇脆生生的喊声“大哥”。说是两全其美,倒莫如说就是成人之美。

  小年袁鹤财去鹤城那天,刘大鼻涕和温林街头混混蔡包子,喝完酒从十里香出来,在南城门遇见了往城里送定做好的棺材马车。蔡包子认识送货的是丛林店“沈家木匠铺”的伙计,拦住马车,非要伙计拿出两个烟泡钱。伙计很不情愿的拿出1块现大洋,被蔡包子打了一巴掌。
  俩人本来是想出城,拦路讹点钱花。可现在北大门现在不敢过去,弄不好就惹乎到南玄三和哑巴豆,小老幺不高兴都成了麻烦,没准就得遭点好罪。刘大鼻涕突然想起来了,这是抢他的生意,不但打了送货的伙计和车把式,还把打断了胳膊的伙计,愣给塞进到了棺材里。
  蔡包子比划着让车把式赶着装着活人的棺材,从原道返回:“肏你妈的,再敢往温林城里拉棺材,就把你的大车给毁成棺材,这两匹马塞进棺材里,挨着你家老祖,埋在你家坟茔地里。”
  刘大鼻涕和蔡包子都没想到的是:棺材的买家,是开大烟馆的封则达,温林城牛屄大手。
  封则达是给老爹买的棺材,“沈家木匠铺”的掌柜,是烟馆伙计的亲戚。就是为了不搭刘大鼻涕和蔡包子的人情,才特意没从“双盛寿材铺”订购寿材。预计是装殓完了,再给这二位下帖子,结果反倒耽误事了。封则达是李道刚手下的干将,李道刚跑了以后,他关闭了大烟馆,带着老婆孩子到鹤城躲了一阵,才巴结上了南玄三,又在温林又站住了脚,没被仇家清算。
  装过活人的棺材,就不能再装殓下葬了。“沈家木匠铺”掌柜是本分人,不想也不敢招惹这些说打就“捞(音:lào-东北方言:拽)”主,两边都得罪不起,只能自认倒霉,就想息事宁人。
  封则达却发狠拿刘大鼻涕开刀,在温林重新扬威立万。蔡包子还是惹不起,先放过他再说。
  装殓老爹不能耽误,封则达强压着火,表面不露声色的安排伙计,到“双盛棺材铺”再重新买口棺材。打完人正开心,和蔡包子在店里喝茶水的刘大鼻涕,此时才明白:得罪了封则达。

  刘大鼻涕也是借着酒劲,觉得封则达根本就没瞧得起自己,不到他这买棺材不说,老爹大丧出殡,都没给他发个帖子,分明就没拿他当根“打**的棍”。不但没做个姿态,打个大折以示道歉,还以“成品棺材都是有主道定好的”为借口,价码上开宰,额外又多给加上了两成。
  封则达憋着气把老爹发送出去,便找到了南玄三。还没等到南玄三发火,哑巴豆带着小老幺和小扒厨,就奔了“双盛棺材铺”。刘大鼻和蔡包子都知道这把祸惹大了,就立马躲了起来。
  刘大鼻涕和蔡包子醒了酒也就追悔莫及了,按说开了3年多的棺材铺,不该再这样张狂。
  听说南玄三被袁鹤财二叔给收拾了,就开始有意要巴结上袁鹤财,听到请客也畏首畏尾。
  袁鹤财请客,明知道封则达会到场,但这个机会不能错过。和蔡包子硬着头皮也来赴宴了。
  袁傻子拉着刘大鼻涕,坐在了他的旁边,和封则达正好是面对面,两人面面相觑有些别扭。
  “大老坏,你躲的太深了,我二弟都看不见你!”袁傻子离开座位,到把角子的桌上,把大老坏给拽了出来:“这可不够意思,没你陪着喝酒,我二弟肯定就喝不好,我也喝不出兴头。”
  “哎呀!坏哥,我就琢磨少个人,这一紧张就想不起来谁。”袁鹤财也离桌,和袁傻子一起,连请带拽的就把大老坏给拉到了主桌:“坏哥,打小我就愿意和你玩,玩啥都有意思……。”

  大家都很吃惊也不解,袁鹤财怎么会这么给刘大鼻涕和大老坏面子,各怀心腹事暗自盘算。
  也有仇家相聚,惊恐不安的随时准备起身迎战,心慌意乱的琢磨着前门后门哪能跑得利索。
  酒菜刚一上齐,袁傻子就招呼大家满好酒,一起给袁鹤财敬了杯酒,祝他能“步步高升”。
  日期:2017-03-17 20:38:26
  干杯后有将酒杯杯口示人,也有将酒杯杯口冲下,示意自己一饮而尽,才放下酒杯。还没等都坐稳,斟上第二杯酒,就见南玄三摇摇晃晃的走进了饭店,小老幺和小扒厨也随后跟了进来。两人背着大枪,旁若无人的站在门两侧,好像整个饭店里这三十号吃客,都不存在似的。

  袁鹤财有点懵了,以为是自己违纪了,这南玄三可是翻脸不认人的主。刘大鼻涕和蔡包子正被南玄三和刑事股抓捕,自己又把刘大鼻涕弄到主桌,这可不好玩了,吓得面无血色站起身。
  “老二请客,连你南叔都不招呼,让我老南好没面子。这几个月我是在温林白混了……。”南玄三笑呵呵的走了过来,一手按住站起身来满脸紧张还张口结舌的袁鹤财,另一只手按住要离位让座满脸谄媚的袁傻子,扫了一眼袁傻子身边浑身发抖的刘大鼻涕,像是没看见一样,自己坐到了袁鹤财的右手,声音低沉着:“大家都坐下吧。今天我大侄请客,你们诸位比我有面子,都是我大侄的座上宾,我南某还得自己闯进来,才能讨杯酒喝。里掌柜的,今天的账都算在我身上。你外甥今天可是办正事,不像以前是装大屁眼子,就给我们上老袁家的高粱烧老窖。”

  十里香掌柜里广义,是袁里氏的堂弟。姐夫小舅子之间,客套多于亲情,相处的不冷不热,并不是很融洽,倒也没啥过节。里袁两家平时走动不多,但逢年过节要礼尚往来是少不了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