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洲帝国的子民》
第1节

作者: laohu5999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3-15 18:43:00
  满洲帝国的子民
  (长篇杜撰故事——谨可消遣娱乐,非历史小说)
  楔子
  大同元年(民国二十一年/西历1932年)11月中旬,离小雪还有三天。温林城内便被刚刚落下的一场大雪,蛮横的覆盖成了雪白一片。四周城墙把小城圈围个严严实实,北风又将落在地上的雪花卷起,和空中还稀疏零落和雪花,纠合汇集弥漫着,在城内街巷的半空,游荡飘扬着。

  刚过五点,天便已经黑透了。满地皑皑的积雪,被月光映照着,小街道路显得格外的清晰。
  一辆三轴六轮的五十铃94式军用卡车,从北门驶入温林城的南北大街,在距离十字街200M处停下。金植打开左边车门跳下车来,站在了路边。坐在驾驶室中间的日本汽车兵,从驾驶楼左门的踏板爬上车厢,将金植放在车厢上的大牛皮旅行箱,递给已经从驾驶位跑过来的驾驶员。
  驾驶员坚持要把金植送到家,金植用日语很是坚决的谢绝了,从驾驶员手里接过了皮箱。
  将皮箱放下,举手向两名敬礼的驾驶员回礼。用驼色围巾,连同大衣领和大半张脸缠上。
  驾驶员启动汽车,鸣笛向金植道别。金植挥手致意,目送卡车越过十字街,驶向南门出城。
  “明月照积雪,北风劲且哀”。金植环视着银装素裹的小城,默诵着东晋谢灵运的《岁暮》。“殷忧不能寐,苦此夜难颓”的岁月一去不复返了,但毕竟不是衣锦还乡,仍有些凄凉的感觉。
  寒风卷起的雪花,扑向了金植没能被围巾缠裹上的双眼,下意识的挥手,驱散眼前的雪花。
  金植哈腰拎起皮箱,起身环视下四周,才转身走进东北街区临街门面后身的第一条小街。
  10M宽的小街里,积雪没过脚踝,南北两侧1M宽1M多深的排水沟,被大雪填平毫无痕迹。
  北头条东巷里一个脚印都没有,金植的马靴,坚实的踩在地上,“咯吱咯吱”的在作响。

  金植如果没有拎着皮箱,不紧不慢的倒像是充满了闲情逸致,心旷神怡的漫步在风雪中。
  穿过三条南北走向的小街整整走了600M,后,右转向南穿过一条东西走向的5M宽的小巷,在第二条5M宽带小巷,左转继续向东,走了不到50M,在第一家的袁家大院门前,停下了脚步。
  黑色大衣立起的黑绒毛领和裹着的皮帽,驼色的围巾和睫毛,都挂上了哈气凝聚的白霜。
  看门的伙计康孝仁,打开小门没认出金植,但见到是丨警丨察,赶紧低声下气的把他让进院。
  金植跟让伙计前面带路,边走边四处打量着这座既熟悉又陌生的大院子,跟着走进了堂屋。

  袁卓福的大儿子袁鹤运,昨天卖给了“抗日义勇军”五匹马,被温林警务局查获,抓起来就给扔进了大牢。袁卓福没头苍蝇似的跑了两天,连经办的股长都没找到,热锅蚂蚁似的坐卧不安,又扯着耳朵擤鼻涕——有劲使不上。今天中午回到家,便在堂屋满地转圈的束手无策。
  晚饭被闺女大翠劝着上拉上了饭桌,一口饭都没吃,就在那喝闷酒,连菜都没心思去夹。
  半斤陈年烈酒下肚,就又把金植几个月前盗马的事情想起来了。如果金植在马场给他喂马,就不至于让老大去看马圈,这秧子货更不至于为了离开马圈,回家享清福,急于把马全部脱手。
  心烦意乱的撂下筷子,在饭桌上当着全家,喷着吐沫星子又诅咒起金植:“白眼狼呀……。”

