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7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床上的爸爸脸上满是挫伤,多处已经结痂,变成了黑红色,听到喊声,睁开眼睛,露出了惊喜,说道:“呵呵,我刚才就想,在注射麻药前,能不能见到我的小丫。嘿嘿,果然见到了。”
  爸爸糊涂了,居然当着这么多人叫出她的乳名。
  陆原把手里的吊瓶给了旁边的人,来到丁一旁边,把她手里的箱子递给了妈妈,说道:“马上手术,只是骨折。”
  丁一看着爸爸腿上还渗着鲜红血迹的绷带,头一阵眩晕,眼泪不听话的流了出来,说道:“爸爸——”
  爸爸冲她笑了一下,想伸手摸她的头,她双手握住了爸爸的大手,眼泪就跟断线的珠子滚落下来。
  “别担心……”爸爸安慰着她。
  丁一极力控制着自己,握着爸爸的手,边走边说道:“丁老师,你可要坚强啊,我等着你出来。”
  爸爸露出了笑意,说道:“我不让乔姨告诉你,就是不想再让你哭鼻子了……”

  丁一抹了一下眼泪,说道:“你受那么大的罪,还不让我哭鼻子?太不说理了。”说着,眼泪又流了出来。
  爸爸想咧嘴笑,但是脸上的伤不让他笑,就说:“我就是受了骨肉伤,哪个伤都要不了命,不许哭鼻子,那么大的姑娘了。”
  丁一点点头,她一直握着爸爸的手,跟着走到了手术室的门口,就听护士说道:“家属别围在门口,回病房去等!”
  丁一赶紧用力握了一下爸爸的说:“爸,我们在外边等你。”
  爸爸皱着眉点点头。
  手术室两扇门在他们面前关上了,丁一的眼泪再也止不住流了出来。陆原走了过来,丁一说:“昨天下午怎没手术?”
  学院的一位领导说道:“昨天下午担心脑部受伤,都在检查脑部,除去轻微脑震荡外,一切正常。医生说要命的脑袋,只要脑袋没问题,才能做腿部手术。”
  陆原过来了,说道:“放心,我昨天回来就咨询医生了,大腿骨骨折手术比较简单,不用担心,只是要受些罪。”
  丁一的眼泪又流了出来。
  爸爸的学生们告诉了她当时的情况。他们写生回来后,徒步往学校走,这时一辆车特别奇怪的冲他们驶来,爸爸走在后面,看到眼看就要撞到他的学生,他紧跑了几步,推开学生后自己被撞飞了出去……
  后来才知道那辆车的制动失灵,司机是想让车靠边停下,才导致事故发生。后来车被卡在了路边的树上才停了下来。
  丁一听后,心悸的难受,她坐在走廊的椅子上,头靠在后面的墙上,虚弱的闭上了眼睛。
  陆原坐在她的旁边,说道:“你脸色这么难看?做早班车回来的?”
  丁一点点头,她不想告诉哥哥真相,此时感到有些头重脚轻,就把头靠在陆原哥哥的肩上。
  陆原感觉丁一有些不对劲,而且呼吸声很粗,就说道:“你怎么了?是不是病了?”
  “嗯,有点烧。”
  陆原摸了摸丁一的头,果然烫的厉害,就说道:“走,我带你去门诊找大夫。”说着就扶着丁一站了起来,跟院领导和几个学生说了了几句什么,就带着丁一下楼了。
  丁一的确是烧,38度。陆原陪着她来到注射室,打了一针退烧针后,先送她回到爸爸的病房。乔姨正抱着东西出来。原来乔姨找了医院的关系,给爸爸转到了单间病房。陆原扶着丁一来到新病房后,说道:“妈,小一病了,刚开了药,我去门口给她买点东西吃,这药不能空腹吃。”说着就走了出去。
  乔姨看了一眼儿子,对丁一说:“你放心躺会吧,手术怎么也得半天。”
  丁一看了一眼乔姨,她也明显的憔悴了不少,就说道:“您也要注意身体,我就是昨天洗凉水澡闹的,晚上又吃了海鲜,里外寒到了一起。”
  吃完陆原哥哥买来的早点,又吃了医院开的药,似乎所有的感冒药都有嗜睡的成份,丁一躺在爸爸的病床上睡了一大觉。她睡的很沉很沉,她梦见了妈妈,梦见了红红的夕阳,梦见了有人吻她,还有一辆一辆疾驰的而过的汽车,最后就梦见了爸爸倒在血泊中……
  她惊醒了,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满头是汗。

  “醒了,你昨晚是不是没睡好,不是砸吧嘴就是哼哼唧唧的,似乎刚走完两万五千里。”说话的是杜蕾。
  丁一看了她一眼,乔姨和哥哥都不在,只有杜蕾。她顾不上说话,摁住了怦怦跳动的胸口,又躺下了。
  “起来擦把汗吧。”杜蕾递给她一条湿毛巾,她坐了起来,擦了擦脸,感觉浑身轻松了好多,就说道:“谢谢……嫂子……”
  杜蕾一听,从她手里夺过毛巾,红着脸说道:“谁是你嫂子?”

  “你不是?那我叫错了。”丁一认真的说道。
  “去你的,说,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杜蕾说道。
  “一夜没睡啊。”说着,又无力的躺在了床上。她看着杜蕾说道:“手术室有消息吗?”
  “估计快了,乔姨被你哥撵回家了,给我的任务是看着他的宝贝妹妹。”
  “错——是小姑子。”丁一闭着眼睛,慵懒的说道。
  杜蕾说道:“今天不理你,等你好了再说。”
  丁一很喜欢杜蕾,杜蕾只比她大两岁,懂事、大方,而且长的好看,她对哥哥很痴情,丁一打心里也就认她是嫂子了。可是不知为什么,哥哥似乎不太热心,始终对杜蕾不冷不热的,乔姨对此总是埋怨哥哥,告诫哥哥别辜负了杜蕾,可以说全家人没有一个不喜欢杜蕾的。由于杜蕾和她年龄差不多大,丁一自然也就喜欢这个未来的嫂子了。
  她睁开眼,脸依旧趴在床上,说道:“我前些日子去深圳了,给你买了一条裙子,裙子很漂亮,不知道穿在你身上是啥效果了。”
  杜蕾笑了,说道:“乔姨告诉我了,放心,我有自信,即便你的裙子不咋地,穿在我身上也会效果超凡。”

  丁一扑哧笑了,她重新坐起来,头还是有些疼。她打开旅行箱,找出了那条裙子,说道:“回家再试吧。”
  杜蕾说道:“谢谢你。”
  丁一说道:“不谢,将来好好待我哥就行了。”
  杜蕾刚要说什么,丁一就制止她,她们听见走廊里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以及滑轮滚动的声音。丁一说道:“回来了。”
  果然,爸爸在众人的簇拥下,被护士推了回来。
  大家把爸爸抬到了床上,丁一握住了爸爸冰凉的手,叫了一声:“爸——”
  爸爸睁开了眼,疲惫的看了她一眼又闭上了。护士说:“麻药还没完全过去。”
  陆原说道:“手术很成功。”

  丁一这时看见爸爸睁开了眼睛,正看着自己,她立刻过去,冲着爸爸伸出大拇指,说道:“老同志,你太棒了!”
  陆原哥哥只在家呆了三天就回部队了,照顾爸爸的任务就落在了丁一的身上,她每天奔波往返医院和家里,夜里爸爸的学生轮流守护,乔姨坚持不让爸爸吃医院的饭菜,每次做好后丁一都会回去取,有的时候乔姨也会送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