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637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边日军在苦苦挣扎,那边扔完了丨炸丨弹的美国人已打着得胜鼓开始班师回朝。相比几乎全军覆没且无一命中的鱼雷机队来说,在短短7分钟内一举锁定胜局的美军俯冲轰炸机损失就小得多。莱斯利中队无疑是最幸运的,它们在作战中竟无一损失。全中队以整齐的编队胜利飞抵“约克城”号上空。非常意外,它们并未受到应有的欢迎,航母拒绝战斗英雄们回家—此时“约克城”号正在遭受“飞龙”号舰载机的疯狂进攻。莱斯利和霍姆伯格因飞机油料耗尽在重巡洋舰“阿斯托利亚”号附近迫降,驱逐舰迅速冲上前去救起了他们。

  “企业”号的运气就差得多了,它总共损失了21架轰炸机,其中一部分因燃油耗尽在海上迫降,这一数字直到下午才被统计出来。麦克拉斯基被两架日军战斗机逐出了作战空域,他的机枪手击落其中一架后,另一架也就不再追了。在指定返航点并未发现自己的航母,少校致电道少校问“返航点是否已经改变”,道告诉他“新会合点在前方60海里处”。飞完剩余航程后,麦克拉斯基的飞机只剩下5加仑燃油。在降低高度过程中他首先发现了离自己最近的“约克城”号,因急于向斯普鲁恩斯汇报少校继续向“企业”号飞去。在航母上降落后,他油箱里的余油仅够浸湿一条领带。看见他左手在滴血,一名参谋惊呼道,“我的天,麦克,你挂彩了!”麦克拉斯基被立刻送往病员舱,虽然伤势不重却已被禁止参加以后的战斗了。

  克拉伦斯迪金森上尉满怀喜悦的心情返航,他对自己上午的表现非常满意。珍珠港遭袭那天,他是从“企业”号起飞提前返港的飞行员之一,遭到了日军零式战斗机的追杀,最后幸运地在瓦胡岛上空跳伞。这一次终于报仇雪恨了,击中“加贺”号的丨炸丨弹有一颗就是他投下的。由于液压表出现故障,他降落在距离“企业”号不到40公里的海面上。让他异常开心的是,一艘看上去非常面熟的驱逐舰向他快速驶来,那是他转行飞行员前服役过两年的“菲利普斯”号。发现救起来的飞行员竟然是老熟人,激动的水兵们为他送来了干衣服和酒,还围着他提了一大堆稀奇古怪的问题。

  乔彭兰德上尉运气就稍差一点,在距航母不到50公里处发动机熄火,他和机枪手赫德二等兵只好爬上了救生筏,一直漂到第二天下午才被“菲尔普斯”号救起,当时迪金森也倚在护栏上帮忙把他俩拉上了舰。托马斯拉姆齐少尉和机枪手谢尔曼邓肯二等兵更加倒霉,他们在海上漂了6天才被一架卡塔琳娜发现救起。拉姆齐艰难地爬上驾驶舱向施救者致谢,意外地发现那位飞行员竟然是他在密西西比州比洛克西上中学时的挚友奥古斯特巴思,两人毕业后还没见过面呢!估计只有在影视剧或小说中才会出现如此的情节。

  贝斯特上尉在“企业”号上降落时飞机尚余30加仑燃油。但这位优秀的飞行员之后再也不能为美国海军服务了。那天上午他检查氧气瓶有无苛性钠外溢现象,刚吸第一口气就闻到一股浓烈的汽油味。第二天他就不断咯血,医生判断这是潜伏已久的肺病发作了。经长期住院治疗后,上尉因身体不合格从海军退役。但我们会永远记住他,以及被他灵机一动击沉的“赤城”号。
  并非所有人都能够回来,查尔斯威尔上尉带领的四架轰炸机被太平洋无情地吞噬,再也没有人见到过他们。由于很多飞机并非因战斗损失,斯普鲁恩斯因此认为参谋部估计预定位置时的严重失误是酿成惨祸的主要原因,参谋长勃朗宁也未及时将航母新位置发给返航飞行员。他对勃朗宁的信任在那个中午开始大打折扣。
  在6日上午,美军三艘航母共损失舰载机达70架—其中战斗机12架、俯冲轰炸机21架、鱼雷机37架,打出的第一拳折损率超过了40%。幸运的是飞行员的损失率要低得多,他们中的很多人得到及时营救,其中来自中途岛的卡塔琳娜功不可没。由于莱斯利和霍姆伯格在海面迫降,所有9个攻击机中队只剩下“约克城”号肖特上尉的17架侦察轰炸机完好无损。由于日军三艘航母已经报废,美国人现在已稳据上风,依然可以集中派出超过60架俯冲轰炸机的攻击力量。更为关键的是,他们尚有三条完好无损的飞行甲板,一旦一艘航母出现意外,空中奋战的飞行员依然可以安全回家—这还不包括中途岛上的陆基机场。美国人拥有了更大的回旋余地,这一优势将在随后的战斗中明显地展现出来。

  在熊熊燃烧的“赤城”号上,在权衡了各项因素后草鹿认为,目前南云司令官应当把将旗转移到其它舰船上,机动部队应暂时交由官阶仅次于南云的第八巡洋舰战队司令官阿部少将指挥。只要第一机动部队的司令部完好无缺,他们还能以“飞龙”号为核心继续作战,最好能打上一场日本人擅长的水面夜战。草鹿敦促南云尽快撤离“赤城”号,将司令部迁移到另一艘舰上去。
  在随后的几分钟里,舰桥上发生了令人不愉快的事情。南云拒绝将将旗转移到其它船上去。草鹿催促了两三次都没有用。不知道是因为身心交瘁还是对战局仍抱有希望,这位开战以来一直把欢乐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的机动部队司令官坚定地站在舰桥的一个罗盘旁边,一动不动,口中不断念叨着“时候还未到”,总之他已经彻底晕头转向了。草鹿实在无法说服固执的南云。此时他“海兵”的老同学青木大佐走了过来,厉声呵斥道:“参谋长,作为舰长,我将对‘赤城’号负全部责任。你们留在此处毫无用处,现在我命令你和南云司令官及司令部其他人员尽快离舰,以便继续指挥整个舰队。”

  听了青木这番话,草鹿再次鼓足勇气对南云提高了嗓门:“我们的大部分军舰尚完好无损,还要继续战斗下去。您是整个机动部队的司令官,而不是某一艘舰的舰长。如果您和航母一起阵亡,整个舰队失去指挥,后果将不堪设想。请将军以大局为重,目前没有其它选择,只有尽快转移。”南云最终勉强选择了妥协,同意由人营救离舰。此时是6月4日上午10时46分。
  但是南云的决定明显晚了。副官西林少佐受草鹿之命向下寻找出路,发现舰桥扶梯已被大火封锁,无法逃生,唯一的出路只剩下舰桥前面的窗户。“把玻璃打碎!”草鹿向西林喊道。有人上前把玻璃击碎,找来两根绳子系在窗框上,大家就这样抓住绳子往下滑。窗户的每条边只有50厘米,瘦小的南云在西林的帮助下敏捷地钻了过去。但是草鹿身材壮硕,在众人的推搡下才勉强挤了过去—看来有时减减肥还是很有必要的。不知道是因为像塞子一样被突然推出,还是平时养尊处优不注重锻炼,草鹿直接掉在了下边的消防平台上。不但双手擦破,两只脚腕也严重扭伤,左脚的鞋子也找不到了。

  开战以来威震天下的南云和草鹿竟然沦落到钻窗户、爬绳子逃命的尴尬境地,那样子真是说多狼狈有多狼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