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7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如今,已经是北城派出所民警的陈乐,果然没有让他失望,给他带来了惊天的发现!
  据陈乐讲,小洋楼的确有北城去世的张主任的,并且和张怀有关。
  事关重大,彭长宜特地叮嘱陈乐一定要注意保密,并且再次叮嘱他密切关注这件事。送走陈乐后,彭长宜给王家栋打了电话,说有事汇报。王家栋让他去家里。

  来到王家栋的家,只有老俩口在看电视,彭长宜说:“小圆还没回来?”
  王家栋夫人说:“12点之前回来的时候很少,有时整夜都不回来,说是太晚了就睡在公司了。”
  “等他成家后您就不闷得慌了。”
  “对了小彭,我问你点事,听说原来跟你一个科室那个小丁,父亲是大学教授,现在她有对象吗?”
  彭长宜心里一动,说道:“我出来的时候没有,最近没有听说。”

  “哦——”显然王夫人有点沮丧。
  “怎么阿姨?您想给她说一个不行”
  “哪儿呀?铁燕想把小圆说给丁一,谁知人家不同意,要说小圆也没什么配不上她的,他爸爸是教授,我们小圆的爸爸……”
  “行了,别说那些没用的。你过来。”王家栋瞪了老伴儿一眼,把彭长宜叫进了书房。
  对于王家栋的书房,彭长宜来过无数次,可谓非常熟悉。作为领导者的书房,不仅是办公室的延伸,又是家庭生活的一部分,还是书房主人独自思考的地方。所以,许多领导人都会在家里弄一间这样的书房,既是接待重要客人,又是躲避家庭喧闹的地方。王家栋的这间书房面积不大,却很有品味。无论从规划到陈列,从色调到材质,表现出的是宁静、沉稳、雅致的特征。这里有樊书记的书法,还有几位本地文人的字画,更有一些古董小玩意,而且有一张单人床,不难想象,王家栋大部分时间睡在这个书房里的。

  每次进这个书房,彭长宜都会有这样的感觉,尽管这个书房是王家栋的私人空间,但是这个书房却和亢州官场紧密相连。亢州的每次人事调整的方案或者是人事布局的腹稿,都是产生于这个书房,这个书房是产生核心机密的地方,有着外人永远不知道的秘密,这里的王家栋应该是最真实的王家栋。
  当彭长宜告诉了部长的最新发现后,王家栋冷笑了一声,他似乎一点都不感到意外,最后意味深长的说:“长宜啊,这是一份大礼。”
  彭长宜听不明白他的话,但绝对不能追根刨底,只是似懂非懂的笑笑。哪知王家栋说道:“也是你送给自己的大礼。”
  彭长宜就更加不懂了,这和他有什么关系,但他还是不能问,只能憨憨的笑了两下,似乎一切都在王家栋的掌握之中。
  其实彭长宜还有一种感觉,就是感觉这件事还应该跟任小亮有关,尽管目前没有任何蛛丝马迹表明跟任小亮有关,但是彭长宜就是有这么一种预感。当然,他是不能跟部长说出自己的这种无缘由的预感的。
  没多久,亢州教育界发生了一件怪事,当然,这件怪事只有教育局党组成员知道,别人不知道。本来是准备给那个私吞危房改造款的校长免职处分的,头天已经在党组班子会研究决定的事,第二天居然变了,只给了一个记过处分,并且再次拨款,尽快翻修校舍。

  古街改造顺利完全。改造好的古街成为亢州市区内最繁华的商业街,以前那些街头小店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各个品牌的专卖店、加盟店,店面宽敞明亮,装修豪华高档,大城市里看到的品牌,几乎在这条街上都有店面,这条街上门店的租金也比改造之前提高了一倍还多,不但还有继续上涨的趋势而且还租不到。
  最反对改造并且带头闹事的老巴这次实惠最大,他们哥三的门店连在一起,共同出租给了国内一家知名品牌的家具专卖店,创下了整条街租金最高的记录。古街一时间成为全亢州购物最集中的地方,有亢州的前面大街之称。
  在全省新城杯大检查之前,北城举行了盛大空前的剪彩仪式。在高大典雅气派的古牌楼下,市六大班子领导全部出席了剪彩仪式。
  任小亮这天出尽了风头,由于激动,漂亮俊气的脸庞更加容光焕发。他不仅和樊书记、江帆一起手持剪刀剪了彩,还带着市领导们参观了整条街。特别被邀请参加剪彩仪式的朱国庆没有见到彭长宜,就低声问刘忠“彭书记哪儿去了?”刘忠说“去锦安党校学习去了。”朱国庆点点头。
  任小亮带着领导们来到一家外国品牌服装专卖店,江帆看了一圈后说道:“有法式衬衣吗?”
  服务员茫然的摇摇头。
  来到通往市医院的十字路口,江帆站在东北角的二层小楼旁,不由的露出了笑意。那是他江帆唯一的一处产业。

  说来也巧,古街改造前夕,有几家房主因为各种原因放弃了自己的改造权。把角的这户人家就是一位老人,原来门店也出租的,自己常年在北京闺女家住,只是每年回来收房租。这次古街改造他自然无能为力,索性就把房子卖了。彭长宜后来成为总指挥,最先掌握到这条信息,他就跟江帆说了,怂恿江帆以别人的名义买下了把角的这户人家的房子。同时,自己也买下了一处40多平米的地方,为此还跟岳母借了钱。看着自己的房产,江帆不由的佩服彭长宜的投资理念,尽管掏光了他所有的积蓄,而且还负债,但是现在看来很值。

  本来这次乡镇级干部培训班应该是任小亮去的,考虑到要举行古街改造完成的剪彩仪式,任小亮提出让彭长宜去。事后刘忠跟彭长宜说你也不去,干了半天该露脸了你到不参加了,鲜花让他剪去了。彭长宜心里固然不痛快,但还是决定去锦安参加培训。
  在全省新城杯大检查前,他结束了培训,面对省级媒体的记者,他却出尽了风头。
  按说这次新城杯大检查没有基层的事,但是建设局的局长黄金却意外打电话,把彭长宜叫到了检查组下榻的亢州宾馆,原来省内几家媒体记者对古街充满了兴趣,许多具体情况黄金不知道,只好由彭长宜解答。
  彭长宜用自己刚刚学了一年不到的研究生课程里的产业经济理论,回答了记者们提出的改造古街的初衷和改造中遇到的困难等问题。令他毫不吃惊的是叶桐也在这些记者其中,并且还冲他狡黠的一笑。
  自从上次分别后,彭长宜就没再和叶桐见过面,那篇理论文章如期登在省报理论园地栏目中,当然也引起了广泛关注,并成为精神文明建设宣讲教材之一。
  采访结束后,彭长宜没有走,他在等叶桐。
  叶桐来亢州,他不能避而不见,那不是一个男人的风度,再者,他也要当面对她表示感谢,这是叶桐在电话里要求的。
  彭长宜提出带叶桐看看小县城的夜晚,叶桐很高兴的答应了,其实彭长宜是不敢跟叶桐进她的房间,要知道这可是在自己的家门口,他必须注意。
  叶桐就说:“那咱们就去万马河桥吧?”

  彭长宜说:“黑灯瞎火的去那里干嘛?”
  叶桐说:“就想去,想感受一下站在桥上往下跳的感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