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7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眼下正是汛期,河水上涨,浑浊的河水翻着浪花急速而去。
  老巴趴在栏杆上,本来刚才吓的他就惊魂未定,这会又被彭长宜往桥下掫,吓的直喊“妈呀。”
  “妈呀?爹也救不了你!今个咱们他妈的同归于尽!”彭长宜说着,继续使劲往栏杆外掫老巴。
  老巴惊出一身冷汗,看着桥下奔涌的河水,他闭上了眼睛,两只手死死的抠住栏杆,身体就使劲往下坐,不让彭长宜把自己掀下去。
  彭长宜身上酒气熏天,眼睛瞪的跟铃铛一样圆。老巴意识到这个人真要跟自己玩命,他就说什么都不松手。

  彭长宜并没放过他的意思,他见制服不了他,一下就把他的裤子扒了下来,嘴里还振振有词,说道:“跳,赶紧跳,不就是一闭眼的事吗?”
  老巴只穿了一条大短裤,里面连小裤头都没穿,彭长宜这一扒他就一丝不挂了。他使劲往上提裤子,彭长宜使劲扒,彭长宜见扒不下来,找准了位置,照着他的白屁股就踹了一脚,这一脚老巴一点准备都没有,他的身子一下就往前俯冲了下去,险些倒栽葱栽下去,他“妈呀”大叫一声,死死把住了栏杆,任彭长宜再怎么踹他也不敢动了。
  彭长宜一下子把他从栏杆上拽在地上,睁着血红的眼睛瞪着他,就像一只绝望的野兽,指着他大骂:“你他妈的怎不跳,胆小了,跳,跳啊!”
  老巴浑身哆嗦着,瘫坐在了石阶上。
  彭长宜继续大声喊叫道:“我告你说老巴,眼下你只有两条路可走,一个是跳河,一个是拆房,你走哪条我姓彭的都奉陪。”
  老巴浑身是汗,他抬起头,脸色煞白,说道:“大爷,我管你叫彭大爷行了不,我拆,我拆了还不行吗?”
  彭长宜抓住他头发,强迫他仰起头,指着他的鼻子说道:“房子不拆了,我今天就想跟你跳河,不他妈的活了。这点事办不好,市委就要罢我的官,你跟一个官迷心窍的人讲价钱,就跟与虎谋皮一样。丢了官我就活不下去了,不给你钱你也活不下去。我跟你说,这点事烦透我了,我早就不想活了,咱俩一块跳,谁命大谁活!”
  老巴赶紧给他作揖,说道:“大爷,彭大爷,我都说拆了,你就别步步紧逼了……”
  “你拆,你那两个弟兄哪?他们不拆我一样得受处分!”
  “他们也拆,他们也拆。”老巴颓丧的低下了头。
  “那咱们还跳不跳?”

  老巴摆手。
  “你还闹不闹?”
  老巴又摆摆手。
  “你今天说的话算数不?”
  “算数。”老巴有气无力的说道。
  “不行,没有凭证,过后你反悔怎么办?”
  老巴举起双手,说道:“我反悔就让雷劈了我!”
  彭长宜这才坐在他的身边,决定再继续巩固成果,就缓和了一下语气,说道:“老巴,你说说为什么和我那么过不去?今天我非得整明白不可!”
  老巴耷拉着脑袋不说话。
  “咱俩也没啥仇恨,人家都拆了你不但不拆,还做反面工作,成心跟我调蛋,就想让市委罢我的官。我实话跟你说吧,我们家祖宗八代都没出个当官的,你说我当了这个官再丢了,我还能活下去吗,还有脸见列祖列宗吗?所以,我早就想好,我他妈的跟你死磕了!”说到最后,他的情绪似乎又激动起来。
  老巴又给他作揖,半天才有气无力的说道:“你们丨党丨委不是有第二套方案吗?”
  “什么第二套方案?”

  “我听说,如果拖到最后,你们丨党丨委会考虑给我们增加补偿的。”
  “放屁!白日做梦!谁说的?!”彭长宜的眼睛又立了起来。
  老巴支吾着说:“我……我也是听小道消息传的。”
  彭长宜立刻火了,腾的站起来,说道:“你必须告诉我谁跟说的?”
  老巴一看事已至此,怎么也栽了,也得拉个垫背的,就说道:“是王秘书,有一天我在早点摊上碰见他了,他说丨党丨委有考虑。但是一定要拆迁户争取,丨党丨委的钱也不是那么好往出掏的。”

  “混蛋,真他妈的混蛋。”彭长宜又说道:“老巴,你是多年的生意人,你怎么就不想想,丨党丨委怎么可能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事?前面的拆就拆了,后面拖着不拆的到给补偿?做梦吧你!我这次跟你交个实底,你今天答应拆我就不说什么了,本来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铲车都找好了,明天就强拆你,不但强拆你,你的补偿款还拿不到那么多了,因为你没在规定期限内拆除。更别说什么还想多得!”

  这时,孙其开着另一辆摩托车赶到,停下车,几步来到他们跟前,看见两人都光着膀子不说,老巴的裤子还耷拉着,想笑也不敢笑,就走过来给老巴提了裤子,转身问彭长宜:“您没事吧?”
  “有烟吗,给他一根。”
  孙其把点好的一根烟递给了老巴,老巴接过来,贪婪的猛吸了几口。
  彭长宜问孙其:“情况怎么样?”

  孙其说:“其他人都回去了,我把他两兄弟铐在办事处了,两次聚众闹事,够拘留的条件了。”
  老巴一听,赶忙跟彭长宜说道:“姓彭的,我都答应了怎么还铐他们?”
  “既然铐起来了,就要走一些程序,还有你,都要交给派出所,市委也会跟我们要结果的,不然谁都随便到市委去闹事了,上次就没搭理你们,这完全是你们自找!不过我可以要派出所放了他们。”
  老巴这次彻底低下了头。
  彭长宜缓缓劲说道:“老巴,你也不缺心眼怎么就这么糊涂呐?古街改造最终受益的是你们这些有房的商户,我们一分钱好处也得不到,你怎么就那么混蛋呀?”
  老巴狠劲吸了一口烟,把剩下的烟屁丢掉,说:“你就给我留点脸别问了好吗?”
  彭长宜背过头,气的乐出了声。

  事后老巴问彭长宜,说眼瞅着就跟大货车撞上了,而且也听到了刹车声,后来怎没撞上?彭长宜说就差那么一点就撞上了,他突然看见驾驶员是个非常年轻的小伙子,心想他可能还没有结婚生子,可能还没享受到人生的乐趣,不想连累他,就临时改变了方向。看来,让老巴尿裤子的是这件事,而不是跳河。
  其实彭长宜就是想营造出拼命的架势,包括头去市委接人的时候,往身上撒了好多白酒,包括他走后的许多善后工作,那都是跟刘忠还有田冲合计好了计策,他这么能让老巴跳河呢?自己就更不会跳了。
  老巴这个钉子户拿下后,古街改造步伐加快了进度,同时跟交通局协商好修路的事宜,至此,彭长宜这么长时间才有了喘息的机会,才给丁一发了传呼。
  彭长宜挟持老巴跳万马河的事,被民间和官场的人演绎成了多种版本,江帆知道后第一时间来到北城,见了彭长宜就握住了他的手说道:“好兄弟,你可吓死我了。”
  彭长宜心里一阵激动,说道:“对不起,让您为我担心了,我心里有数。”
  “你是心里有数,我也知道你不跳河,可是路上的事就太危险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