  大翠没好动静的劝着袁卓福:“还是赶紧想法救怎么救老大吧!现在就是把那个王八犊子的八辈祖宗,都给撅出来大肠头子,又顶啥用?!这死冷寒天的,老大在里面不知咋遭罪呢……。”
  袁卓福瞪着被酒精烧得通红的眼睛,看着又在哭天抹泪的大儿媳五格,对着大翠刚要张口,康孝仁就慌慌张张的闯了进来,结结巴巴的说道:“掌柜的,不好了,又来了,是丨警丨察……。”
  听说丨警丨察登门,袁卓福吓得立马浑身筛起糠来,好半天才在大翠的搀扶下,颤颤巍巍的强撑着,来到了堂屋,刚跨出走廊门,就向背冲着东屋走廊门抽烟的金植作揖:“不知道长官……。”    
  金植已经脱掉大衣,一身黑色警服,宽皮腰带斜跨着驳壳枪,左手握着挂在腰带上佩刀的刀裤。转过身来“哈哈”大笑,右脚往左脚上一磕,向袁卓福微微一鞠躬,又抬起脸给袁卓福敬了个礼,笑呵呵的问道:“大哥,这几个月一直在骂我是吧?!兄弟的耳朵,现在都是热的。”
  皮靴脚跟上钉的铁掌“咔”的一声脆响,袁卓福被金植吓了一跳,随即认出了他,惊异万分更悲喜交加:“兄弟……!”哽噎着抓住了金植的双臂,眼泪就流了下来:“你死哪儿去了?!”
  尾随在袁卓福身后的五格,不由分说的抢身上前,拉住了金植的胳膊,带着哭腔央求起来:“二叔呀,你可回来了。求求你了……。”抹了把眼泪:“快救救老大吧,明天就死在里面了……。”
  日期:2017-03-15 19:16:16
  第一章.袁家大院
      01-1. 金植&袁卓福
      金植本名“权烈恩”,曾经化名“尹明善”,祖籍是朝鲜仁川。大清光绪二十六年(西元1900年)初,出生在中国吉林的沐德(今:吉林省德惠市)。朝鲜宪宗年间(李氏朝鲜的第24代君主李烉),祖上曾受封为从三品的正尉武将。朝鲜至甲午战争后,脱离清朝独立,权氏家门破落。
      权烈恩曾祖父在明成皇后闵氏(闵妃)的景福宫“乙未事变”中,保护明成皇后被杀身亡。
      光绪十五年(西元1889年),权烈恩的爷爷奶奶带着四个儿子,逃荒流落到中国沐德落户。

      李坧是朝鲜王朝第27代君主,大韩帝国第2任皇帝,也是朝鲜半岛历史上最后一位君主。
      宣统二年(西历1910年)8月,日本强迫韩国签订了《日韩合并条约》,大韩帝国因此灭亡,李坧退位为昌德宫李王。民国十五年(西历1926年),李坧病逝,遗诏明确否认了自己承认《日韩合并条约》。因为李坧是朝鲜高宗李熙和明成皇后闵氏夫妇仅存的儿子,朝鲜日本总督府为收拢朝鲜民心,下令依朝鲜传统,举行盛大的国葬。朝鲜民众对这位饱受日本欺辱皇帝的悲悯和哀思,被朝鲜***利用,趁机作乱而引发了“六·十万岁运动”。“独立万岁”的口号,遍及朝鲜全境主要城市,大规模示威游行,引发骚乱和冲突,总督斋藤实险些被刺身亡。

      朝鲜总督府立即进行镇压,控制混乱局面。朝鲜***建党创始人之一权五卨,民族主义者宋镇禹、郑寅普,闹事学生李先镐、朴斗钟被捕,以“妨碍安宁秩序”的罪名,判刑1-5年。
      权烈恩的爷爷识字,心眼比较活分,胆大心细且办事能力很强,善于交际特别是擅长游说和调停,逐渐就做了土匪的“递线眼(黑话:通风报信)”,二叔也成了“花舌子(黑话:联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