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206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何琳也就坚持了几秒钟,然后粲然一笑,带着三分羞意避开杨秀峰的眼光。说“杨主任你是领导,可不能见面就要将人吃定了,今后我们怎么敢接近领导您?”说着有些撒娇的意思来,杨秀峰不知道她的底细,也不知道她的为人,可她的热情在杨秀峰看来都是装出来的虚假的东西。
  杨秀峰不做辩解,却依旧盯在何琳身上看,这时候要不将这女人的心收拾了,说不定今后会给自己是出什么花招来。对付女人,第一次将她彻底挫败之后,就不会兴起什么风浪的。当然,何琳肯定不会站在自己这边,只要不执意跟自己作对,也不管她是谁的人。
  何琳自然能够体会到杨秀峰直直的带着侵略的眼光,将自己上上下下地看着,她心里知道男人们见到自己都会是这样子,但这领导却又有点与别人不同之处,让人兴不起什么念头来,感觉什么都会被他看穿似的。
  先在宴请上何琳就见田健的变动,也就失去了往昔那种活跃,金平存摇身一变为第一把手,直接套好金平存显然一时之间还不行。再说,金平存之前表露出来的意思很明确的,当时没有答应他,才隔不到一年时间,自己主动贴上去未必就会得到他的信任,而田健并没有走,也不知道会不会重新反转过来再掌控开发区?何琳也不敢肯定,更不能够直接去问。如此一来,和信赖的年轻而又帅气的领导搞好关系,就是何琳必须要做的事。

  见新来的果然与众不同,给何琳一种摸不准更不知道要采取什么办法才能有效靠近领导,反倒让她心里留下了异样的感觉。对着为的男人,几乎就没有什么感觉了的,天天要应对一双双饿狼似的眼,也麻木了,此时在杨秀峰身边却有种大地回春的感觉。
  何琳在办公室里,应对各种情况已经成为一种能力和素质了。见新来的这样看着自己,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总不会对自己很反感,或许是先前自己那些动作让他以为自己冒犯了领导。想了下将犹疑的新收起来,转身对着杨秀峰,说“主任,这里还有一间,也请您看看。”
  说着往办公室里的另一道门走去,开了,见杨秀峰还站在原处,当即将笑脸笑得更灿烂些,说“杨主任,办公室都设有领导休息间,您看看这些用品是不是需要换?”
  休息用品倒是要看看,说不定哪天在里面睡,要是花色乱糟糟的,也是对自己一种折磨。杨秀峰也就走过去,见红了站在门口处不走进去,说“休息间?何主任站在门口,是不是怕有什么误会?”
  何琳见杨秀峰说话了,心里也就放松许多,男人在漂亮女人面前只要说话,就表明他们的心思了。忙说“主任,我本来就是为领导服务的,有什么要避嫌呐?”说着两眼媚笑,眼窝里回肠荡气地看着杨秀峰。
  杨秀峰这时索性也装起来,顺着何琳的话说“都有哪些服务?”
  “自然是全方位的服务——全套的,不知道杨主任满不满意。”
  “是吗?”杨秀峰说,不再揪住这个话题,第一次见面也不能够做过火,“谢谢何主任了,今后肯定还要辛苦何主任,还要请你对费心。”
  “客气了。”何琳见新领导又有着那距离感了,也不再使用寿命心计,但对杨秀峰却放在心里了,会不时地琢磨一阵。

  在办公室里坐一会,杨秀峰下到自己这边安稳后,得去见一见金平存。有些话要先说,才会更主动,也更容易让人接受。
  等何琳走后,杨秀峰还感觉到办公室里有着她的影子,仿佛还站在门边对着他笑似的。这女人当真很有些杀伤力的,不过,放到开发区里来做办公室主任,也能够猜出她身后有一定的势,但也不会有什么太强的人在护着她。要真实强大的人,就不会将她放在这样的位子上来看开发区和投资商家的脸色。这样的位置上,不仅仅是要看脸色,说不定还会用身体去交换什么的。这就要看自家的本事了。

  想到这里,对于何琳对自己的热情和这样的态度,也就有所理解。何琳进到开发区时间不会长,田健那边的关系处理得好就说明与金平存关系一般,与王晓治的关系也不可能有多好。而金平存和王晓治两人对何琳心里都已经有了一定的看法,要改变他们付出的努力就要多些。而杨冲锋是才到的新领导,要人支持他的工作,工作才会尽快地开展起来树立自己的威信。这就要在下面有人帮着,何琳主动一些热情一些,自然就比较容易达成利益的共同之处。

  想到这些,回想刚才对何琳似乎有些过分了,但新到一地还没有熟悉环境就见人来献殷勤,自然会多几分防范,都是很正常的。今后稍作一些工作,对自己今后与何琳这样的美女相处也才更好掌握尺度。
  男人只要有机会,保住自己的位子之后,不免要为自己下半身着想,这些通病对杨秀峰说来也不例外,只是他对自己是不是安全,考虑得更多一些。
  走进金平存的办公室里,见何琳也在里面,金平存一脸正经地在给何琳脸色看着。杨秀峰进到办公室里也不作声,何琳见新副主任进来后,金平存更多的注意力都放在杨秀峰那,知趣地告辞离开。等何琳关联办公室的门,金平存当即就站起来,脸上带笑地从办公桌后走出来。
  “秀峰老弟,我们兄弟俩终于能够在一起共事了,太好了。”说着走出来到杨秀峰身边,拍着他的肩膀,那种意气风发的样子让杨秀峰看着有些感觉到不对劲。金平存在开发区里一直居于田健之下,已经形成一种心理认知了,如今突然来了个大翻转,一时间还摸不清自己的斤两了。
  杨秀峰心中明白,金平存非要得到钱维扬的话才能认清形势,开发区这样改变,不过是适应开发区这个特殊的区域里而已,是这一特殊领域里的需要,而不是他金平存在往日的工作上有多出色,才将他扶上来的。当然,过往的工作里,和田健比起来金平存有杨秀峰帮着支招,做出来两三件让市长徐燕萍解决的不错的事来,才留下他在位子上而没有给取代之。王晓治的安排,就是要做准备的,过渡之后,要是金平存确实没有什么建树,自然会让人顶替下来。

  只是此时金平存还看不到这一点,以为王晓治只是来分权的。杨秀峰也不好给他明说,说出来后,他在开发区也就是陷入权力的争斗漩涡里,而无法将工作开展起来,也就没有他表现的机会。这是极为不智的,无论怎么样,自己总要在工作上有所建树,才会让人看到自己的能力,单纯靠巴结是走不长远的。
  “金哥,我对开发区可是两眼抹黑,您得多指点,面的走错了路那就不妙了。”杨秀峰说,金平存这人虽对形势看不准,那也是权力膨胀之后才出现的新情况,但他对自己人却真是很不错的。对杨秀峰就更觉得人品好,在利益面前能够将自己口袋里的拿出来分,那是他最佩服的人了。
  “秀峰说什么话?在开发区里,谁敢跟你过不去?咱们兄弟一起干,外人谁都不要想什么。”金平存说得很意气,有种大手一挥而定的气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