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一捂住嘴笑了,说道:“好了,别交代了,我祝贺你们。”
  “祝贺什么?现在一点感觉都没有,不过到是彼此没有反感。”雯雯说。

  “呵呵,可是我感觉你已经恋爱了。”丁一坏笑着说道
  雯雯坦诚的说道:“要说没看上也是瞎话,他的家庭和个人都没得挑,就是脚……”
  “那不算什么呀,他是光荣负伤的啊!”
  “那你怎不愿意?”
  丁一瞪了她一眼,说道:“我都跟你解释了,以后永远都不许提。”
  “嗯。不过好像他很反感家里给他介绍对象。”
  “似乎他并不领高市长的情,只是耐不住妈妈的磨叨。”

  丁一忽然感觉高市长这样做有些不妥,成了还好说,不成的话没法相处,难怪刚才王部长见到自己那么冷漠,肯定是高市长跟他说了,雯雯也是一样,雯雯的叔叔是卢辉,如果做不成亲戚,也会影响到同事关系的。
  想到这里就说:“雯雯,我感觉这样不太好,你想,如果这事双方都满意皆大欢喜,如果有一方不满意都不好,以后没法相处,因为太熟了。”
  雯雯说道:“嗯,王圆也这么说,但是他说母命难违,成不成的当做朋友交往。我叔叔也这么跟我说的,所以我才今天见王圆了,你猜王圆怎么说?”
  “嗯?”
  “他说高市长就是张巴妈。”
  “哈哈。”丁一笑了,北方人管那些爱管闲事的人叫张巴,顾名思义,就是上赶着“张罗”和“巴结”的意思。“张巴的妈”比张巴显然更胜一筹,也就是更爱管闲事。
  “我当时说她叫高张巴,哈——”
  “那谈的怎么样?”丁一问道。

  “就是见个面,喝了杯咖啡,我问他,听说你跟丁一谈对象着?他说人家丁一没看上我,神情还很忧郁的样子。”
  “讨厌!”丁一打了一下雯雯,又说道:“以后你再提这事咱俩就断交。”
  “嗯,保证不说了。不过丁一,你说尽管我跟他没有谈恋爱的冲动,奇怪的是也没有陌生感。对了,我问他,像你这么有钱有地位的人为什么不自己找对象,你猜他怎么说,他说他妈妈不许他找身边的人。”
  丁一说:“极有可能,因为他身边的人都是生意人,他家是干部家庭,他妈妈当然愿意找干部了。我看你和他挺般配的,真的。”
  “谁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呢,先交往吧,不过我们到是彼此不讨厌对方。”
  丁一忽然想起什么说道:“对了,你不是说还要告诉我一件震惊的事吗?”
  雯雯笑了,说道:“就是这件。”
  “这有什么震惊的?”

  “还不震惊?高市长反复做媒,而且还都是在机关,反正我震惊。”
  “那是因为王总的妈妈觉得只有机关的女孩子才能配得上儿子,很正常啊?你是大学生,国家干部,王总年轻有为、事业有成,天生地造的一对儿……”
  丁一还没说完,就被雯雯摁倒在床上,施起挠痒的酷刑,丁一赶紧告饶。雯雯喘着气说:“八字还没有一撇哪,叔叔嘱咐我千万不能跟任何人说,我是相信你才说的。”
  丁一举起右手,说:“我保证,到了吃喜糖那天也不说。”

  雯雯又打了她一巴掌。
  政府最近一段的主要工作就是迎接省新城杯的大检查,孟客这几天忙的不亦乐乎,已经连着两个星期都没回家了。这天,他来到江帆办公室,疲惫的坐在了沙发上。
  江帆笑着从办公桌后面站起身,坐在了他对面,笑着说道:“孟市长这段辛苦了。”
  孟客睁着带血丝的眼睛说道:“辛苦我不怕,我现在真真切切的感觉管理一个城市太难了。你看,只要政府拨钱,城市就能建起高楼大厦,马路也能变宽,花花草草的也能种上,路灯也能变亮,这些都不是难题,难就难在人们的意识。”
  “你是说马路市场?”

  孟客挠着头说道:“是啊,今天上午我们在车站路演习了一下,侵街占道的小商小贩赶不走、赶不尽,就跟哄蝇子一样,你一扬手赶,一下子就跑光了,等你一回手,马上又回来了,真到检查那天就糟透了,咱们哪有那么多人看着他们呀?”孟客沮丧极了。
  江帆想了想说道:“别处怎么做的?”
  孟客说道:“我参观了几个地方,包括治理最好的城市,没有更好的办法,就是轰,就是赶。”
  孟客说的没错,原来樊文良之所以反对参加新城杯评选活动,他就说这是形式主义,劳民伤财不说,还会加剧许多社会矛盾。
  但是江帆他认为:如今的城市功能的含义比以前更加宽泛了,城市物质环境构成的有形形态,也是城市无形形态的表象形式,某种程度上说这种无形形态也是生产力,是社会实力的具体体现。
  当然,江帆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说服了樊文良,事实上全省城市环境容貌综合整治工作早在三年前就开始了,原来这项工作只在地级城市范围内进行,去年就把范围扩大到了县级城市中来了,今年上半年在全省县长工作会议中特别强调了县级城市要积极参与进来,据了解,目前已经有几个城市参加了。

  无论从经济实力还是地理位置来讲,亢州都没有理由拒绝开展这样的活动。
  樊文良同意参加新城杯评选活动不仅是因为江帆,更主要的是江帆把这项活动融入到了精神文明建设这个主导工作中来,更是把提升城市品位当成促进精神文明建设更好开展的有力抓手。作为市委书记的樊文良,没有理由反对市长为这个城市做一些实际的工作。
  江帆早就瞄准了城市改造这项工作,尽管他心里有想出政绩的想法,但这的确是提升城市品位改善城市形象最快捷的方式。
  今年围绕全省城市环境容貌综合整治内容,亢州的城市整治工作也就拉开了大幕,这项工作主要是在城市主干道进行。首先翻修了主干道的路面,将所有架空的管线设施全部改为地下,主干道上的人行道、沿街单位出入口和公建、店铺门前统一硬化,并与人行道无障碍衔接,完善了各种交通设施和照面设施,沿路门店全部取消店外店、店外广告牌和马路摊点,规范经营环境。通过半年的建设和整治,应该说取得了显而易见的成效。

  由于把主要整治力度都放在了主干道上,次干道和主干道分支的整治工作准备放在明年实施。
  本来今年的计划就是完成主干道的整治工作就算告一段落了,结果有一天樊文良从外面回来,没有上楼,而是直接来到了江帆办公室,进门就笑呵呵的说道“咱们把粉都搽在脸蛋上了,脸蛋是好看了,可是脖子和耳朵反而显的更难看了。”
  江帆有些顾虑,担心影响进度,影响新城杯的评比。樊文良却说“我们的最终目的是什么,不是评比,是彻底改造城市面貌。”
  按照樊文良的意思,今年整治工作又延伸到了与市区亢州路相连的十多条街道。这十多条街道中有两条贯通亢州南北城的主干道,一条是古街,一条是火车站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