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洲帝国的子民》
第11节

作者: laohu5999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农历的七月十五集市的那一天,金植把袁卓福的马场能跑得动长道的马,就都给拐跑了。
  给袁卓福留下一张字条,压在了枕头下,无牵无挂头都不回的,就顾着自己奔前程去了。
  袁卓福来马场,准备牵马去对面树趟子里赶集,进到院子里就感觉有点不对头。以往出去放马,这个时候早就该回来了。在马场抽了袋烟,还不见金植的影子,就打发韩疙瘩赶快去找。

  韩疙瘩跑出去找了一大圈,也没找到出去遛马的金植,小半拉子徐亚斌也不知道去哪了。
  金植是起大早打发韩疙瘩和徐亚斌清理圈舍:“你俩也挨点累,里里外外的都彻底的打扫一遍,把圈也都起一下(清理粪便),别一会袁大掌柜的过来,看着乱七八糟的,心里不舒坦。”
  出去遛马的当口,把9匹瘦弱病马留在了草甸子上。金植按照事先筹划好的路线,拐了28匹马跑了。徐亚斌清完马圈,趁着歇气的功夫,跑回了一趟家。刚一进马场的大院里,就被袁卓福也打发去甸子上找金植。还没跑出马场,就见韩疙瘩赶着被剩在甸子上的9匹马回来了。
  这几匹马还在原地吃草蹓跶着呢,是买进来还没调理好的,不是瘦的像架风车,就是有病正在调养的,总之是跑不了道的。袁卓福心里彻底明白了:把兄弟是把能跑路的马都给拐走了。

  日期:2017-03-16 15:12:42
  袁卓福气的的鼻子都歪了,但当时还真的是忍下了这口气。连私自回家半个时辰的徐亚斌都没再责问。自己的磕头兄弟、又是跟了自己四年的把头,拐了自己的家当,说出去自己的面子上也挂不住。按说别说不到30匹马,这些马和院子金植张口都要,袁卓福都能从此以后不再进这个大院。这些家当分给把兄弟一点都不多,四年来每个月金植只要5块大洋零花,挣的钱全让袁卓福收起来了,袁卓福几次提过要算下账,都被金植冷嘲热讽的给叉了过去,全无贪念。

  外人不知道内情的,都会以为他袁卓福,对待自己的兄弟和伙计,心黑的有多不仁不义呀?
  袁卓福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你他妈的长得那个德行,奔什么前程?守家在地的娶个媳妇养俩孩子,好吃好喝的当老爷子多好,30多岁都过了而立之年,还出去瞎折腾个屁?!

  好心被当成了驴肝肺,招呼都不能打一个,当晚袁卓福就气的病倒了,躺了足有半个多月。
  金植也怕袁卓福哪下想不明白去报官,这老家伙玩起邪的也花花着呢,就是不想让自己瞎折腾,通过官府找他也没都准。便没径直奔江城转道新京(长春),而是逆向先奔了鹤城。
  没到中午就在离家不到80里地的长岗子遇到一个规模比温林还大的专门骡马集市,金植就把28匹马,都低价出手了。也很是心疼,这价和袁卓福买进来的差不多,自己白白调养了。
  雇了辆大车拉着,马不停蹄的赶到昂昂溪车站,连夜坐上了火车奔江城,以便转车去新京。
  金植仅用了三天的时间,就从温林到达了满洲国的首都新京。在新京用他卖马的钱,煞费苦心又千方百计的寻机会找门路,设法靠近、结交满洲国的新贵。没有贵人,就难立足于世。

  走投无路还去拜见了春盛货栈卢掌柜,请他帮忙找关系介绍,但一个多月也没拜到正主。
  金植沮丧失望甚至接近绝望的时候,遇到了原来在督军府军法处大牢中的狱友朴先宇。
  同是朝鲜族,又是同命相怜,狱中交往还不错,还是同时被释放的“同期毕业”同学。
  朴先宇大金植一岁,早金植三年入刘德权的骑二旅,立有战功。在器械库当中尉守备队长。
  得罪了长官,以盗卖军火罪被捕。晚金植半年入狱,和金植(化名叫“尹明善”)一起出狱。

  一年后朴先宇花钱打通关节,民国十年(西历1921年)5月进入“东三省陆军讲武堂”第三期。“918事变”时,朴先宇已是东北军的上校军需厅长了,驻扎在长春。日本人还没打来,部队长官就主动联络投降,朴先宇也随部队一起,被编入了满洲国军第2军管区的教导队。
  就是换个番号和军装,其他还是一切照旧。仍任上校处长,就是驻扎的长春叫“新京”了。
  朴先宇很帮忙,见面就想介绍金植到正在整编扩军的满洲国防军,还保证给他弄个上尉干。
  金植一直都觉得自己不是块当兵的料,30好几了混个尉官,还不够丢人的。只想回到温林,做个有权有势的官。朴先宇陪着金植耗了三个月的光景,帮着金植把身上的钱花去了大半。
  还是没跑出个眉目,朴先宇急的满嘴是大炮。金植也茶饭不思,哪个年头都一样,跑官可不是件简单容易的事,没钱了就更没指望了。两人在旅馆里,王八看绿豆,干瞪眼也是没辙。
  朴先宇万般无奈,又出去到处乱撞,找到“东北讲武堂”第三期同学,满洲国军政部的上校参谋王邡。两人商量一番,又很是用心的联系一番,终于查到鹤城警务厅刚刚上任不久的的厅长温慧池。温慧池是“东北讲武堂”第一期的学长,也是他们“东北讲武堂”第三期的中队长,当初哥俩在一个中队,中队长温慧池很有兄长的风范,和中队学员相处的十分融洽。
  王邡用军令电话,要通了鹤城市警务厅,正好就是温慧池接的电话,三人都很激动。
  朴先宇和王邡不停的抢着电话,和温慧池聊了一个多小时,才恋恋不舍的挂断电话。王邡执笔,和朴先宇两人一起署名,给温慧池写了封措辞恳切的推荐函,介绍金植去了鹤城。
  金植临行前,先在新京给自己置办了身“叶子(服装)”:皮鞋皮手套,一套华达呢中山装,一件戴水獭领的粗呢吊面的旱獭大衣,一顶水獭帽子,还买了块罗马牌双日历的夜光手表。
  这套装备,在当时的新京,也是顶级配备了。新京的10月还挺暖和,金植这一身,暂时穿不上的,都装进了新买的一只大牛皮旅行箱内,像带着道具,乘火车从新京返回了鹤城。
  日期:2017-03-16 16:30:34
  金植在新京耗费的三个月,把手头上的钱花的没剩下几个。犹豫着到鹤城报到前,先回温林找袁卓福借点钱,再来鹤城打点。想到自己不辞而别,袁卓福肯定是气得要死;现在一切还没个着落,出来仨月就“糟(音:zào。东北俗语-糟践/祸害)”了近千块的现大洋,只拿了封信回来,就是“一信千金”。不说袁卓福,金植自己都觉得不便宜。袁卓福即使不气得翻白眼,也得翻脸弄出什么好话来噎死他,可就连兄弟都没得做了,又惹得哥们心里再憋闷一回。

  鹤城市警务厅的厅长温慧池,有北方男人的豪爽和义气,也蛮给王邡和朴宪宇的面子。
  金植能讲一口流利的日语和俄语,汉语和韩语说的更是母语;有部队任职经历。在铁路外企工作的经历,碍于和GCD有关联,金植没敢说,但举止言谈就像见过洋务市面的。这在当时,也应该属于难得的复合型人才了,起码在鹤城警务厅找不出来第二个这样的全才。朝鲜族丨警丨察会日语或者会俄语的不缺,只会朝语和汉语话的还真不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